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32章 醉花荫

    小舟一叶,晨曦点点的湖面上波光粼粼!

    泛着柔和的金色,小舟上,叶逐风迎风而立!

    事实证明,他有惊无险的赢了大司命,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小舟里面,楚纤浔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过,没有了刁魂引的作用,逐渐开始康复了。

    想起客栈里面的事情,除了后怕之外,她看向叶逐风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人杰,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靠在角落里一身红衣的大司命冷眼看着船头的叶逐风,眼神中的愤恨显露无疑!

    尽管她很想用那些千奇百怪的阴阳术干掉这个男人,但是,被七星锁魂术禁制了所有修为的她除了用眼神瞪着叶逐风之外毫无办法。

    似乎没有目的地,叶逐风任由小舟在这片水域游荡了三天,不过,算算时间,她应该快要到了!

    叶逐风并没有失望,就在天色即将大亮的时候,眼前的湖水忽然诡异的沸腾起来,仿佛喷泉一样,两道水柱从湖底喷涌而起,形成一道泛着波光的水门!

    一个身着水花碎裙的女子从水门之中盈盈而出!

    见到来人,叶逐风会心一笑,轻声赞许道:“阴阳家少司命的碧波幻月名不虚传!”

    来人正是本应该和大司命通行的阴阳家少司命,也正是现如今阴阳家首领的独生女儿!

    少司命看了一眼叶逐风,檀口张了张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此番阴阳家能够免受劫难,多亏叶公子事先提醒,少司命替阴阳家谢过叶公子!”

    说着,少司命弯下腰,却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起。

    叶逐风轻声道:“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再者,我和阴阳家首领交情匪浅,尽些绵薄之力是应该的,大司命已经被我擒下,不知道少司命想要如何处置!”

    两个人对话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在寂静的湖面也是听得分外清晰,船舱中的大司命闻言浑身一颤,作为一个叛徒,她深知阴阳家那些残忍的阴阳术有多么恐怖,如果真的被少司命带走,那个冷冰冰的家伙一定会让自己生不如死的!

    事前有完全的计划还不觉得如何,可是,现如今,大司命真的害怕了,她不是什么铁骨铮铮的男儿好汉,更没有什么忠君爱国的大义支撑,她不过是想要的东西多一点,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叶公子要她还有用!”

    一向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少司命今天竟然变得很好说话,不为别的,只是,因为眼前这个人实实在在是救了阴阳家一次。

    当年白鸾想办法策反了阴阳家前任大司命,调教了两个女孩子准备更进一步渗透,这些年,在两任大司命的谋划下,阴阳家中已经有了一批随时反戈一击的叛徒,这次如果不是叶逐风提前告知了这个消息,阴阳家势必会尽数毁灭在白鸾的手上,尽管提前有了准备,可是,经历过一场大战的阴阳家还是元气大伤!

    这个时候不宜树敌,而且还是如同叶逐风这样的敌人,父亲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过,叶逐风的要求,不太过分的答应就是!

    微微一笑,叶逐风对于这个回答并不出乎意料,虽然他的目远不止一个大司命,但是,看摸样,阴阳家这次的损失也不小,如果是别人,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叶逐风是很愿意去做的,不过,他和阴阳家的首领有着过命的交情,而且,这次人家二话没说就答应配合自己,虽然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也要分分人不是。

    所以,叶逐风也不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伸手指了指船舱中的大司命悠悠道:“这个叛徒我想着回到阴阳家也是难免一死,不如交给在下还能有些用处,至于其他的,叶某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经此一役,阴阳家势必要恢复元气,我希望阴阳家能够退隐几年,不问江湖庙堂,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建议,少司命无需放在心上!”

    叶逐风这些话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少司命却不得不记在心上,建议,也是要求,看来叶逐风的谋划远不止于此,远离庙堂江湖。他话中的意思是即将有一场腥风血雨被他挑起,如果阴阳家参与进入,就不要怪他叶逐风翻脸不认人!

    少司命点点头,算是答应了此事,本来,按照父亲的想法也是将阴阳家关闭一段日子,倒是少司命本人比较好奇,难不成,叶逐风要对大秦反戈一击。,毕竟,阴阳家和大秦皇室走的很近!

    “如此,在下告辞!”

    少司命和叶逐风对视一眼,两个人默契的一笑,水雾挥洒,水柱再一次剧烈的沸腾之后重新融入湖水之中,一切归于寂静,仿佛一切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回到船舱,楚纤浔侧过脸,平静地问道。

    叶逐风一怔,有些欣喜的重复了一遍:“我们?”

    “是呀!”楚纤浔微微低下头,将自己的表情隐藏起来,继续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反正,我现在是不能回父皇母后身边了,你不会是打算把我扔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吧!”

    “当然不会!”

    第一时间,叶逐风用最为果断和坚决的声音回答,只是,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声音里会带着一抹久违了的兴奋和激动。

    三个人再一次上路,不过,似乎关系缓和很多的楚纤浔和叶逐风依旧还是离得远远地,马车行进的速度不算太快,挥舞着马鞭,叶逐风任由那匹还算不错的马自由的奔跑,他的脑海里想的不是什么谋划算计,而是楚纤浔。

    和车厢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帘子,一向不要脸的叶逐风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挑开那层帘子。

    仿佛那轻轻的一碰比起杀人还要困难。

    一种似乎只有少年在面对心仪女孩子时候的坐立不安诡异的,但又确确实实的出现在叶逐风身上,尽管,他的年纪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