女巫牛牛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七章 断臂求生

    白以天的目光缩了回去。

    一边是天上的儿子,一边是人间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有选择吗?能选择吗?

    秦朗的心沉了下去。

    不管是人间的慕容荻、天上的以天王、还是重生后的白以天,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别,在面对个人情感时,总是拖泥带水、优柔寡断,到最后,都难逃一个字:悔!

    这一世,她不会让他重蹈覆辙!

    这一世,她不再亡羊补牢!

    “青河公主,王子是你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儿子,我的女儿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的女儿,我做主!你想拿我的女儿入药,门儿都没有!”秦朗抓起白莲的手,准备离开。

    “慢着!”青河公主厉声叫住。

    秦朗顿住脚步,但没有回头。

    “冉朗,王子小时候跟你最亲了,那时,他简直就是你的小尾巴,你走到哪,他跟到哪,欢声笑语就带到哪。他是你的亲外甥!在人间,他是白莲的老师,陪伴白莲走过人生最艰难的一段,他和白莲,心里彼此相悦。如今,他就要魂飞魄散了,你真的忍心?”

    秦朗缓缓回过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姐姐!在你的眼里,还有‘亲情’二字吗?在你眼里,以天王是谁?我冉朗又是谁?我们俩修炼千年才得以重生,幸得上天垂怜,我们才结为夫妻。人间一世,如白驹过隙,可我们还是成了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身在红殷谷,手却伸到阎王地府,让我们全家人死于非命,姐姐,你有什么资格再谈‘亲情’!”

    “这是背叛本宫的报应!”

    “背叛?在红殷谷,我和以天王清清白白!我对你的忠心,天地可鉴!”

    “可三界九天的神仙不可鉴!本宫的声誉不容侵犯!”

    “好!你认为我和以天背叛了你,所以,你要报复我们,可白莲奶奶没有背叛你吧?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毒手?你给她安了个弑杀亲孙女的罪名,她得十八层地狱,你又于心何忍?”

    “那是你的错!你不惺惺作态,白莲奶奶怎能对你动真情?眼睁睁地看着她儿子的心摘给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可以说,是她间接杀她自己的儿子!她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姐姐,你简直不可理喻!”

    “冉朗,我不可理喻吗?以天王是你姐夫!你还要脸不?”

    “姐姐,生生世世、恩恩怨怨何时了?我只想再续人间的情缘。在人间,白以天,是我的夫君!说到人间,我们一家人没少受姐姐的恩惠!鬼使神差,我们一家人竟在这里团聚了,姐姐是不是有点失望?”秦朗冷嘲热讽,人间的事事非非,她在跨进红殷谷仙界的时候,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

    “多情总被无情伤!你可以忘!我不能!”青河公主歇斯底里地咆哮。

    “但愿姐姐不忘初心,遵循仙道。”

    “仙道?你和以天王也配谈仙道?”

    “我和以天配不配谈仙道,不劳姐姐操心!倒是姐姐你,好自为之,别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走火入魔!”秦朗把白莲的手攥得更紧了。

    之前的秦阳公主,向来娴静温柔,对她毕恭毕敬、马首是瞻……

    而今,却和她针锋相对,寸土不让!

    青河公主感到她的威信受到前所未有的挑衅!她把所有的怨气和愤怒转向白以天。

    “以天王,这是你儿子!你不救,我来救!”说着,青河公主拔出夺魂青天剑,要剌向自己的胸口。

    “公主,不可!”以天王眼疾手快,按住了剑鞘。

    “姥姥—”白莲本能地挣扎着要上前阻止。

    只有秦朗,纹丝不动,淡淡说道:“姐姐,心血驱毒的功效,难道你不知?你这出戏,又要演给谁看?”

    “是啊,公主,王子已中毒一千多年,心血驱除不了他身上的蚀心毒!”以天王央求。

    “那就让本宫陪他死!”青河公主欲再拔剑。

    秦朗不为所动:“死而后生,但愿重生后的你,能去除心中的杂念,否则,你永远达不到夺魂青天剑的最高境界。”

    “你—”青河公主气得浑身发抖。

    “公主,你在此陪王子,我去东山洛河找法弋要解药。我可能无法再给你一个家,但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一个健康的儿子!相信我!”以天王死死按住剑柄,盯着青河公主的眼睛发誓。

    “好!”青河公主艰难地回答,这可能是以天王给她最好的承诺了。

    以天王摇身一变,一个身穿铠甲,头载盔帽,腰偑长剑,威风凛凛的战神立即呈现大殿中央。

    与此同时,赤龙马呼啸而来,立在大殿前,悠悠地晃动尾巴。

    “我陪你去!”秦朗叫住以天王。

    “你留在这里照顾好咱们的莲儿,等我回来!”以天王张开双臂,轻拥了一下秦朗和白莲。

    “不,法弋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你多一个帮手,就多一份胜算。”秦朗抓住以天王的手腕,目光坚定。说好的有福共享、有难同当,生生世世在一起,如今,以天王要深入虎穴,寻求烈火蚀心毒的解药,秦朗岂能让以天王独自冒险?

    以天王目光里掠过一抹温情和疼惜:“朗朗,我不想让跟着去冒险。”

    “以天,别说了,我意已决。白莲,你在这里陪墨荷,爸爸妈妈很快就回来。”

    白莲点头:“爸爸,妈妈,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以天王和冉朗坐上赤龙马,朝东山洛河飞奔而去。

    白莲重新跃上荷叶台,跟青河公主一样,跪坐在墨荷身旁。她朝思暮想的师兄,危在旦夕!

    她曾做过一个梦,梦中的声音困扰了她很久:她是一味药、她是一叶药……

    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而今,她姥姥当着她的面、当着她爸爸妈妈的面,要求她爸爸将她丢进炼丹炉,成就丹药,救活师兄。

    原来,她只是一味药!红殷谷千年的恩宠、人世间万般的磨难,不为仙道,不为成长,只为药效!

    她,跟猪养肥了再杀如出一辙!

    白莲胸口生疼,心乱如麻!

    这世界,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曾认为对她宠溺无底线的姥姥,实际上却只把她当药材养!曾认为爱她如命的奶奶,居然亲手将刀剌进她的心脏!舅舅爱她宠她,又有什么目的?墨荷师兄陪伴她鼓励她又有何居心?王梓汐接近她,又是为何而来……

    这世界上的情谊,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她分不清!她不愿意去分清!她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那些真情掩盖下的血淋淋的残酷的现实!

    白莲感觉自己的脑瓜都要爆炸了。

    “白莲—”青河公主见白莲魂不守舍,便轻唤了一句。

    白莲再也无法像往日一样,发自肺腑地喊出“姥姥”二字。她抬了抬眼皮,心痛万分,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为了墨荷。”

    差点忘了,墨荷是青河公主的儿子!她,一株白莲而已!还需要什么解释?

    白莲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她的视线又落在墨荷死灰的脸上。她真想当面问问墨荷,他靠近她、呵护她、陪伴她、鼓励她,是否也是为了丹药的药效?他对她,是否跟青河公主一样,只是单纯的利用?这千年来,她是不是一直自作多情?

    “墨荷是真的爱你。”青河公主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没有青河公主的提醒,白莲对墨荷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