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指点江山的陆焉识

    等他们走后,吴知枝看看陆焉识一眼,他没说话,就那么坐在餐桌上跟她对望着。

    吴知枝叹了一口气,搓脸,“哎,感觉这些年一直忽略她了,好对不起安安。”

    陆焉识想安抚她,又不太熟悉,便学着长辈的样子,别扭地拍拍她的背,“不是你的错,不必这么自责。”

    她还是唉声叹气。

    但这股情绪只维持到早自习。

    陆焉识自从答应要帮她补习,就相当入戏,一进教室,就把两人桌斗里的卷子抽出来,拍在她桌上。

    这是昨晚的作业,他们先走了,就没有领到卷子,后来洋妞帮他们塞进桌斗里的。

    吴知枝看着眼前的数学卷,头都大了,“看不懂。”

    “哪里看不懂?”他头偏过来,一副打算指点江山的模样。

    谁知道吴知枝说:“都看不懂。”

    “……”陆焉识额角青筋微跳,“基础全忘光了?”

    “嗯。”吴知枝硬着头皮开口,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小子此刻的表情有点吓人。

    “……哎,你先试着填吧,等填完了,我在看看如何。”

    “指选择题?”

    “……行吧,先填就是。”

    结果十道选择题下来,错了8道。

    陆焉识看了一眼,一脸‘这傻孩子没救了’的表情,翻了个白眼,以他的暴烈脾气,以前肯定要来一句,‘算了,你放弃吧。’

    但这个承诺是他之前夸下海口的,所以跪着也要补完。

    忍耐的按住额角,他冷着脸说:“来吧,一题一题跟你讲。”

    他肯讲,她还不敢听呢,就这表情,等下要是悟不出个心得来,还不得被他杀了?

    果然,之前的温柔表象都是装的!

    “我想去上厕所。”吴知枝找了个借口。

    陆焉识:“……去吧。”

    吴知枝赶紧闪人,出了教室,碰到康宝研,她也要去上厕所,于是两人一起进了女厕所,又各自进了一间单间。

    出来后,两人站在水槽边上洗手。

    康宝研洗着手,说:“姐,我现在晚上没出去兼职了。”

    “咦?”她眼睛一亮,“想通了。”

    “嗯。”她低着头,脖颈修长莹白,“你们说得对,我这么拼死拼活也赚不到几个钱,还耽误身体不说……”

    “那你现在是跟南山借钱了?”

    她摇摇头,“没有,我重新找了个活。”

    “啊?你又兼职别的了?”

    “这个倒是轻松的。”康宝研看着她,脸上漾出几分笑意,“南山帮我找的,把我的订正本跟练习册答案卖给外班的同学。”

    “啊?这样也行?”

    “嗯!因为竞技班的课程比较快,很多别班还没上的课程我们已经有了,所以有些人要,还别说,我一开始也觉得不现实呢,没想到还真的有人要,一份答案卖1元,每天固定有三四十个同学来买呢。”

    “那不错啊,光卖答案一天就有三四十元,要存个生活费还是可以的。”

    “我一个月花的不多,就一两百元。”

    吴知枝惊,“这么低啊?”

    “早餐就是一杯五毛钱的豆浆,中午南山总给我带饭,晚上因为给青弈补课,蒋叔叔就总让我在他们家吃。”

    吴知枝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康宝研会喜欢南山了,试问一个像太阳一般温暖人的男孩,谁不喜欢呢?况且他还帮了宝研那么多,宝研会因感动生爱也很正常的,但感情这种事,一直都不是一厢情愿就可以走到终点的,得两个人互相喜欢,情感双向,才能修成正果。

    吴知枝怎么看蒋南山,都不像开了窍的样子,早上在一楼碰见,他还在那逗外班的女生呢,看着就觉得不正经。

    回到班里,陆焉识没在写作业,而是在定制一张基础学习表。

    吴知枝看了一眼,表情惊了,“基础学习表?针对我的?这么复杂?”

    “这是最基础的了好吗?”

    “……对我来说,可不基础。”

    “别废话那么多,翻开刚才的卷子,现在我给你讲一讲。”

    “这都要上课了……”她见缝插针的找理由。

    “争分夺秒懂不懂?”

    “我好困。”

    “昨晚店不是没做夜宵生意吗?你怎么会困?”

    “不知道,习惯了吧?时差没倒过来。”

    他捏住手里的卷子,一脸煞气,“你要我削你是不是?”

