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允锋 作品

第五四七章 砸碎旧世界

    然而螳螂们不会承认自己才是那只螳螂的……

    “知道当斜阳低垂的时候什么最大吗?”

    杨信说道。

    “瀛国公请赐教。”

    常胤绪笑容僵硬地说道。

    “影子啊!

    当然是影子了!

    正午的阳光下,影子就那么点,但当日薄西山的时候,那影子一下子就拉长了许多,这时候哪怕就是一只螳螂,看着自己的影子,也会以为自己是一只强大的霸王龙。

    可惜,螳螂终究是螳螂!

    影子就算再长,那也不过是日落前的虚幻。”

    杨信说道。

    说完他将目光转向了对面。

    他此刻站在內秦淮河南岸,而对面就是夫子庙,在庙前的广场上,聚集着此刻南京城里几乎所有遗老遗少们,官员,乡宦,国子监生员,本地秀才,总之完全称得上群贤汇聚。而他们做的事情也很简单,就是趴在那里哭,也不用念什么祭文吟什么诗,就是在那里单纯的哭,不过这次不是为了向他示威而哭的,他们也知道示威没用,所以这次是真心在哭泣。

    发自内心的痛苦和悲伤。

    毕竟家里的地都被这个奸贼给抢走了。

    这些遗老遗少们此刻哭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啊!

    他们抱着孔夫子的牌位,抱着大明历代皇帝的牌位,一下子数千人痛哭的场面何其壮观,还有不少都哭得晕了过去……

    “瀛国公此言倒是有些意思,只是不知那霸王龙为何物?”

    常胤绪说道。

    “霸王龙?我就是霸王龙!”

    杨信说道。

    说完他抄起了身边的大喇叭,然后放到了嘴边……

    常胤绪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庶民们,拿起你们的棍子,让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家伙,让这些曾经奴役你们,欺压你们,榨干你们最后一滴血汗,还把你们像野草般世代践踏在脚下的家伙们见识一下你们的力量。去用你们手中的棍子,打断他们的腿,打碎他们的骨头,打碎属于他们的旧世界,让他们的惨叫声,为属于你们的新世界降临吹响震天的号角!”

    杨信抽疯一样吼叫着。

    然后下一刻无数拎着小板子,也就是笞刑用的毛竹片的青壮,从两旁的街巷蜂拥而出,瞬间淹没了那些遗老遗少……

    “看,这才是霸王龙!”

    杨信转头对常胤绪说道。

    后者瞠目结舌地看着对面,看着那些在竹板暴打中惨叫的遗老遗少们。

    而在他们的惨叫声中,杨庆完成了他掀桌子的最后一步,因为这些被狂殴的遗老遗少们里面,还有此刻南京的绝大多数地方官员,

    应天府尹在里面。

    江宁和上元两个县的知县也在里面。

    甚至就连南京六部,都察院,各寺,总之所有衙门,还留在城里的主要官员也都在里面,在被打得血头血脸之后,这些理论上依然管理着这座城市的官员们统统被逮捕候罪。

    不是治罪。

    杨都督是忠臣,得按照程序来。

    他们身为南京的官员,受大明皇帝所托为他管理这座城市,但面对逆党的进攻,却坐视那些勋贵开城迎降背叛皇帝陛下,虽然不能说同谋,但这个失职也是少不了的,所以统统滚到一边去待罪吧!然后杨都督担负起原本他们的责任,为了更好的整合力量保卫这座城市,他不得不进行一些改革。

    在南京城内打破旧的两县制重新划区,就按照过去的五城制划五区,户籍上也不再有限制……

    过去南京城的户籍很繁琐。

    本地民籍,匠户,尤其这个的数量极多,朱元璋是传统思路,匠户分区居住,每行都在自己的坊,南京城内手工业十八坊。

    还有军户。

    还有商户的聚居区。

    在他那时候的确井然有序,但到现在两百多年过去早一塌糊涂了,大量流民涌入这座城市,早已经冲垮过去的秩序,而民间工商业的极度发达,让坊的界线名存实亡,此前也一直在不断地改革,一直改到现在开始实行保甲制。

    但原本的坊也没取消。

    想要真正建立有效行政体系,而且还是军政合一的,那就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区对应军,一个区组建一个民兵军,区以下把旧的坊也罢,字铺也罢,保甲也罢,统统都推了。然后从县衙拿出图来,也就是县衙户籍册里的原始档案,大明的户籍管理就是画地图,多少户在一幅地图上,这个图就是最基础的划分。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是如此,城市內多少图构成坊,郊区多少图构成厢,乡村则多少图构成都,说白了就是一个地图集一个基础行政单位。

    那么这个图就是最明白的。

    然后根据各区的图数,再继续分为五个都,一个都组建一个民兵旅。

    然后再继续分。

    都下面就是街,以临近的街道来命名,一个街一个民兵营。

    然后是队。

    到队一级就不再往下分了。

    最终五区二十五都一百二十五街六百二十五队,但过去的军民商匠甚至乐户乃至奴籍统统取消,无论过去是什么,现在都是一个统称……

    公民!

    不再有高低贵贱之分。

    区长兼民兵军长,都长兼民兵旅长。

    这个杨信直接任命。

    街长和队长自己推选,先推选出队长来,再由队长们凑在一起推选街长或者民兵营长,不过杨信会给他们派训导官,训导官配属到队。主要是教他们军事知识,救护甚至救火等基础知识,当然,还有一个杨信不公开支持但默许的,就是给他吸收那些狂信徒。

    于是在原本的三十个旅……

    实际上很快经过筛选,最终保留了五个军五万多人,在这五个军的基础上,杨信又得到了五个民兵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