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荣誉证书

    “你要干什么?”原本趾高气昂的欧阳溪看着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的蒋韶搴害怕的后退了两步,脚步一个踉跄,差一点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一旁邋遢大叔嗤笑出声,这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听到邋遢大叔刺耳的嘲笑声,深感丢脸的欧阳溪又强撑起勇气叫嚷起来,“你还是不是男人?竟然还想打女人!你的素质呢?”

    蒋韶搴眼神冷厉的看着脸色苍白叫嚣的气势越来越弱的欧阳溪,冷声开口“道歉!”

    若是普通人,即使性格不好,但只要是欺软怕硬的,在蒋韶搴这么可怕的眼神震慑之下,只能乖乖的道歉。

    但对骄纵不可一世的欧阳溪而言,让她给方棠道歉,却好似折辱了她的尊严一般。

    欧阳溪攥紧了双手,虚张声势的嚷了起来,“我不是给钱了!凭什么让我道歉!是不是嫌少,那我就再多给你们一些!”

    要不是感觉蒋韶搴冷峻的表情太过于可怕,鼻孔朝天看人的欧阳溪绝对不可能再拿钱。

    但此时她更愿意拿钱消灾,又从包里掏出十几张纸币丢了过去,“行了吧?这么多钱抵得上你们一个月工资了!”

    蒋韶搴看了一眼邋遢大叔,“常锋!”

    邋遢大叔早就不耐烦了,直接一个上前,在欧阳溪尖利的喊叫声里,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还没有用力,就听到欧阳溪痛苦的喊了起来,“你放手!放开我!”

    “道歉!”声音冷酷的响起,邋遢大叔平日里是吊儿郎当的没个正经,可他冷了脸,气势就变得冷厉凶狠。

    “啊!”手腕骨似乎要被捏断了,欧阳溪痛的扭曲了脸,偏偏邋遢大叔的手就跟铁钳一般,她越是挣扎就越痛。

    欧阳婧赶忙走了过来,温柔的脸上满是歉意,“对不起,我代替小溪给三位道歉,我堂妹年纪小,不懂事。”

    对比叫嚣跋扈的欧阳溪,温柔如水的欧阳婧让人不忍拒绝,她用秋水般的眼眸温柔的看着你,再加上那轻柔悦耳的嗓音,再多的怨气也消散了。

    蒋韶搴神色一片冷漠,确切来说,不管是面对跋扈的欧阳溪,还是温柔优雅的欧阳婧,他的眼神不曾有半点波动。

    邋遢大叔却是挑着眉梢嗤笑一声,一脸痞子模样的打量道歉的欧阳婧。

    “刚刚你这个堂妹三次砸人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来阻止,她用钱侮辱人的时候你怎么也不阻止,现在看到她吃亏了,你就上来道歉,怎么,用这个反面教材来对比你的温柔贤惠?”

    欧阳婧一愣,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言辞犀利的人,不过瞬间面色就恢复了平静,依旧是满满的歉意,“对不起,我刚刚只是没有反应过来。”

    被自己这样怼了,竟然还能面不改色,邋遢大叔正色的打量眼神柔和,面容诚恳的欧阳婧,这个女人不简单。

    “姐,你不用和他们道歉,我倒要看看他们敢将我怎么样?”欧阳溪歇斯底里的叫喊着,虽然手腕被捏的痛了,却本能的维护给自己说话的欧阳婧。

    “小溪!”欧阳婧加重了语气示意她不要激怒邋遢大叔,可眼中却是满满的心疼和担忧。

    欧阳溪一下子红了眼眶,一方面是手痛,还有被邋遢大叔欺负给委屈的。

    另一方面则是感动欧阳婧对自己的维护,从小到大只有堂姐维护自己,否则欧阳家早就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了。

    邋遢大叔也懒得管这两姐妹之间的问题,“道歉!”

