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烟冉冉 作品

0193 来者不善

    满以为,陆子翊的乡巴佬未婚妻,是个头发枯黄,身材不是瘦弱便是矮胖的黑皮肤女人,朝天鼻,厚嘴巴,随地吐着口水,手大脚大目光呆滞的丑女人,可万万没想到,是个长相不比京城闺门女子差,学识也过人的娇美女人!

    肤如凝脂,发如墨缎。

    虽然穿着朴素,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子优雅的气质。

    美得连她都嫉妒!

    而且,赛琴时,她还是那女人的手下败将!

    韩紫菱又惊又慌又气。

    难怪了,那天看到林园时,发现林园根本不像个侍女,林园的气质,比欧阳明珠还好。

    她心中还纳闷是怎么回事呢,没想到,她居然是陆子翊的未婚妻!

    想来也是,陆子翊自小知道自己的身份,怎可能真的选个粗俗的村姑呢?

    哪怕是选村姑,也是选顶尖好的。

    她太大意了!

    “小姐,怎么办啊,小姐一心想做太孙妃,可却在比赛时,输给了太孙乡下的未婚妻,只怕太孙殿下更加不理会小姐了。”侍女白术一脸的担忧。

    自打韩紫菱见到太孙陆子翊之后,也心心念着想嫁给陆子翊。

    花着心思的接近,花着心思的引他注意。

    但太孙殿下却似眼瞎了耳聋了一样,从不理会韩紫菱。

    韩紫菱都伤心透了,如今比赛琴艺,竟还输给了太孙的乡下未婚妻,太孙殿下,能看得上韩紫菱吗?

    “她叫林园,对吧?”韩紫菱冷冷一笑。

    父亲和爷爷知道陆子翊有个未婚妻叫林园后,一直在暗中查找,他们的想法是,让她嫁给陆子翊,所以,绝对不能让林园活着。

    没想到,林园跑来了京城!

    找死!

    侍女白术回道,“小姐,老太爷说,太孙殿下的乡下未婚妻,便是叫这个名字。”

    韩紫菱的目光,阴冷如冰,“去问问欧阳明珠,林园如今在哪儿,我要去会会她。”

    “啊?小姐,你会林园做什么?那女人如今定是嚣张得很,小姐去见她,没得找羞辱。”白术一脸担忧。

    “笑话,我还怕她?你只管去问问,她如今在哪儿!”韩紫菱道,“她不可能真的是欧阳明珠的侍女,她那天进东宫,是故意去显摆去的。”

    若是普通人扮作侍女混进东宫,一旦被发现,是要被赶出去并挨罚的。

    但林园却没有受罚,显然,是陆子翊在暗中包庇着呢!

    “奴婢走后,小姐别多想啊,咱们不能输了士气,这是小姐常说的。”

    “我知道了,你快去!”

    韩紫菱催促着。

    白术咬了咬唇,担心地看了眼韩紫菱,跑出去打听林园的下落去了。

    打听到林园的下落,并不难。

    白术将欧阳明珠的侍女青儿找到,三言两语的套话之后,得知林园便是伊人阁的老板娘,此时,正在铺子里做生意呢。

    她马上回到韩府,将打听到的消息,对韩紫菱说了。

    韩紫菱好一阵惊讶,“开伊人阁铺子的那个女人?”

    “小姐,这样看来,她和欧阳明珠相熟,就不难理解了,欧阳明珠如今变漂亮了,林园可是功不可没,欧阳明珠一感激,当然是站她那一边了。欧阳明珠在京城的人缘不错,小姐可得当心林园拉帮结派和小姐做对呀。”白术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马上提醒着韩紫菱。

    “我还怕她们?”韩紫菱冷笑,“走,备马车出门。”

    “咱们上哪儿?”

    “当然是去伊人阁了!我要会会那个林园!”

    韩紫菱带着侍女白术,才走到前院正房附近,就遇上了自己的祖父韩太师。

    “爷爷。”韩紫菱最敬重祖父,忙走了过去问安。

    韩太师见她穿着正装,身边的丫头手里还提着手提袋,便知她要出门,“你这是要去哪儿?”