    “……”吴知枝懵了一秒后小时嘀咕:“居然要削我,我可是你女朋友。”

    “……”他愣了一下,气笑了,变回了那副温柔的样子,“我跟你开玩笑的呢,来,把课本翻开,男朋友给你好好讲一讲。”

    “……”吴知枝顿时毛骨悚然,“别!你老别这么温柔,我怕。”

    “怕啥?我还能吃了你?”说完他怔了一下,似乎觉得这句话有歧义,就支起下巴认真想了一下,其实,要不认真就能吃的话,无知现在估计渣都不剩了。

    想完他又愣了,大概是想起了那晚的梦,总是不知不觉就漫上心头,困扰得他都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和猥琐了,摇了摇头,摒弃心头那些营养不良的画面,他说:“快点!翻开你的卷子!”

    吴知枝被吓得一怂,就翻开了卷子,可惜这个时候,上课铃打响了。

    “铃——!”的一声,就见吴知枝笑了起来。

    “哎哟,运气不好,看来得下次了。”说着就把卷子收了起来。

    “没关系,晚上补也一样。”陆焉识皮笑肉不笑地补了一句。

    吴知枝:“……”

    一秒变渣渣,这是秒杀啊。

    数学课,变了个温柔的董老师,全班顿时散成了一盘沙,该干嘛干嘛。

    董老师也不怎么在意,她看着就是刚出社会的样子,模样怯怯的,性格内向,自顾讲自己的课,什么都不说。

    吴知枝有心要振作,可是振作谈何容易?

    语文课历史课她还能勉强忍一忍,听一听,可是数学课……真的不是想听就能听懂的,于是上课不到五分钟,她就开始不安分了,一开始只是微微打盹,后面就开始转笔,捏橡皮擦,卷着圆规笔玩。

    过道对面的李莎给她丢纸条,她就被吸引过去了,接了纸条打开,里头是一个的冷笑话。

    【一个胖子从十二楼摔了下来,你猜他会变成什么?】

    吴知枝笑起来,这还用猜?

    她从笔袋里挑出一只圆珠笔,写下:【死胖子。】

    李莎接了纸条。

    两人就开始狼狈为奸的笑。

    这一幕,全程落在陆焉识眼底,他冷着张俊脸,要不是及时想起这人是自己的女朋友,估计这会他就发作了。

    接着,李莎又递了一罐黑色的指甲油过来。

    吴知枝接住,双眼放光,小声对着她说:“新颜色啊?”

    “嗯,是的,黑色涂起来好好看。”说着,还立起自己无根涂了黑色指甲油的手给吴知枝看。

    吴知枝颔首,“确实蛮好看的,我也涂一下玩玩。”

    “好。”李莎爽快答应。

    吴知枝就把书本立起来,手放在桌斗下,刚想拧开盖子,整瓶指甲油就被陆焉识夺走了。

    “吃饱没事干是不是?”

    吴知枝脑子一抽,说了句,“是啊。”

    不然谁搞小动作来打发时间啊。

    “……”陆焉识的俊脸分外阴鸷,“之前说过的话都跟放屁似的是不是?昨天才把定制表做好,今天就都忘干净了?”

    吴知枝没有马上回答。

    陆焉识气得要死,为了转移自己心中的愤怒,他拉出她的水壶,打算喝点水压压惊。

    “我……”吴知枝的唇动了动。

    陆焉识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她,一副‘你要是敢说不学习了我就立刻给你泼过去’的危险表情。

    吴知枝叹了一口气,终于把那句话说下去了,“就是感觉听不懂,很没意思。”

    这样说还好,心头的爆脾气被压下去了,他抿着好看的唇瓣说:“讲台上说的那些,我不听都能懂,但是为了你,我也一样没有在旁边睡觉,是不是?”

    “……”吴知枝鼓起嘴,“你丫的,这是在讽刺我吗?”

    “讽刺你,还需要在这给你当伴读?直接用上课睡觉考试第一的成绩吊打你不就行了吗?”

    “……”不可否认,说得好有道理。

    “听不懂只是暂时的,慢慢你就懂了,别分心就行了,不懂就问我。”

    “哦。”虽然他是出自一片好心,可在闹哄哄全班都在玩的课堂上跟着陆老师‘一心向学’会不会显得很怪胎啊?