    “有种你杀了我,让我道歉,没门!”欧阳溪尖利的吼着,眼中是愤怒的仇恨,自己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欧阳婧无奈的看着执拗脾气上来的欧阳溪,目光落在坐在椅子上的方棠身上。

    对比蒋韶搴冷漠,邋遢大叔的尖锐,方棠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欧阳婧看出来她只是性子清冷,却不是仗势欺人的秉性。

    欧阳婧蹲下身来将地上散落的十几二张人民币捡了起来,轻柔悦耳的声音如同山涧清泉,“小姐,非常抱歉,小溪脾气不好,我给道歉,还请你原谅她。”

    “姐!”看着身份尊贵的欧阳婧为了自己自贬身价的蹲下身捡钱,还给人鞠躬道歉,欧阳溪心疼的大喊着,“姐,我道歉,你不要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总行了吧!”

    胖掌柜和葛掌柜都没有开口说什么,虽然哭喊的欧阳溪看着挺可怜,但一想到刚刚她竟然拿毛料砸人,之后又将花瓶砸了过去,心性这么狠毒,此刻她再委屈,他们也生不出半点同情心来。

    欧阳溪心疼替她道歉收拾烂摊子的姐姐,难道就没想过如果其他人被她砸中了,即使不死也会头破血流!

    而且她虽然道歉了,可是眼神却满是狰狞的怨恨之色,这分明是不甘心,只怕日后找到机会肯定会报复。

    蒋韶搴看了一眼邋遢大叔,示意他放手。

    “别以为外面的人都是你爹妈,会惯着你。”邋遢大叔松开手,视线瞄了一眼方棠的小腿,好在只是被碎瓷片划破了油皮,否则以boss对小棠的在意程度,今天绝对不能善了。

    蒋韶搴没有直接动手,可是离开赌石店之后一个电话打了出去。

    欧阳溪父亲所在的公司先是电脑被黑客入侵了,很多重要数据都消失了,之后从合作伙伴到贷款也出了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公司几个高层突然辞职,之后两条生产线也查出来不符合相关规定,欧阳溪父亲几番打探才知道是欧阳溪这个大女儿在外面得罪了人。

    暴怒之下的欧阳溪父亲冻结了她的银行卡,甚至派保镖来了长源要将她抓回去软禁起来,省的出去惹是生非最后连累了公司的生意。

    此刻,抹着眼泪,欧阳溪眼神狠戾的骇人,死死的盯着方棠三人,似乎要将他们的脸庞记住,一个贱人而已,竟然也敢让自己道歉,不怕折了她的寿命!

    叮铃一声,店铺的玻璃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只见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男人走了进来,穿着灰色t恤和蓝色休闲裤,胳膊上筋肉喷张,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看到站在休息区这边的欧阳婧和欧阳溪,男人脸上顿时露出憨厚的笑容,“婧婧。”

    欧阳婧转过身来,温柔的笑着,原本就面目如画,此刻就显得更为温柔缱绻,让男人一下子看直了双眼,脸上露出痴汉般的痴迷之色。

    方棠不解的看着脸色明显一变的蒋韶搴,习惯了蒋韶搴的面不改色,方棠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么明显的表情变化。

    而一旁的邋遢大叔更像是见鬼了一般,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

    方棠疑惑的看着进门的魁梧男人,难道蒋韶搴认识他?

    蒋韶搴突然收回目光,视线倏地看向方棠,见她一脸疑惑的瞅着自己,镜片后的双眼里满是不解之色,黑润清澈的双眼一如既往般的干净,眼瞳里映出的是自己的脸。

    蒋韶搴冷峻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柔和下来,大手握住了方棠的手。

    回过神来的邋遢大叔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方棠,小棠果然不认识?

