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44章 耀舞

    中州最好的弓箭是什么?

    大秦的破甲箭,骑兵列阵,据说,万人的骑兵队伍曾经用破甲箭击穿过城墙!

    吟霜阁典藏的碎月追星能够随着使用者力量的强弱而改变力量,专破武者护体真气是难得的好弓箭!

    南疆星月殿神庙中有一柄巫弓,能够千里之外射杀人的灵魂,定下诅咒,杀人于无形!

    这些都是中州现如今记载中难得一见的好弓箭,称得上绝世佳品!

    可是,这些弓箭都有一个统一的弱点,那就是命中率,一个人,无论如何精准都会出现意外,谁也无法保证,射出去的箭一定会命中目标。

    这世界上,有没有能够一定命中目标的弓箭呢?

    幽暗的密林中,一个黑衣人没命的奔跑,仿佛身后跟着厉鬼一样,他的脸上写满了惊骇,恐怖。

    突然,身后一声啸响,一根质地粗燥,用削尖的木头制造而成的箭矢从他的身后袭来!

    凭借着本能,黑衣人一个灵巧的侧身,就地一滚躲开了箭矢的诡异。

    可是,躲过致命一击的黑衣人却丝毫没有死里逃生的喜悦,有的只是惊恐和不满额头的汗水!

    猛的,黑衣人的瞳孔剧烈的收缩!

    “啊!”

    先前,已经被躲过的那根箭矢诡异的钉在了黑衣人脖颈的动脉上,血流如注!

    而此刻,南宫家马场中,那具诡异身亡的尸体正摆在大厅中央,以南宫仁德为首的四个人注视着,在冰棺中保存完好的尸体,一言不发!

    叶逐风眼观鼻,鼻观心,声色不动,思考着眼前的状况。

    他对于那具尸体什么倒是不感兴趣,反而对于南宫仁德的做法有些好奇。

    楚凌霄昨夜偷偷回到荆州为了以防万一,叶逐风本以为南宫仁德会不高兴,可是,今天早晨,南宫仁德知道这个消失并无惊讶之色,如此看来,要不是南宫仁德早就料到楚凌霄的做法,要不就是他的目的根本不是那笔生意。

    究竟楚凌霄开了什么条件促成了这笔生意叶逐风不知道,楚凌霄也没有细说,只是说,自己要留下来帮南宫仁德做一件事情,成败不论。

    终于,南宫仁德等候的第四个人到了。

    只见门口,在红衣侍女的引领下,一个身材魁梧面目俊朗的男人缓步而来,走到门口,他微微扫视了一眼众人,最后目光在叶逐风的身上停下来,沉默了一会,他径直走到大厅中剩下的椅子坐下,一言不发!

    “好了,人都到齐了,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看到最后的男人落座,南宫仁德站起身来,爽朗一笑从左边第一个人介绍起来,这人虽然身材不算高大,可是身上却带着一股肃杀之气,而且,脸上那道刀疤更显得骇人。

    “这位是镇南王军中,辉耀军统领陈靖冉陈将军!”

    随着南宫仁德的介绍,陈靖冉起身,朝着其余三个人抱拳示意,虽然此人身在军中,可是,却有着一股江湖气息!

    叶逐风的目光看向那位陈将军,辉耀军,镇南王,难不成这件事情牵扯这么重大!

    “这位是圣贤庄的岳鑫亮岳先生!”

    听到圣贤庄三个字,叶逐风的眼睛再次一亮,圣贤庄,儒家圣地的人也来了,有点意思!

    "多多指教!"南宫仁德介绍完毕岳鑫亮起身目光扫过场上众人冷冷说道。

    包括南宫仁德在内,所有人的脸上都闪过一抹愠色,此人,太狂了!

    不过,很快南宫仁德就笑着掩饰过去,指着叶逐风介绍到:“这位是七皇子楚凌霄殿下的好友兼护卫,叶齐叶公子。”

    随着南宫仁德介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逐风的身上,陈靖冉是好奇,更重视的七皇子殿下几个字,这几个字就表示又一股势力参杂其中,而岳鑫亮的变化是最大的,先前看向叶逐风的不屑变成了深深的喜悦,他似乎明白叶逐风为什么能够和自己这些让你坐在一起了,原来是七皇子的好友。

    至于最后进来的那名魁梧男人则是微笑和摇摇头。

    不过,最好奇的还是叶逐风自己,七皇子的好友,这不像是南宫仁德为了抬高自己而故意说得,应该是楚凌霄自己说得吧!

    不得不说,这种方式和做法,让叶逐风心中一暖。

    终于,来到最后一个人了!

    “这位是前逆水寒首领的高足,高云梦,高先生!”

    高云梦三个字一处,在场众人除了叶逐风之外都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逆水寒,吟霜阁,高云梦,叶逐风!

    昔日中州最强的两个杀手,他们的威慑不在于实力,而在于那神乎其技的暗杀和策划。

    只不过,这两个人的命运都不怎么样!

    吟霜阁北上,叶逐风被一手培养起来的司徒静篡位夺权,好不容易逃过死劫回到西楚复仇,可是又因为公主楚纤浔的事情被整个西楚追杀,销声匿迹。

    而高云梦似乎比叶逐风还惨一点。

    眼看就要有机会成为逆水寒首领,结果被叶逐风和燕殇联手阴了一次,从那之后,远离江湖!

    “这次请诸位前来,实不相瞒,是为了老朽的一件私事!所以,在说明前因后果之前,还请各位能够把保守秘密!”

    说完,南宫仁德看向众人,等待回答!

    最先回答的是辉耀军陈靖冉,这位军中宿将异常果决的说道:“南宫先生是在下故交,此事,陈某绝不外传!”

    听到这个回答,南宫仁德拱手道谢,目光看向其他人,叶逐风等三人先后点头,表示答应,废话,都到了这个份上,不答应也不行了,相信,来到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

    “来,诸位看看这具尸首,看看有什么发现!”

    出乎意料,南宫仁德并没有直接说出什么事情,反而将话题引向了冰棺中的黑衣人!

    除了最后来的高云梦,叶逐风三个人都观察过这具尸体,虽然隔着冰棺,但是在场众人都是高手,眼力自然不会差!

    首先说话的是圣贤庄的岳鑫亮,看得出他是一个喜欢卖弄的人,只见他站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此人应该是在逃命中被人从侧面一箭击中动脉,失血过多而死,从箭矢的角度和伤口的粗糙程度来看,对方的实力应该不算很高,而且,似乎射箭的水平也不高。”

    说完,岳鑫亮得意的看了看众人,陈靖冉和南宫仁德都微微点头,可是,叶逐风和高云梦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样。

    看到这个场景,岳鑫亮脸上得意的表情消失不见,隐隐有些不悦,但是他并没有将这些表现在脸上,反而微微一笑朝着叶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