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49章 不会放手

    “幸亏这里没有外人,不然,要是有人知道你我联手抓不住一个贼人,这笑话可就闹大了!”

    篝火旁,岳鑫亮有些愤恨的甩了甩手上的树枝,言语中充满了不甘心。

    没错,这是三天中,他们第二次遭遇了那个偷走耀舞弓的怪人,只可惜,也让他逃走了两次。

    对于这个,叶逐风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细嚼慢咽将手上的野猪腿收拾干净,品味着滋味。

    岳鑫亮也不在乎叶逐风回不回答,自顾自的说道:“你说,这个人是什么来历,敢去南宫家偷东西,还能够跑到这么远的地方。而且,要是按照南宫老头说的,耀舞弓那么神奇的话,他为什么不用耀舞弓对付我们?”

    继续和手上的烤肉奋战这,叶逐风含糊不清的说道:“不清楚,可能是耀舞弓有什么副作用吧!这两次看他的身手似乎有些滞碍,如果不是装出来的,就应该是受了内伤!”

    “你能不能正经点!”

    是在忍无可忍的岳鑫亮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能!”

    吃饱了的叶逐风则次更加干脆的直接躺在地上,晚风拂面,很是舒服!

    忽然,岳鑫亮的眼神陡然变得冰冷起来,他盯着叶逐风一字一顿的说道:“知道么?如果不是你救了我一次,我很有理由怀疑,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是你策划的!”

    “求解!”

    叶逐风很随意的躺着丝毫没有将岳鑫亮的话放在眼中!

    沉吟片刻,岳鑫亮正色说道:“我很奇怪,一开始那个盗走耀舞弓的人还会和南宫家的人交手,可是,自从我们四个人来了,他就开始没命的逃走,我们四个人分开之后也是如此,按理说,那人的能力在丛林中又有能准确命中目标的耀舞弓反杀我们很正常,这是我第一点行不通的。第二点,两次我们都能够追上他,可是,若有若无的我总是感觉你似乎故意过早的暴露了自己。既然高云梦放心将我们分成一组,那么,你在丛林中追击的能力应该高于陈靖冉。我想,陈将军不会犯的错误你更不应该犯对么?”

    叶逐风摇摇头不置可否说道:“这只是你的猜测不是么?”

    岳鑫亮同样微微一笑道:“可是很合理不是么?”

    “需要我给一个解释么?”

    “愿闻其详!”

    “那还是算了吧!”

    说完,叶逐风真的就闭口不言,躺在地上数星星玩!

    而岳鑫亮则是冷哼一声,去了另一边直接躺下,不再言语,话不投机半句多!

    入夜,月凉如水!

    微风中,树叶飒飒作响,叶逐风却忽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岳鑫亮,他静静站起身子,朝着树林深处走出。

    这段路并不愿,因为,树林的尽头,一个黑色的影子手持一柄银灰色长弓静静的站着。

    “你不应该来的!”

    黑色的影子看到叶逐风的到来颤抖了一下,忽然开口说道,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温婉中带着丝丝愠怒!

    叶逐风停下脚步,眼神中带着丝丝眷恋有些懊悔的说道:“当初,我不该放你走的!”

    黑影后退了一步,拉开和叶逐风之间的距离刻意用冰冷的声音说道:“那是我的选择!”

    “呵呵!”叶逐风笑着别过头去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既然是你的选择又何必再入江湖,卷入是非!”

    “有些事情,我们选择不了!”

    “是呀!有些事情我们确实选择不了,所以,这次,我绝不会放你走,七夕!”

    七夕两个传入黑影的耳朵,再一次,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叶逐风却已经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宛若女子般的长发已经出现在七夕的眼前。

    毫不犹豫,叶逐风狠狠将面前的女人拥入怀中,看似瘦弱的臂膀如同铁钳一样将七夕抱住,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这一次,我绝不会放手,绝不会!”

    仿佛是一个孩子一样,再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逐风竟然在微微的啜泣。

    是的,他绝不会放手。

    当时年少,轻狂如叶逐风自然不会放过年轻貌美的七夕,何况,她还是一个和自己对立的杀手,似乎,那个时候,征服一个对立组织的重要人物是叶逐风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人在江湖,自然应该随心所欲,自负如叶逐风,自然也有得到美女无数的想法,那个时候,七夕在他的眼中,和很多女人都一样,是他用来装饰自己荣耀的一部分。

    可是,七夕和别人不一样,一夜的旖旎过后,这个女人硬是拖着疲倦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开,远远的走,当初的那一巴掌,现在想想还是那么痛。

    叶逐风曾经无数次想过应该怎样报复,因为,她是唯一拒绝他的女人,这是对叶逐风的羞辱。

    后来,七夕求叶逐风放过燕殇,那个时候叶逐风还有这丝丝窃喜,只是,那句恩怨两清的话出口,叶逐风才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或许,七夕才是第一个让叶逐风明白,感情和责任是并存的女人。

    可是,叶逐风这样发自肺腑的表白却并没有让七夕有一点点感动,相反,她甚至用有些不耐烦的语气生硬的吐出三个字“放开我!”

    七夕试图推开抱住自己的叶逐风,可是,身前眉目依稀如旧的少年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

    放开我,这三个字仿佛是一柄锤子狠狠砸在叶逐风的胸口,沉重,痛彻身心!

    “你为什么一定要缠着我不放呢?你妹妹应该和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没有任何关系,这几个字生生将叶逐风推开,抿着嘴唇,叶逐风的眸子里透着一股深深的悲哀“当真,没有任何关系了么?”

    “没有!”七夕的声音坚决如铁,她不想在和叶逐风纠缠下去了,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当初,她留在逆水寒,她一直等着叶逐风来找她,那一夜的事情,她不是自愿的,他是强迫的,可是,隐隐的,一个少女的心中还是会有那么一丝期待,自己在他的心里是无可代替的。

    可是,当他真的来了的时候却是用带着命令的语气商量合作的事情。

    他以为自己是想要逆水寒么?以为自己想成为杀手组织的首领,想要和他并驾齐驱么?

    呵呵,可笑,自己将最美好的年华留给了一场虚无的梦,叶逐风的心中有永远做不完的事情,何曾注意过自己。

    然而,就在自己已经死心,已经要离开的时候,他却突如其来的出现了。

    这是命运在和自己开玩笑么?

    她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那现在有关系了!”

    叶逐风不顾一切的将七夕再一次抱住,吻上了她娇艳的红唇,这一切,就好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那样的不容抗拒。

    良久,叶逐风离开了七夕的嘴唇,隐隐的,两个人的嘴角都在一丝血迹,七夕咬破了叶逐风的嘴唇。

    “你又何必这样呢?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

    “可是没有你!”

    听到这句话,七夕的嘴角忽然出现一抹嘲讽,带着丝丝悲伤:“知道么?我最恨的就是你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