    眼睛望旁边一瞟,李莎立刻又来勾引她了,递了张纸条过来。

    吴知枝收她纸条习以为常了,一下没反应过来,就条件反射伸手去接。

    手刚碰到那张纸条,就被陆焉识打掉了。

    纸条落在地上,陆焉识的头颅探过来。

    少年眉目如画,美得令人窒息,可脾气,也是差得让人窒息的,无甚情绪地盯着李莎,出言警告道:“下次你要敢在上课时间给无知写纸条,这就是你的下场。”

    说完递出一支笔,在半空‘啪!’一声直接折断了。

    被威胁了的李莎:“……”

    吴知枝也是:“……”

    片刻后,吴知枝反应过来,大喊道:“我靠!你折的是我的笔!”

    “劣质笔,一折就断,扔了也不可惜。”

    吴知枝:“你赔我!”

    “好好审题,解出正确答案送你十支笔。”

    “……”这分明是陷阱好吗?

    一顿威胁,果然在第二节课就奏效了,李莎真的不敢在写纸条过来了,蒋青弈也不敢,于是,吴知枝不负众望的被‘孤立’了,上课时间,除了陆焉识偶尔的说话声,其他人都不敢在轻易打扰了,免得挨削。

    吴知枝在扑腾挣扎中明白大势已去,周围的人都已经被陆焉识控制住了,没有他的允许,都不敢来骚扰她,她在无聊中逐渐放弃挣扎并且老实下来,因为她已经明白了,灵魂就算还不服,肉体也被这货给结结实实的封印住了,她是逃不出他的五指山的,从她答应让他补课开始,她就注定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老老实实的讨生活了。

    放学后,因为要给安安过生日,两人就节省时间分道扬镳,分别去取自己的东西。

    吴知枝去取蛋糕。

    陆焉识去抱哈士奇回来。

    安安回来的时候,见到桌上放着一箱八宝粥,高兴得大叫起来,“姐!这是买给我的八宝粥吗?还是一箱?”

    “对啊。”吴知枝跟常叔在烧菜,回答了一声,“但现在不能吃,要吃过晚饭以后才可以吃。”

    “嗯!”吴安安咽了下唾沫,爬上桌子,轻轻摸了下那箱八宝粥。

    吴知枝偷偷看了她一眼,又开始心疼了。

    她想,今后她一定要对安安更好,让她明白,她是很值得人珍惜疼爱的好孩子。

    边上的常叔看出了她的情绪,抬起手,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

    吴知枝回过神来,冲常叔笑笑。

    其实,从常叔来到这里后,她真的轻松了很多,心里感激他是肯定的,就是觉得有些内疚,一个月才给他五百元,着实有点低了,幸好常叔不介意这些。

    没多久,陆焉识就抱了一条小哈士奇回来,吴安安坐在店里,见他抱一条超可爱的小动物回来,双眼都亮了,“哥哥,这是什么?狼吗?”

    2006年城镇所见到的狗基本都是土狗,哈士奇这类的基本没有,又因为长相像电影中的狼,所以经常被人误以为是狼。

    陆焉识笑着说:“这哪里是狼啊?这是一条小狗,送给你的,喜欢不?”

    说着,把狗抱到她跟前去。

    小狗?!

    吴安安眨巴了下大眼睛,心跳扑通扑通地跳,小狗!她一直都想要一条小狗!焉识哥哥怎么会知道?她激动得大叫起来,“这是送给我的吗?”

    “对啊,今天不是你生日嘛,焉识哥哥就送一条小狗给你,以后陪你一起写作业,你说好不好?”

    “好!”吴安安激动坏了,陆焉识把小狗放进她怀里,她小心翼翼地抱着,眼里都是属于孩子的璀璨笑意。

    陆焉识说:“摸给它取个名字吧。”

    她眼睛一亮,“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这就是你的狗,以后,你要对它好,不能随便抛弃它,知道吗?不然,焉识哥哥就会把它抱回来。”

    “我知道了。”吴安安应了一声,看着怀里的狗,心情紧张,“我可以让它叫小花吗?”

    “当然可以啊。”陆焉识答应。

    “可它好像是男孩子。”吴知枝补了一句。

    吴安安说:“可是我只想到了这个名字。”

    “那就叫小花,男孩子也可以叫的,这没什么大不了。”陆焉识摸安安的头,肯定她的话。

    吴安安闻言,歪着头笑了。

    吴知枝在一边看着,终于露出了笑容。

    没多久,就到了晚饭高峰期,大家都在帮忙招呼,吴安安抱着小花在里屋玩。

    陆焉识走进灶台内,在她耳边小声说:“你先忙一下,我去后院弄点东西,你别让安安过来。”

    “什么东西?”她问,目光好奇。

    “我们那个后院,花架不是空空的么?我买了点满天星霓虹灯,我现在去装上去,等下唱生日歌的时候,灯关了,一定很漂亮。”

    “哇!”她惊叹,“你还买了这个东西啊?”