    韩紫菱想到林园的事,小脸儿马上垮了下来,垂着眼帘,“趁着秋天天气好,出门走走。”

    韩太师是何等人?马上察觉出孙女儿的脸色不大好看。

    他抬了抬手,叫白术和自己的随从先行离开。

    韩紫菱知道,祖父要跟自己说重要的事情了,她走近两步,问道,“爷爷要跟孙女儿说什么?”

    韩太师背着手,看着孙女儿抿唇不语,他这孙女儿多好?知书达理,博古通今,长相也不差,陆子翊居然看不上!

    让他不能亲上加亲,韩家女子不能执掌后宫,他是怎么也不甘心的!

    “你跟爷爷说实话,你出府,打算去哪儿?”韩太师眸光微凝,盯着韩紫菱的眼睛。

    韩紫菱自知瞒不过去的,便说道,“孙女儿想去见见那个林园!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让太孙不理孙女儿,只记着她。”

    提到冷情的陆子翊,韩紫菱心里满满的不甘心,与愤怒。

    韩太师看着孙女,目光沉沉,“你去找林园?”

    韩紫菱脸上腾起怒气,“孙女想去会会她,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勾得太孙表哥不理我。”

    “见了她,然后呢?”韩太师问。

    孙女儿心高气傲,他算好了她不会忍气吞声的。

    “当然是……,我得踩踩她的傲气。”韩紫菱冷哼一声。

    “你可以踩踩她的傲气,我韩府的孙女儿,怎会被一个乡下丫头欺辱?”韩太师袖子一甩,冷笑一声,“不过——”他眸光一沉,“你不能杀她。”

    韩紫菱正想带人去杀林园,只有人死了,就不会跟她陆子翊了。

    听得祖父提醒,她惊讶问道,“为何?爷爷还怕一个乡下丫头不成?”

    韩太师冷笑,“笑话,爷爷堂堂的一朝太师,怎会怕一个小丫头片子,关键是皇后娘娘那儿——”

    “娘娘那儿怎么啦?娘娘站她那一边?”韩紫菱惊讶问道。

    “娘娘怎会看上她?呵!”韩太师冷笑一声,“她将了娘娘一军!”

    “还有这等事?她跟娘娘说了什么?”韩紫菱一脸意外。

    韩太师冷笑,“她对娘娘说,她是被人追杀,才来京城避祸的,她问娘娘,京城的治安是否良好。娘娘能怎么回答?当然是回答好了。她便说,有娘娘和皇上的的京城,没有杀戮之事,她会平平安安的。”

    “好狡猾的女人!这的确是将了娘娘一军!”韩紫菱冷笑,“娘娘开了口,还真没有人敢动她了。”

    “所以,紫菱,你再怎么厌恶她,也别搞暗的活动,她和她的家人,定会闹到娘娘那儿去!”

    “如果她们一个都不存在了呢?谁人会去闹?”韩紫菱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杀意。

    韩太师声音一沉,“你想的太简单!哪怕那一家子的人全都死了,事情也不会平息,你忘记了,林园那丫头跟欧阳家走得近!欧阳家跟咱们韩家,一向不和。况且,欧阳家和几大武将世家都有来往,万一事情闹大,咱们主文派,哪里是主武派的对手?主武派,可全都支持太孙即位!这也是娘娘不敢贸然登基的主要原因!”

    听得祖父分析朝政,韩紫菱心头一沉,她怎么忘记了欧阳明珠?

    那死丫头,和林园好得跟姐妹似的!

    “难道,就任由她欺辱孙女儿?孙女儿去骂她一骂都不行了?”韩紫菱想到输了的比赛,心中委屈极了。

    “爷爷当然不会任由她欺负你了!爷爷的意思是……,换个法子,免得让人抓着把柄。”韩太师伸手一捋胡子,他的孙女儿,可是当孙儿一样养大的,一定懂他的意思。

    韩紫菱的确是懂了韩太师的意思。

    她眸光一亮,“爷爷,我懂了!治人的法子,有千千万,我就不信,没一个法子治得了她!”

    韩太师欣慰的点了点头,“去吧,别给韩家丢脸!”

    “是!”韩紫菱笑着应道。

    ……

    林园的伊人阁。

    林园的身份,只在小范围内公开了,普通的城中百姓们,并不知道她的身份与众不同。

    因此,生意照旧做着。

    有几个来拍林园马屁的世家女,明明已经买过了林园的设计图,却仍旧来买,只为和林园攀附交情。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