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31章 两个计划

    最近西楚,不应该说整个中州流传最广的大事件和叶逐风有很大的关系。

    据可靠消息称,前吟霜阁,燕国叶清流的独子,这个人神共愤的畜生玷污了西楚纤浔公主后残忍的将其杀害,随后逃走。

    西楚皇室对此并没有出面澄清,纤浔公主也并没有现身,而且,据说在黑市上,叶逐风的人头已经被炒到一千两黄金,似乎,叶逐风真的推到了纤浔公主。

    对于这件事情,各方势力的态度各不相同,有人欢喜有人愁,表面上,最难过的人是叛逃的大秦三皇子秦虹,实际上,最难过的是隐藏在他身后的前吟霜阁副阁主白鸾,不过,比她还要难过的是是权倾朝野的典明轩,因为,追捕叶逐风这个任务落在他头上了。

    开玩笑,这天底下最想弄死叶逐风的人莫过于典明轩,只可惜,这事还真不好办!

    至于楚皇的心情,从他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杀了叶逐风就可以看得出,他是玩真的了。

    大秦这边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不少人都是挺开心。

    以苏荷为首的昔日吟霜阁部下对于公子这个行为显然是意料之中的,不过对于后面杀人的事情持疑虑态度。

    司徒静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

    “看来,紫燕那个倒霉丫头死了!”

    没有人知道司徒静怎么会将这件事情联系到紫燕身上,也没有人能够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远在西北的昭阳公主秦玉倒是很欣赏叶逐风的这种做法,回给司徒静的信上只有一句话

    “这么看,下一个轮到西楚皇后了吧!”

    和秦玉同行的大秦剑圣对此只能摇头叹息,这家伙,走到哪里都不安生!

    叶逐风自然是不会杀了楚纤浔的,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绝色美女都弄到手了,虽然是在强迫的手段下,不过,好歹,也是到手了不是,虽然没有什么感情,目的也不单纯。

    这么想一想,叶逐风其实觉得自己也挺畜生,不过,反正都做了,爱谁谁吧!

    作为一个英俊帅气,聪明且富有爱心的公子,作为一个能够冷静处理任何突发情况的杀手,作为一个洞悉世事最擅长揣摩人心的聪明人,叶逐风第一次发现,女人这种生物不愧是世界上最强的最奇葩的生物,而一个聪明的女人更是比一只军队还要难以应对。

    那天的事情过,叶逐风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应该说叫做顺其自然的态度,任由楚纤浔又哭又闹,反正,自己只要看住了,她不能自杀就行。

    似乎,楚纤浔也觉得这样的方式完全不起做种,于是,她开始采取认命了一样的温柔攻势,只可惜,叶逐风虽然喜欢美女,但是绝不会被下半身支配,冷静的他果断的看出了楚纤浔的目的,不给她一点逃走的机会!

    那件事情过去之后,楚纤浔已经看明白叶逐风的计划,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在用自己的死做文章。

    一个想要报复的女人思想是很可怕的,她不管叶逐风到底要干什么,反正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自己反对的,要破坏的。

    在经历了一个月的斗智之后,楚纤浔绝望的发现,叶逐风根本就不是个男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忍受一个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子诱惑,哭泣,楚楚可怜的摸样,甚至还残忍的将她绑在客栈的床上,出去的时候不让她说话,动不动就用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扔到大街上威胁自己吃东西,这个人,根本毫无风度可言!

    最终,楚纤浔决定用最后一招来对付叶逐风,如果不成功,那么,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虽然叶逐风将楚纤浔看的死死的,不过,睡觉的时候,他还是会很自觉的趴在桌子上,不管是欲擒故纵还是装模作样,至少,这一点让楚纤浔对他的印象没有差太多。虽然,本来叶逐风在楚纤浔的心里已经没有好印象了。

    任何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孩子在留着缝隙的窗子下面不盖被子都会生病,楚纤浔也不例外,何况,她就是要自己生病!

    只不过,这次的病比她想象中的更加严重罢了!

    叶逐风和她预想的那样,在楚纤浔生病的第一天就解开了她身上的禁止,对于一个病人,如果限制了她身上的血脉流动,和杀了她没有什么区别!

    只可惜,楚纤浔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趁着叶逐风离开的时候逃走,因为,她已经病的不能行动了!

    可是,这很奇怪,明明只是普通的伤风,自己的神智也很清醒,但,她就仿佛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一样,虚弱的,只能躺在床上。

    无疑,这半个月,叶逐风过的很不爽,每天无微不至的照顾楚纤浔,可是她的病始终不见起色,附近的医生都被他用各种手段请来了,也开了不少的药方子,但是都没有用!

    看着叶逐风每天忙碌的背影,楚纤浔渐渐打消了这是叶逐风阴谋的想法,如果是做戏,这个演员也太称职,太会糟蹋自己了!

    “喂,我是不是要死了!”

    一个月来,第一次,楚纤浔主动和叶逐风说话!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忘掉,何况,抛开得到自己的手段不够光明,叶逐风是一个好男人!

    渐渐感觉身体的力量在流逝,楚纤浔终于抛开了自己的骄傲。

    叶逐风闻言一愣,虽然不明白楚纤浔为何会这样,但他还是揉了揉自己疲倦的脸颊柔声说道:“肯定不会的,等你的身体好一些,我就带你回大秦!告诉你一个秘密,百花谷医仙是我姑姑,这天下还没有她治不好的病!”

    楚纤浔勉强的笑了笑,目光毫无焦点的看着屋顶悠悠的说道:“你的秘密还真多,不过,应该用不到了,我已经勾魂的无常使者来了,想不到,我会这样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话,叶逐风莫名的被愧疚笼罩,原本,不需要这样的,她只是一个局外的公主,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因为自己。

    “算了,带我出去看看月亮吧!虽然你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看在你照顾我这么久的份上,我就暂时原谅一会。”

    说着,楚纤浔眨了眨眼睛,叶逐风自然知道她说的暂时原谅是什么意思,点点头,叶逐风站起身来,走向床边的楚纤浔。

    “噗通!”

    眼看走到床边的叶逐风突然一下跪倒在地上,扶着窗檐。

    “咯咯!”看到这一幕,楚纤浔第一次笑出声来,忍不住调侃道:“不用激动成这个样子吧!我——”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发现叶逐风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这不是一个玩笑。

    “喂,你怎么了!”

    脸色异常苍白的叶逐风根本无法回答楚纤浔的问题,只是,另外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屋子里,解开了楚纤浔的疑惑。

    “近来江湖传闻,叶公子是中州年轻一辈高手的第一人,果然名不虚传,寻常宗师中了刁魂引三天之内就会发作,叶公子竟然能够不眠不休的照顾别人半个月才发作,佩服佩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