    瞬间,邋遢大叔玩味的笑了起来,难怪boss心情这么好。

    “姐夫!”一旁的欧阳溪突然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下子向着男人扑了过去,红红的眼眶里泪水瞬间滚落下来,声音哽咽的告状,“姐夫,他们欺负我。”

    看着委屈大哭的欧阳溪,男人无错的看向走过来的欧阳婧,可当听到欧阳溪哭着说他们欺负欧阳婧时,男人表情瞬间转为了担忧。

    “婧婧,你有没有受伤?”快步走过来的男人声音里透着急切和不安,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欧阳婧,见她并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别担心,只是一点小误会,没事了。”欧阳婧温柔浅笑着,安抚着拍了拍男人的手臂。

    “姐,他们都逼着你鞠躬道歉了,这好不叫欺负吗?”欧阳溪愤怒的嚷了起来,仇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棠三人,咬牙切齿的咒骂,“两个大男人竟然不要脸的欺负女孩子,姐夫,你看的我的手。”

    欧阳溪五官只能算普通,不过皮肤倒挺好,白皙的手腕上一圈红肿色,明显就是被人捏出来的。

    男人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愤怒的看向蒋韶搴和邋遢大叔,“道歉!给小溪道歉!”

    “道歉?”邋遢大叔嗤笑一声,指着地上碎裂的瓷片还有旁边的翡翠毛料,“这个女人用毛料和花瓶砸人,担心我告她意图谋杀!”

    而且欧阳溪当时是对着邋遢大叔的头砸过去的,只不过她是女孩子,手腕力量不够,毛料又有三四斤重,再加上准头也不够,这才没砸到人。

    听到这话,男人反而眉头直皱,不满的看着嚷嚷的邋遢大叔,“小溪没有砸到你,可是你却将小溪的手腕都捏青紫了,你一个大男人竟然和小女孩计较!”

    邋遢大叔一愣,他原本以为这男人性子老实,至少是个讲理了,可听听他说的这话,邋遢大叔被气笑了。

    “那敢情她只要不将人砸死了,那都是小事,反正砸伤了去医院,赔医疗费损失费就行了,我妈把我生出来就是让她砸的,还是说我差几个钱用?”

    “你这是强词夺理!”男人口拙,但看着耀武扬威的邋遢大叔,愈加的认定了他欺负欧阳溪,还逼迫婧婧给他们道歉,刚刚自己如果在场,婧婧就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怎么着你打算动手?”邋遢大叔笑出声来,视线扫过男人魁梧壮硕的身躯,贱贱的开口“你别忘记了,你这边还有两个拖累,你确定要动手?”

    “你无耻!”看到邋遢大叔竟然还打算对欧阳婧动手,男人一下子愤怒了,如同被激怒的野兽,憨厚老实的脸庞瞬间染上了怒火和凶光。

    方棠疑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蒋韶搴,不远处这个男人明显不认识蒋韶搴,那邋遢大叔为什么故意针对他?

    “常锋。”蒋韶搴沉声开口,原本叫嚣的邋遢大叔立刻屁颠屁颠的回来了。

    “老板,这四块毛料我看上了,现场解石。”邋遢大叔抱起地上一大三小的四快毛料,boss明显是懒得计较,不过也对,小棠都不认识对方。

    欧阳婧拉了拉男人的胳膊,温柔的开口“别生气了,我没事。”

    转头看着面容柔和的欧阳婧,男人无法想象怎么有人舍得欺负婧婧,这么好的女孩,就该放在心尖上呵护着。

    欧阳溪眼眶依旧红红着,此时倒没有再怂恿男人动手,毕竟方棠那边有两个男人,而且都是没素质的,如果真动手,他们肯定会拿自己和婧姐当人质威胁姐夫。

    不过看着男人温声细语的安抚着堂姐,欧阳溪莫名的有点羡慕,姐夫虽然长的不够英俊,可也不丑,浓眉大眼,看着粗犷却很有男人味。

    关键是姐夫性子好,堂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将堂姐当宝贝一般呵护着,才不会像那些男人,明明有了有妻有子,外面却是彩旗飘飘。

    !分隔线!

