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39章 死了很多人

    “为什么是我?”

    环视整个大殿,实在没有坐的地方,叶逐风只好斜靠在柱子上,听烛龙说了这么多,他是在很累了,更严重的事情是,似乎,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话要讨论!

    烛龙巨大的脑袋再一次*近叶逐风,他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少年:“你比我想象的要有意思的多,武神血脉,或者说你家族的责任,这些,不应该是你主动承担的么?”

    “嗯?怎么说呢?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英雄的人很多,我对这个没有兴趣!”

    “可是,有机会来到这里的人很少!”

    “你什么意思!”

    叶逐风转头环视了周围一眼。

    “你以为这里还是中州么?”

    “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

    “哇哇!”

    歪着头,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叶逐风看着烛龙随意的问道:“我不知道这里究竟是那里,也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情,然后抱个美女回家,偶尔会有好朋友来找我喝酒,仅此而已,所以,我觉得你这些话找错人了!”

    说话间,叶逐风已经转身,走向大殿的出口。

    “你现在六界之间的空间裂缝中,你没有能力回去的!”

    叶逐风还是头也不回的继续走。

    “叶家世代金戈铁马抵御妖族进攻,你真的要亲手毁了这一切。

    “不用你费心了!”

    “叶逐风,你知道,现在中州上你是妖族对付的头号目标,你以为是谁把你困在枯井之中,我好不容易将你带到这里,你这是回去送死!没有我的帮助,”

    宫殿大门打开的声音打断了烛龙的话,而站在门口的叶逐风忽然转过头,凝视着烛龙巨大的身躯冷笑着说道:“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这个么?”

    “你,什么意思!”

    “哦哦!”

    叶逐风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知道么?你的幻境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唯一的漏洞就是,从来没有人知道我到底想什么,除了我自己,所以,不论如何,你失败了!解开这个无聊的游戏吧!否则,我不介意,拆了这里!”

    话音落下,一道紫色的火焰猛的从叶逐风的身上爆发出来,耀眼的紫色凝聚成铠甲将叶逐风包裹在里面。

    “武神战甲,想不到,你的血脉已经觉醒到了这个地步!”

    烛龙的声音陡然一变,变成一个老者的声音,而随之而来的是整个世界的崩溃,巨大的宫殿瞬间倾塌,一切归于黑暗,有重新变得明亮起来。

    “我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见面,希望你会让我在惊喜一次!”

    “不会让你失望的!”

    再一次见到太阳是什么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永远都不知道,不过,叶逐风觉得,天空中刺眼的阳光从来没有这样温柔可爱过!

    只不过,劫后余生并没有让叶逐风有任何欣喜的感觉,他有的只是一股浓烈的悲伤。

    在幻境中,叶逐风并不是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轻描淡写的离开了对方的法术,有人在帮助她,而且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用生命帮了他!

    “姑姑死了是么?”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叶逐风已经出现在处于留到缝隙中,慕容翎关押叶疏狂的空间内。

    和他遥相对视,叶家的老祖宗显然心情也不怎么好,浓烈的悲伤弥漫在整个空间中。

    “是的,武神一族强大实力的代价就是杀不死敌人,自己就会死!”

    “用这种方法换一个不知道结果如何的宿命,值得么?”

    “我不知道!”

    顿了顿,叶逐风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轻声问道:“他说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他,自然指的是制造幻境的人,叶疏狂虽然被封印在空间缝隙中不能发挥实力,但是,他的力量足够掌握一切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尤其是和自己后人息息相关的事情。

    “都是真的!按照那个幻境的真实程度来看,应该是他从某个真实的地方复制来的!”

    “这样哦!”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两个人都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如果真的是从某个地方复制而来的,那么,很有可能,慕容翎真的留下了什么东西,但是,已经被妖族抢先一步找到了!

    最终打破沉默的不是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而是一声嘶吼,一头狼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扑向叶疏狂。

    “滋啦!”

    在金色文字牢笼中的叶疏狂挥手干掉狼妖,摇了摇头。

    “你不是被封印实力么?”

    “相对的而已!”叶疏狂停顿一下解释道:“我只是被封印在另一个空间里面而已,所以,我可以再这个空间位面使用力量,但是影响不到中州。”

    叶逐风皱了皱眉头,忽然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被封印的妖族也在这个空间里面!”

    “算是吧!”叶疏狂摊开手无奈一笑:“空间这个概念解释起来很麻烦,但是,你将所有的空间缝隙理解成第七个空间也不算是错的,不过,这里的危险和复杂程度远远比其他空间大的多。你利用血脉的力量找到我属于一条捷径,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偶尔还是有路过的妖族会找到我!”

    说着,他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死透了的狼妖。

    “看来,没事我还不能来找你了!”

    “是的!”

    “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吧!”

    告别了叶家老祖宗,叶逐风再次回到醉花荫的后院,现实在幻境中旅游了一圈,紧接着有来了一次空间穿梭,叶逐风觉得自己的身体迫切的需要休息,不过,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首先是看看自己那位可敬可佩的姑姑留给自己什么!

    源于凤凰神的血脉有着重生的特点,和涅槃一样,每一次的死亡带来的都是血脉的进化,至于能够掌握多少这股血脉的力量就不得而知了。

    姑姑到底发生了什么,叶逐风不知道,只是,他现在感觉道那股潜藏在血液中的力量变得沉寂起来,但是,那汹涌的力量却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它的强大。

    轻轻握住拳头,身上紫色的甲胄再一次出现。

    手掌抚摸过甲胄的表面,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上面波涛汹涌的力量。

    只是,相对而来的,内心中那份狂暴也越发的强大起来。

    尤其是,他看到屋子中的一幕时!

    整个醉花荫中已经空无一人了,或者说,人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最隐蔽的房间内。

    墨纹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已经变得冰冷。

    而他的不远处,王婧*的身体同样蜷缩在那里,身上布满了伤痕,和细细的伤口。

    这些伤口并不是致命伤,叶逐风看得出,这些来自锋利武器的伤口只是在最大限度上增加了人的痛苦,但是不致命,这是一个享受女人痛苦的变态做的事情。

    王婧的致命伤在*,被一个很粗的圆柱体穿透的伤口破坏了她的内脏,夺走了她的生命。

    眼前的一切很好的解释了一切事情的原委,尽管叶逐风什么都不知道,但是,他还是能够大概猜测出经过。

    不知道为什么,叶逐风的心情很平静,他今天知道了太多事情,多到已经让他麻木。

    “我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