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43章 预谋

    宾主落坐,饶是叶逐风在听说南宫家只是刚刚来到荆州三天就布置出如此这般巨大的马场之后也是小小的惊骇了一下。

    都说南宫家富可敌国,此言非虚呀坐在对面的南宫先生本名南宫仁德,是现任南宫家的长老之一,南宫家主的亲弟弟,也算是南宫家说一不二的人物。

    从南宫仁德的口中,叶逐风得知,此次南宫家来荆州的目的是为了做一笔生意,不过,以叶逐风的角度来看,南宫家此举多半还是为了楚凌霄而来,不然哪有这么碰巧的事情,楚凌霄刚到荆州,南宫家就跟着来了,而且,看两个人相谈甚欢的摸样,应该早就有暗中的交易才对!

    至于生意人南宫仁德要来卖什么,应该是马场里面的马吧!

    不得不说,军队中所有兵种里面,最为强势也是最为珍贵的就是骑兵,大规模的平原战争中,骑兵是最犀利的武器!

    虽然西楚以水军见长,但是,荆州这个地方,四周开阔,有利于骑兵的冲击,而众所周知,大秦的骑军锋锐甚至在大规模的战斗中比草原还要强势。

    如此一来,骑军对于西楚的防御就至关重要,而且,如果西楚只是单单想着防御还好,西楚有心和大秦一战,那么骑军的重要可想而已。

    只是,叶逐风在好奇,如果南宫家真的能够弄来这么多马匹,何不交给西楚皇室,这样一来得到的利益要比和楚凌霄交易得到的好处大得多!

    就算南宫家不想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可是,这千匹战马代价高了一些吧!

    提前离开南宫家庄园的叶逐风研究着院子里按照五行八卦摆放的盆栽。

    庄园内陆陆续续往来不断的侍女当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纵然以前还握着吟霜阁的时候,叶逐风不缺钱花,但是,像这样奢侈的生活,叶逐风还真是不习惯!

    最近的叶逐风似乎越来越喜欢原理人群,骨子的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孤寂。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将猜测别人心思为乐趣的叶逐风突然对身边的人虚伪的面容感到可憎。

    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在自己的脸上带一层面具,直到它和你的脸慢慢融合在一次,等到有一天你想要撕开这层面具的时候,却发现,面具下的脸早已经血肉模糊!

    互相殴,正应了那句话吧!

    知道的越多越是悲哀!

    或许,他们从来不曾想过,遥远的地方,一群他们从没有见过的生物正在跃跃欲试的想要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或许,现在这些还在彼此算计的人们,在妖族降临的那一刻会选择自相残杀吧!也许不会,可是,这种事情谁又能够说得准呢?

    闲庭信步,叶逐风离开了南宫仁德的庄园。

    一个人,不需要顾及别人的想法,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不需要为了保持和睦的气氛说着违心的话!

    一个人,可以放任自己展现出原本的摸样,至少,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他才能够想起自己是一个哥哥!

    也不知道,随云怎么样了!

    略带疲倦的叹息从叶逐风微微上扬的嘴角中吐出,也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叶逐风脸上的微笑才会慢慢凝固,变成一抹淡淡的哀愁。

    “你应该去看看她的!”

    忽然,眼神迷离的叶逐风猛的睁开紫色的双眸,凝视四周!

    那个奇怪的女人声音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里,让他始料未及。

    紫色的双眸环顾四周,可是,原本低矮的平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乱葬岗一样的地方。

    放眼望去,密密麻麻数百座字迹已经在风雨中和时光的刘时下斑驳的墓碑自成方圆围绕在一座巨大的坟墓前!

    说是巨大也不过是相对而言,真的要比其秦皇陵,这座坟也就是那么回事而已!

    不过,最让叶逐风好奇的是,原本只应该有死人或者僵尸的坟头上坐着一个女人,一个长着狐狸尾巴女人。

    尽管女人风华不再,但是,从眉宇之间依旧可以看出,她,曾经也是倾国倾城的存在。

    “妖族!”

    不由得,叶逐风想起醉花荫枯井下看到的幻境,那里有一个自称慕容的妖狐。

    “妖族!”

    白袍女人从坟头上站起身来,不屑道:“那群头脑简单的家伙能制造出这样完美的将时空和幻术结为一体的空间术法么?”

    高傲,自负,女王,长生!

    不知道为什么,叶逐风的脑海里跳出四个词语,前三个还好解释,只是,最后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叶逐风忽然觉得面前的女人和长生很像!

    “你怎么会这么弱呢?”

    嗖的一下子,白袍狐狸女人出现在叶逐风的身前,这个时候,叶逐风才发现,这个女人好高,自己低头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白袍女人皱着眉头凝视了叶逐风一会摇摇头道:“身负武神血脉和九幽血眸怎么还会这样弱小呢?”

    九幽血眸,四个字刺激了叶逐风的神经,难不成她说的是自己的眼睛,对于自己这双眼睛,叶逐风也很是好奇,他曾经以为这也是来自武神血脉的杰作,可是,当叶逐风完全封闭武神血脉的时候,这双眼睛还是紫色的,还是拥有哪些诡异的能力,他翻阅了很多书籍,可是始终找不到关于紫眸的记载!

    “可惜了这双当年慕容翎用来驰骋天下的眼睛!”

    白袍女人的一声感慨将叶逐风的思绪拉回来,他有些疑惑道:“这是慕容翎的东西!”

    “不是!”白袍女人干脆的回答道,没等叶逐风继续追问,她又继续说道:“当年慕容翎和白炎联手创下九幽魔域,慕容翎的双目被魔气侵染双目失明,这双眼睛,就是她生生从九幽魔王的身上挖下来,融合到自己身上的!”

    女人的话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叶逐风却莫名的感觉到身上一阵热血沸腾。

    似乎,自己这位老祖宗当年做的壮举不少呀!

    "哎,可能是你还不能承受血眸的力量吧!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变成慕容翎当年的样子!"叶逐风的眉头皱更紧了:“你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知道?”女人看到叶逐风的摸样不像是说谎,她点点头道:“看来,叶家的传承已经断送的差不多了。你竟然不知道中州上曾经有过两句话,帝王剑指三界颤动,血眸所望绝无生机!当年慕容翎在那场大战中干掉的妖魔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想不到,现如今,竟然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

    “你在开玩笑呢吧!要是他们两个真的那么厉害,仙族还会那么费劲封印妖族!”

    “看来你在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

    白袍女人又嗖的一下子消失,然后出现在那座坟上,悠然道:“白炎和慕容翎确实是无敌的存在,可惜,他们终究还是将仙族想的太简单了,不过,你应该谢谢仙族,如果不是他们最后用计让慕容翎和白炎反目,慕容翎也不会一气之下嫁给了叶疏狂,自然也不会有你的存在了!”

    “你是谁,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