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26章 阴阳家

    所谓秘密,当然是不可以告诉其他人的事情,当一个秘密被两个以上的人知道以后就不能算作是秘密,只能说,是一件极其隐秘的事情。

    吟霜阁古往今来流传下来的秘密本来只能由正副两名阁主知道,可是,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已经超过三个了。

    而且,是三个完全不能够统一战线的人!

    前任吟霜阁副阁主白鸾已经消失了很久,作为昔日吟霜阁最强的人,白鸾如果不想被人找到,谁也没有办法。

    叶逐风和司徒静之间的关系算是用一种比较和平的方式解决,从此天涯是路人。

    有些事情,叶逐风能够放下不管,可是司徒静却不能!

    自从知道安格秘密之后,她的心里时时刻刻有着一层隐隐的忧虑,而且,苏荷送回来的信也证实了她的担忧,梁河并不平静!

    究竟这股势力是不是白鸾的不得而知,只是,司徒静明白,或许不久的将来,这个秘密就不应该算是秘密了!

    一步,两步,三步!

    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步伐,叶逐风停住脚步,盯着身边的树看了很久。

    枝繁叶茂,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当叶逐风的手穿过树干的时候,事实再一次证明,苏荷不靠谱的嘴里还是能够说出几句靠谱的话来!

    仔细算起来,苏荷跟大秦的源于远比和吟霜阁要深一些,毕竟,教导苏荷的人,有一个很厉害的称号。

    阴阳家大司命!

    战国乱世,诸子百家!

    阴阳家是为数不多流传至今还能够在中州占据一席之地的门派。

    据说,秦帝身边秘密组织勾魂实际上只是阴阳家的一部分而已,当年秦帝和阴阳家首领有过三事之约,至于真假,叶逐风是不知道的。

    穿过幻术制造的树干,叶逐风抬眼看去,被眼前的景象震惊。

    阴阳家这是要干什么。

    放眼望去,隐藏在森林之中的阴阳家大殿魁梧雄踞,左右,两座龙凤雕刻绵延数十里,将大殿围绕其中。

    脚下,除了叶逐风站立的位置意外,满满的,是炙热的岩浆,尽管是如同护城河一样流淌在距离地面有一丈左右的沟壑之中,可是,那喷涌而来的热气还是让人感到心悸!

    更加诡异的是,这里和大殿的入口处足足有十几丈的距离,中间空无一物。

    御剑过去!

    叶逐风站在原地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在人家的地头上,自己这点本事还真不够看的。

    虽说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有一位了不得人物跟自己站在一条战线上,不过,那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人家记不记得还是两说呢,当然,也有可能是哪位大人物已经死掉了!

    “一别快有十年了吧!”

    还没有等叶逐风仔细思量,熔岩火海对面的大殿中,一个飘渺的声音传来。

    随着话音落下,相隔十余丈的大殿随着一阵刺耳的响声,中门大开,与此同时,脚下沟壑里的熔岩中一块块四四方方的石块诡异的漂浮起来,在叶逐风和阴阳家大殿之间形成一条漂浮的通道!

    “有意思!”

    似乎,自己认识的那个人还活着呢?

    虽然久闻阴阳家法术玄妙,可是眼前的景象还是让叶逐风有些小小的吃惊,脚下的石块少说也有百余斤中,面前的浮桥上大概三十块左右,这样的数量和重量,可不单单是隔空御物那么简单!

    走下最后的石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叶逐风回头,却发现来时的道路已经消失不见。

    微微摇了摇头,叶逐风朗声道:“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来了阴阳家的总坛,反倒是像到了贼窝一样呢?”

    大殿中那个飘渺的声音同样是大笑一声反问道:“叶公子是怕了!”

    “有什么可怕吧!”

    嘴角微微一扬,叶逐风抬脚踏上通往大殿的阶梯。

    阶梯不长,只有短短十余级,和先前的浮桥一样,叶逐风踏入大殿正门的一刹那,大殿轰然关闭。

    阴阳家的大殿空旷的很,整个大厅的地面是一个阴阳鱼的团,神奇的是,这个图案仿佛是活的一样,黑白两尾阴阳鱼不断移动,周而复始,生生不死!

    向前看去,两侧通明的流离灯照应出一头异兽的摸样,影子正好倒映在阴阳鱼的上方,是一头龙首人身的异兽!

    除此之外,整座大殿空空如也,再无一物!

    著名的阴阳家寒酸到这个地步也真有点说不过去了,只是,越是这样,叶逐风的心中越是骇然。

    能够从春秋战国八百年乱世中走到今天的宗门,没有哪一个是好相与的。

    再者说,正统墨家出身的叶逐风可是对阴阳家很是忌惮,毕竟,上一任墨家的首领就是死在阴阳家手中!

    “不知道,现如今,墨家众人可好!”

    大殿之内,先前那个飘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只不过,这次的问题是指向墨家,和叶逐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我哪知道,墨家总坛一战之后就都消失不见了,死没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回答显然让那个飘渺的声音愣住了,沉默了片刻,那个声音才再一次响起有些哭笑不得说道:“你这个墨家子弟不合格呀!”

    “开玩笑!”叶逐风揉了揉脑袋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从来没有在墨家呆过一天,那个什么墨家弟子的身份也是我一出生的时候就被强行扯到身上的,再说了,这么多年了,没准,墨家那群人都死光了呢,也说不定!”

    “说说你的来意吧!”

    显然,那个飘渺的声音不像继续这个无聊的话题了,本想着从叶逐风口中问一问消失的墨家如何了,不过,貌似,人家根本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摸样!

    “早这么问呀!”

    提起正事,叶逐风一下子来了精神,十分严肃的说道:“我寻思,跟你借两个人。”

    “弄死严枭首!”

    “外加一个大秦三皇子。”

    “不好办呀!”

    “不是吧,你好歹也是阴阳家的首领不是!”

    “明天给你消息!”

    “好说!”

    两个人的谈判很是顺利,根本没有费多少功夫,那个飘渺的声音,也就是阴阳家的首领就答应了叶逐风的要求,甚至,根本没有需要叶逐风付出任何代价!

    大殿的门再一次打开,一个身穿红裙的妖艳女子站在阶梯的旁边,年纪大约二十三四的摸样,美貌如花,身姿傲人,一身长裙仅仅是堪堪能够遮挡住她身体的重要部分,恰大好处的将她完美的身子勾勒到了极致。

    “跟我来!”

    和火辣的外表相反,红衣女子的话很少,神情也十分冷漠,自顾自的走在前面,将叶逐风带到一座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