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空呐喊 作品

第59章 成立皇家警察

    阅兵式圆满结束,可是西班牙民众还意犹未尽,继续在街上逗留,回味刚过去激动人心的时刻,在广场上载歌载舞抒发内心的喜悦。

    热闹的气氛直到傍晚才渐渐消退,但随着夜晚的到来,街上开始车水马龙,夜生活正式开始,街上灯火明亮,随着经济快速发展,马德里这座古老的城市开始焕发新的活力。

    许多街道都竖起灯杆,每隔十米就有点燃的煤油灯,直到天亮才熄灭,负责这项工作的是,被称为守夜人的组织,他们是欧洲最神秘的一群人,白天一般都不会现身,只有到晚上才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在欧洲古老的神谕里,给守夜人赋予更多的荣誉,在黑夜中守卫领地的安全,抵御黑夜未知的入侵,以及惩戒夜间作恶的暴徒。

    但这毕竟是传说,其实用查理的话说就是,所谓的守夜人其实是一群类似华夏古代打更人,由于他们都是夜晚活动白天休息,人们才觉得他们特别神秘,在不断神化下,就有了守夜人的传说。

    索乐是一名马德里的守夜人,他主要负责一条街道的照明工作,只要太阳落山后,他就要开始负责点燃路灯,换灯芯、加煤油、夜间巡逻。

    今天晚上,索乐点亮路灯后,就返回家里休息,由于白天他也去看了阅兵式,直到下午才回家,身体有些疲惫,很快的就进入梦乡。

    深夜时分,索乐忽然醒来,他想起自己还要定时巡逻,忙穿上衣服,望着窗外朦胧的夜空,他揉揉眼睛,拿起平时巡逻的装备,盏煤油灯,木棒,羊皮水袋,吹灭蜡烛,推开房门,离开了小房间。

    街上已经罕见人影,只有一些酒馆、妓院,高级场所,还在断断续续的发出阵阵欢笑声,这些对他来说已经无比的熟悉,平时也只能远远观望,微薄的收入让他对这些地方望而却步。

    像往常一样,索乐仔细查看每根路灯是否正常,在拐角处一根路灯已经熄灭,这让他很疑惑,今晚风不大,再说这些煤油灯封闭性很好,不容易被风吹灭,他也不多想,爬上去查看,才发现玻璃罩破了洞,这种情况有时也会发生,比如顽皮的小孩子会拿石头丢,也会出现玻璃破损的情况。

    “该死的,真应该惩罚这些可恶的小鬼,搞不好我要被扣薪水了,”索乐看着破损严重的路灯,也认定是那些捣蛋的小孩所为。

    “喔,上帝,全碎了。”

    就在索乐从灯杆下来,准备离开时,脚下一滑,连人带灯一起摔个四脚朝天,手里的煤油灯滚落地上,破碎的声音让他内心一阵滴血,这煤油灯是政府专门配发,要是坏了可就没有了,只有自己出钱买了。

    借着微弱的光线,他慢慢寻找煤油灯的碎片,这里是街道与小巷子的交接处,狭长而昏暗,如果没有远处射来灯光,这里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时索乐见到角落里好像躺着什么东西,心里有些害怕,但职责所在,壮着胆用木棒慢慢伸过去,捅了捅,没有反应,原来是个死物,大松了口气,走过去查看。

    “啊!死人!”索乐见到一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大叫一声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煞白。

    保安官,隶属于法院的一个官职,专门负责调查一些社会治安案件,但只有调查权,没有执法权,逮捕、审讯等权力必须由皇家侍卫团负责。

    所以很多刑事案件必须通过法院开具逮捕令,交由国王签署,再下命皇家侍卫团进行完成,整套程序及繁琐又职权不分,很多社会案件都因为不能得到及时介入处理,最后都会无疾而终。

    “死者是一名女性,胸部被一把利刃桶刺而死,这是一起谋杀。”

    保安官道尔,原来是一名军官,后来由于负伤只好退役当了马德里的保安官,接到索乐上报后,他很快到现场进行调查,初步认定死者是一名贵族女性,这让案件受到法院极大重视,为此还向国王汇报。【…~ #!最快更新】

    查理最近忙得脚不着地,刚刚去看望一下坎德尔格公爵,病情已经好转,连看到查理身边的卡琳娜,还能磨叽一通,大意是希望国王不能沉迷于女色之类的话。

    “陛下,这是马德里几年来首次发生的一起恶性案件,受害者是一名贵族女性,死的时候还被侵犯过。”

    皇家首席大法官贝代尼克伯爵站在查理的办公桌前汇报昨晚发生这起案件,身上的红色法袍,衣领还佩戴一枚王室徽章,由国王亲自颁发,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查理神色凝重道:“案子进展情况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