    邋遢大叔将四块赌垮的毛料堆在院墙下面,心在滴血。

    “四千块钱那,就买了这四块破石头!这要是买砖头都能买一车了,小棠,你真的没有什么技巧让我一雪前耻?”邋遢大叔不甘心的抬起头看向站在一旁的方棠。

    “我不懂赌石。”方棠无奈的回答。

    昨天从赌石店回来,邋遢大叔至少问了三五十遍了,自己对赌石真不懂,方棠也是爱莫能助,她是修复石,不是鉴定师,而且赌石也不同于普通古董文物的鉴定。

    “可是你运气好,你挑块寿山石,都是极品的芙蓉石!”邋遢大叔控诉的看向方案,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要不我们今天再过去,你随便给我挑几块?”

    方棠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昨天之所以能挑到极品芙蓉石,是因为柜台上的毛石有一半是假的,剩下的另一半体积都太大了,雕刻印章不需要那么大快的。”

    所以只有那块芙蓉石最合适,这绝对和运气没关系。

    走过来的蒋韶搴冷眼扫过蹲在墙角下,神色哀怨无比的邋遢大叔,对着方棠开口道“不用理他。”

    邋遢大叔这是间歇性抽风,揍一顿就好了,不行揍两顿!

    方棠点了点头,赌石靠的是经验也是运气,自己无能为力,视线落在蒋韶搴手上的文件袋,方棠开口道“这是给我的?”

    蒋韶搴将文件袋递了过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先过去。”

    守在院子门口的胡朝山一看到走出来的方棠,立刻迎了过来,满脸热情的笑容,“方小姐,我们走吧,不过我刚刚收到消息,金丝楠木这事估计不能善了。”

    之前胡朝山就带着史玉才来了西街口一趟,说是调查金丝楠阴沉木的事,不过用这个当借口逼迫方棠交出粘合剂配方。

    谁知道方棠更狠,将配方公布出来了。

    再者有瞿老护着,原本胡朝山以为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哪曾想方棠将宋骏的右手腕给伤了,想到这里,胡朝山佩服的看了一眼方棠。

    二小姐看着清冷,可惹祸的本事真不小,这一下有宋大师给史玉才撑腰,今天自辩会不亚于是鸿门宴。

    方棠感谢的看了一眼胡朝山,“我能处理。”

    “那就好。”胡朝山笑了笑,自己也就是卖个好而已,这些消息想必方棠早就知道。

    方棠和蒋韶搴坐在后座上,邋遢大叔依旧充当司机,胡朝山和两个手下则是坐的警署的车,两辆车直奔长源文化管理分署而去。

    车子开到一半,邋遢大叔的手机忽然急促的响了起来,他习惯的腾出一只手打算接电话,可是对上蒋韶搴冷沉的黑眸,邋遢大叔伸出去的手咻一下就收了回来。

    减速、换挡、靠边停车,邋遢大叔这才将电话接了起来,“喂,是我……你说什么?”

    三分钟通话结束之后,邋遢大叔转头看向汽车后座,面色严肃起来,“boss,刚刚传来的消息,周家大宅失火了,周继横被烧死在客房里了。”

    方棠一愣,解除了和周勇的婚约关系之后,方棠就搬到了西街口,没想到再听到周家的消息竟然是周父被烧死了。

    蒋韶搴凤眸晦暗了几分,思虑了瞬间开口道“先去文化分署。”

    汽车再次发动,十来分钟之后就抵达了目的地。

    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十多个人,主位被宋濂平让出来给瞿老了,他在瞿老右手边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然后依次坐了好几个修复组的大师。

    瞿老左手边第一个位置空了下来,然后依次坐着是卢大师和赵馆长,下面几个位置则是史玉才等人。

    至于年轻一辈的虽然也有座位,不过是在最后面的两排椅子上坐着。

    “瞿老,宋大师,方小姐来了。”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胡朝山侧过身让方棠和蒋韶搴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