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34章 剑神

    一桌子的菜四个人根本吃不下,天南地北珍惜食材汇聚在一起,哪怕是楚纤浔这位高贵的公主也着实大开眼界了次!

    “小叶子,怎么样,哥哥这的东西还凑合!”

    黑大汉拿着海碗不停的给自己灌酒,一边喝一边问道。

    毫无风度的舔了舔嘴唇,叶逐风若有所思的说道:“凑合!要是李老爷子在这,你这些东西都不配端上桌子!”

    一听这话,黑大汉不乐意了,打了个酒嗝断断续续的说道:“笑话,哥哥我这的厨子可是现在西楚皇宫御厨的师傅,你那个李老爷子什么来路,这么狂!有空让哥哥见识见识!”

    叶逐风微微低了低头,想起天香楼里面自杀的李老爷子,面露伤感的说道:“这可有点困难,李老爷子仙逝很久了,不过,当年大燕十里雪雕玉龙宴你知道吧!”

    "自然听过,原来,你口中的李老爷子是当年大燕国的厨神,哎——"

    提起燕国,黑大汉也看出叶逐风的情绪不高,当下转移了话题询问道:“叶子,你不会平白无故的来醉花荫,说吧,你有什么事情,能帮的我一定帮!”

    放下酒杯,叶逐风忽然变得无比的情形,先前醉酒的迷离模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一抹如同冬月寒风的冷冽。

    “我想见见你大哥!”

    "这个!"黑大汉微微迟疑了一下,也放下酒杯沉吟片刻道:“我可以帮你安排,不过,你要知道,和大哥交易,”

    “我明白!”

    叶逐风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说道:“你大哥做生意一向要占尽了便宜才出手,我既然来找他自然有让他出手的筹码!”

    “我去准备,明天一早安排你们见面!”

    说着,黑大汉站起身来,吩咐人撤下酒席带着叶逐风他们休息,自己则快步离开。

    醉花荫替叶逐风一行人安排了三个房间,不过,此刻两个女子还是聚集在叶逐风的房间内。

    楚纤浔是对于这里不熟悉,离开叶逐风她还是微微有些害怕,虽然叶逐风对她做过的事情是一个很大的伤害,但是,莫明的,她还是对叶逐风有一丝丝依赖,至少,叶逐风不会伤害她。

    至于大司命,完全是不敢,此刻她浑身修为被七星锁魂术封印,叶逐风说过,能解开这个秘术的人天下间不超过一手之数,大司命自己也看过叶逐风施术的摸样,这套结合了西域禅宗,道法,和其他古怪手法的封印术却是复杂到了极点,可以说,现在她的性命完全捏在叶逐风手里!

    “你和这里到底是什么关系呀!”

    女人的天性和猫是一样的,强大的好奇心会让她们做出很多危险的事情,此刻,对于这里的好奇驱动楚纤浔主动和叶逐风说话!

    “很久之前,帮过他们一个忙而已!”

    叶逐风抿了抿嘴唇,依稀间想起多年前发生在醉花荫的那场豪赌,直到如今也还是记忆犹新!

    听到叶逐风这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楚纤浔不高兴的撇了撇嘴又继续问道:“不说算了,对了,你叫那个大汉老黑,他真的姓黑呀!”

    “他姓墨,叫墨纹,是当年十大魔头之一,算了,说这个你也不知道,不过,告诉你个秘密,外面流传醉花荫生吃活人说的就是他。”

    “什么?”

    楚纤浔惊愕的捂住小嘴,不可置信的叫道,怎么看,刚才那个憨厚的汉子也不像是传说中蹂躏绝色女子,生吃活人的魔头!

    又提起这个话题,大司命那丰腴的身子再一次忍不住颤动起来,还有完没完!

    “对了!”

    叶逐风忽然转头凝视着楚纤浔美丽的脸庞,半天却没有说出一句话!

    “干嘛?”

    带着一丝丝嗔怒楚纤浔开口道,只是,话一出口她微微有些脸红,这样的语气根本不像是斥责,反而像是撒娇一样,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明天一早,你叔叔镇南王楚寒会亲自来接你!”

    努力的压制着声音中的感情,叶逐风用自己都想不到的平静语气将这句话说出来,其实一早,叶逐风就联系到了镇南王,吟霜阁在西楚盘踞多年,尽管叶逐风已经离开吟霜阁,吟霜阁离开西楚也很久了,但是,西楚仍旧有着叶逐风掌握的人脉。

    鸡蛋,从来不会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说完这句话,叶逐风如释重负一样在心里长长松了一口气,这句话他不想说,却不得不说。

    他喜欢楚纤浔没错,可是,眼下不说他即将和西楚众多势力开战,就是以后,他真的能放下一切来着楚纤浔和他一起退隐,就算是他能,楚纤浔能么?

    不是没有想过将自己的势力移居到西楚,可是,如果他真的成了西楚的驸马,那么,他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大秦,最终,他不想和那些人成为对手。

    妹妹和长生还有静静走的很近,作为南疆一族的统领,归顺大秦时叶随云最好的选择,到时候,他真的能够狠下心来兄妹对决么?

    “哦!”

    出乎意料,楚纤浔并没有叶逐风想象之中的欢呼雀跃或者是不舍,她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比起叶逐风更加平淡!

    于是,两个人开始长时间的沉默。

    站在一旁的大司命觉得自己应该笑的,应该是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

    有什么事情能比看着敌人这样窘迫无奈更值得开心的呢?

    然而,她的心中却没有一点点兴奋的感觉,一股深深的悲凉慢慢升起,蔓延!

    一段时间的相处,叶逐风的心意她这个旁观者自然看的一清二白,楚纤浔那种迷离的态度也可以说是对叶逐风有好感吧!

    楚纤浔是公主,一生下来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是,她却不能做任何一个选择,所有的一切,只能无奈被动的接受。

    比起自己,她更加可怜。

    至于叶逐风!

    他的身上套着太多枷锁,他有着太多敌人,太多要做的事情,那张为了达成目的而戴上的面具已经深深地贴在他的脸上,撕不下,扯不开。

    鲜血淋淋的背后,他想要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都做不到!

    大司命相信,如果叶逐风要放下一切抓住楚纤浔是可以的,只是,他不能!

    这个世界上,无论多么英雄的人物都逃不开情爱两个字,一个能压抑自己感情的人,输给这样的人,自己不冤!

    第一次,大司命对于叶逐风竟然升起一抹敬意!

    三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的叶逐风想了很久,忽然翻身坐起来,做了一个决定!

    天色已经很晚了,大司命回到自己的房间已经准备睡下,那边的两个人如何跟自己没多大关系,女人呢,要想脸蛋漂漂亮亮的,睡觉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可是,今天,她似乎注定不能早睡了!

    敲门声响起,大司命无奈的起身,披上了外套,打开门。

    不过,看到门口的人时,她虽然早就猜到了是谁,但是还是微微愣了一下。

    叶逐风懒洋洋的靠在门边的柱子上,朝着她吹了一个口哨!

    他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此刻嘴角那么笑容中带着怎样的忧伤!

    看到大司命许久没有反应,叶逐风耸了耸肩说道:“放心,不会吃了你的!”

    一语双关!

    换做别的女孩子听明白话里的意思或许会害羞,大司命却呵呵一笑,伸手将身上的外套拉低了一些,露出傲人的身材哂笑道:“现在,我就是脱光衣服,你有胆子吃了我么?”

    说着,大司命径直回到房间,叶逐风无奈摇摇头也跟着进去。

    “说吧!叶公子有什么吩咐,小女子我现在似乎除了这幅身子没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