    “对,不然花架光秃秃的不太好看。”

    她笑了笑,“那你去弄吧,等下我忙完了,去验收一下成果。”

    “保证让你们惊喜。”他穿过里屋的时候,把吴桐也一起喊去了后院,帮忙布置场景。

    *

    八点一过,常叔要回去,吴知枝叫住了他,“常叔,晚上安安生日,我们一起给她过个生日吗?”

    常叔眼睛一亮,拿过手边的白板,写下:【安安今天生日?】

    “是的,留下来等下一起吃蛋糕啊。”蛋糕已经拿回来了,就存放在冰箱里。

    常叔点点头,表示同意。

    吴知枝说:“那常叔,你帮我盯着安安一下,我去后院帮忙。”

    他和吴桐两个人在后院里布置场景,肯定很忙碌。

    吴知枝刚想走,店外就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在路灯下,纤尘不染的白色衬衫上,每一颗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的,一丝不苟又冷淡严谨。

    这人便是贺希言。

    吴知枝愣了两秒,直觉自己出现幻觉了。

    但那人是真真实实的,站在店外对她对视了好一会,拿着手里的礼物过来了。

    “贺希言,你怎么过来了?”吴知枝不知道该说什么,摸着鼻子,也没邀请他来啊?怎么就不请自来了?

    “昨天下午听到你说,今天是安安的生日?”贺希言把礼物递到她跟前,“这是给安安的。”

    “额……”她愣了一下,“只是小孩子,不用的啦。”

    “买都已经买了。”他把礼物强行塞过来,不容拒绝的表情已经很明显。

    吴知枝心里叹了一口气,接过来,“那谢谢了。”

    贺希言站了一会,见她一直没有下一句,微微垂下眼眸,似有些失望,又不动声色,“那我先回去啊。”

    “啊?”

    他说完就走。

    吴知枝觉得不太好意思,就走出来喊他,“贺希言。”

    他停下脚步,颀长的身子转过头望她。

    “来都来了,留下来一起给安安庆祝吧。”况且,她刚替安安收了他的礼物,不挽留他,说不过去。

    原本,她以为以贺希言的性格应该是会拒绝的,没想到他竟然笑了一下,同意了,“好啊。”

    他走过来。

    吴知枝立刻有些促局不安,忙着去倒水:“你要喝什么?水?茶?还是饮料?”

    贺希言的目光落在常叔冲茶的茶具上,沉吟片刻,“就喝茶吧。”

    “好。”吴知枝走到学习桌,拿着杯子,让常叔倒一杯热茶。

    常叔慢悠悠地把茶倒上,姿态娴熟,手法优雅。

    贺希言看了常叔好一会,低声问吴知枝:“这就是你们家收留的那个流浪汉?”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路上碰见安安,她说的。”

    “你两还碰见了?”安安其实挺喜欢贺希言的,每次碰见,都会粘着他说话。

    “嗯。”贺希言喝了口茶。

    刚好这个时候,安安抱着小狗从里屋出来,一看见贺希言,漂亮的葡萄眼就亮了,“希言哥哥。”

    贺希言点点头,低头望她,唇瓣扬起弧度,“听说今天是你生日?”

    “嗯!希言哥哥,你看这个。”吴安安把怀里的小狗给贺希言看了一眼,存了几分炫耀的心思。

    贺希言知道她的想法,小孩子都这样,笑了起来,“这狗狗真可爱,它叫什么名字啊?取名字了没?”

    “取了,它叫小花,是焉识哥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吴安安一脸兴奋。

    贺希言摸小狗的动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收回手,拿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垂下眸,覆住了眼中的情绪。

    “安安,这是希言哥哥给你的礼物。”吴知枝把贺希言的礼物拿给安安,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吴安安接过,有点重,她笑着看贺希言,“好重啊,希言哥哥,这是什么?”

    “你可以拆开看看。”

    “好。”

    “拿给我吧,我帮你拆开。”贺希言接过礼物,用美工刀拆出来,里头是一套益智乐高,最适合她这个年纪的小朋友玩。

    吴安安很喜欢,高兴地抱过来,说:“谢谢希言哥哥,我好喜欢。”

    “来,我教你怎么玩。”贺希言招手让她过去。

    吴安安把怀里的狗狗放下来,坐到贺希言身边,看着他叫她玩。

    吴知枝看两人挺投入的,就过去贺希言耳边,对他小声说:“你先在这里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