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58章 魔皇打赌

    西楚皇宫,御花园百紫千红竞相绽放。

    牡丹花王伫立园中,高傲的昂着头颅,显示着它的地位与高傲。

    两排侍女恭敬的站在牡丹亭外的流水桥上,手中端着茶具点心,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牡丹亭内,两个娇艳的女子并肩坐着,亲昵的搂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能够坐在御花园里聊天的人身份自然非比寻常,而楚皇宫中,能在皇后娘娘的牡丹亭中聊谈的人就更少了。

    左边的女子年纪大一些,约莫有二十六七岁的摸样,精致的五官柔和的分布在脸庞上,下颌微微有些尖,却并不妨碍她江南女子特有的小家碧玉的气质。

    右边的女子年轻些,只有二十岁左右,生的却是如花般娇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娇羞的脸庞上,一对梨涡透着浅浅的妩媚,一身得体的白色宫装,美丽中不失清新,简约中不失大方。

    左边的人,是当今西楚镇南王的千金,郡主楚月迎而右边的人,正是前段日子,因为叶逐风而名节尽毁的西楚公主楚纤浔。

    “妹妹,跟姐姐说说你为何始终不肯同意大秦三皇子的亲事,要知道,现在这个情况下,秦虹还能够不计前嫌提出婚约是很难得,看样子,他是真心喜欢你的!”

    说了一会姐妹的闺中私话,楚月迎提出了今天她来的最主要的目的,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前几日,流亡于西楚的大秦三皇子秦虹再一次提出了那门亲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明白事理的楚纤浔却一口回绝了这门亲事,甚至不惜用死威胁楚皇,无奈之下,楚皇只好求助于和楚纤浔关系最好的镇南王独女楚月迎来劝一劝自己的宝贝女儿。

    “姐姐,你就别问了!这件事,反正我是不答应!”

    听到姐姐提起这件事情,楚纤浔的琼鼻皱了皱,眉宇之间闪过一丝丝的不耐烦。

    看到这个摸样,楚月迎也是一愣,不过,她到底是过来人,很快就明白了楚纤浔的心思,莫不是,这丫头真的爱上了那个什么叶逐风吧!想到这里,她不禁感到事情有些不好,搂着妹妹的肩膀轻轻说道:“好妹妹,听姐姐一句劝,帝王家中女孩子的亲事不是咱们能够决定的,何况,你现在这个样子。姐姐我仅仅是一个郡主婚事都由不得自己何况妹妹你是咱们西楚最漂亮的公主,有些人,该放下就放下吧!”

    楚纤浔娇嗔了一声,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楚月迎说道:“姐姐你怎么也这样!”

    摇了摇头,楚月迎不再多说,只是搂着自己的妹妹,她多么像那些年的自己,以为可以能够和亲梅竹马的恋人厮守一生,可是,到头,还不是抵不过父王的一句命令,抵不过,家族利益,女人,终归还是女人,有些事情,由不得自己。

    或许,再过几年,她会明白这些道理吧!

    皇宫内院,一座偏僻的小院。

    很难想象,这样破落的院子会出现在西楚豪华的皇宫中。

    庭前门可罗雀,庭内,落叶满街。

    门口,一个消瘦的老者靠在摇椅上享受着午后的阳光。

    苍老而被岁月刻下无数痕迹的脸庞上却掩盖不住,老者身上那强大的气势。

    忽然,闭目养神的老者猛的睁开眼,原本浑浊的双目中陡然爆射出两道精光,看向门口,半晌之后,老者微微笑道:“剑神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门,吱嘎一声被打开,推门而入的正是一身布衣的西楚剑神顾笙箫,静静的看了一会老者,顾笙箫开口道:“魔皇进来身体可好!”

    魔皇,当年名震中州,名头比起天榜十大高手更加实至名归的中州五大传奇中硕果仅存的存在,谁能想到,堂堂魔皇,竟然会住在这里。

    微微叹了一口气,堂堂魔皇的脸上竟然显现出一丝的无奈道:“你我,非要用这种方式说话么?”

    剑神顾笙箫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平静的反问道:“那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说话!”

    叹息一声,魔皇不再继续争论下去,缓缓从摇椅起身,看着顾笙箫问道:“说吧!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顾笙箫沉吟片刻,缓缓从嘴里吐出三个字:“楚纤浔!”

    “我就知道,除了为她,你是不会来找我的!”魔皇的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微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他悠悠问道:“你也不同意那门婚事!”

    挑了挑眉毛,顾笙箫的眉宇之间闪过一丝愤怒但是很快平静下来回答道:“秦虹此人,心术不正!”

    “哈哈!心术不正!”闻言,魔皇突然大笑起来指着顾笙箫道:“你是不是这些年练剑脑子糊涂了,能够在帝王家生存,哪一个是正大光明之人!秦虹能从大秦逃到西楚,可见此人并不简单,或许,日后也能问鼎九五之位到那时——”

    “不肯能!”顾笙箫直接打断了魔皇的话,干脆利落。

    看到魔皇的眉头闪过一抹狐疑,顾笙箫继续道:“叶逐风必杀秦虹,从秦虹和白鸾走在一起的时候,就注定了!”

    对此,魔皇嗤之以鼻的一笑道:“这话,说的有些过了吧!要知道,叶逐风差点死在秦虹手里!”

    “既然魔皇这样说,不如我们赌一把如何?”

    顾笙箫还没有回答,小院的门口,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耀眼的红色,一身红裙的大司命款款而来,先是朝着顾笙箫施了一礼,随即对魔皇微微一笑。

    “这个丫头是!”

    魔皇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大司命,转头朝着顾笙箫问道。

    “晚辈方茜,见过魔皇!”

    大司命盈盈一笑,报出了自己名字,自从来到这西楚皇宫,她便用回了自己本来的名字,阴阳家大司命,和她再无半点关系。

    魔皇点了点头,并没有在意她的冒险,而是微微一笑问道:“你是叶逐风的手下!”

    方茜不置可否的回答道:“是也不是!”

    “你刚才说赌什么?”

    见惯风雨的魔皇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直截了当的问道,既然这个女人能够和顾笙箫一起来,必然有所持,到了魔皇这个年纪,寻常事情已经很难勾起他的兴趣了,不过,这个小姑娘口中,或者说,叶逐风口中的赌约引起了他的兴趣。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