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23章 一人,一生,一剑,一愿

    苍茫的古道上,一人缓缓而行。

    风吹梨花一地白,那道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似乎也沉醉在这片花海中,久久不能自拔!

    东海之滨,天下间,唯一西楚大秦都不敢染指的地方,在哪汹涌的波涛后,那座有着无数传说的仙岛上住着一位仙人!

    距离上一次蓬莱仙人现身已经整整过去了一百年,据说当年东海之滨有一条恶蛟,食人无数,兴风作浪可怕异常。

    后来,一位身穿道袍的道士从天而降,降服恶蛟,占据了东海之滨的一座海岛清修。

    从那之后,东海蓬莱岛,仙人这些词语就广泛的流传在中州。

    数百年间,曾经有过无数高手曾经想要探访蓬莱岛仙人的传说,可是,数百年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活着从蓬莱岛回来。

    此后的数十年间再也没有人敢去打扰蓬莱岛上的仙人。

    今日,东海之滨的望仙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其实,每天这里都会有很多慕名而来,仰望仙岛的江湖人士,当然也有去那条通往仙岛的石桥上瞻仰故人的武夫。

    数百年间,每每有战死在蓬莱岛的高手,他们随身的兵器总会在第二天一早被插在东海之滨的岸上,随着兵器越来越多,久而久之人们便在海边架起一座长桥,一是给那些无畏的挑战者一个安息的地方,二一个,也是用来彰显仙人无上的实力。

    时至今日,望仙城的繁华已经不亚于中州内陆的几个核心城市,毕竟,仙人,就是一块活招牌。

    和以往来到望仙城的人比较起来,这个老头实在是太寒碜了。

    虽然说,行走江湖的人并不都是大富大贵,随手就能扔出百八十两银子的阔气主,但是一般来到望仙城的人多少都会给自己弄一身像样点的行头,好歹也算是有点江湖游侠的气质不是。

    可是这个一步一步踏入城池的老头却是一身落魄,身上唯一看起来能值几个银子的狐裘也因为多年的穿洗显得苍白。

    酒楼里的店小二看着这个老头一步一步走进酒楼,还挑了视野最好靠窗子的座位坐下来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厌恶。

    这里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么?何况靠窗的位置都是留给有头有脸的人物的,你一个糟老头子坐在那里算是怎么回事。

    但是开门做生意的也没有往外赶客人的说法,尽管,这个客人看起来实在是不像能够多花些银子的主!

    “客官,这地方太吵了,要不咱们换个清净点的位置!”

    在望仙城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小二的嘴皮子还算灵巧,他绕了个圈子,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狐裘老头抬起头看了一眼年纪轻轻的小二摇了摇头。

    看到老头这个动作,小二一怔,随即有些不高兴,这样好言相劝你不听,非要我动手赶人么?

    小二的脑海里刚升起这个念头,却猛的看见桌子上多了一锭银子,阳光下晃得人眼睛生疼!

    顺着银子的来源看去,一个背负长弓的少年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身后,同行的还有六个身穿赤橙黄绿青蓝六色彩衣的人。

    这是什么情况!

    小二一下子被眼前的情形吓住了,这么拉风的场面,究竟是什么势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背负长弓的少年领着六个人已经一齐站在先前那个邋遢老头后面恭敬异常!

    “这张桌子,我们包下了!”

    “是是是,客官,您要点什么?”

    八面玲珑的小二一下子就看明白眼前的局势,感情,这个老人的来头不小呀!

    话锋一转,赶忙点头哈腰。

    “来一壶花间吧!”

    狐裘老头并没有转过看向楼外的眼睛,只是轻轻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好的,客官您看看是不是来几个本店的招牌菜,我们有——”

    小二还想问问老人要不要点别的,却被背负长弓的少年狠狠瞪了一眼,忙不迭的去拿酒了!

    “从镜湖到这,你们还想跟着我去蓬莱岛看看仙人!”

    很难得,一路风尘的狐裘老头转过看向窗外的眼睛,饶有兴致的说道。

    “呵呵!”背负长弓的少年赫挠头一笑说道:“老前辈您行走江湖不拘一格自然是不在乎这些琐碎的事情,可是静姑娘说了,现在的天下,不长眼睛的白痴多了一点,害怕打扰了前辈的兴致!”

    说话间,赫狠狠瞪了一眼端着酒过来的店小二,后者尴尬一笑,不敢多说话,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默默的将壶中的花间酒倒了两碗出来,一碗放在自己面前,一碗放在对面。

    狐裘老头凝视着酒碗后空空如也的座位笑道:“丫头,你我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便是邀请我喝酒,我却说花间这东西都是女儿家的玩意拒绝了,却不想,今日再想和你共醉却是没有了机会!”

    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自饮自酌,一壶酒很快就见底了,狐裘老头缓了缓手中最后一碗酒站起身来轻笑道:“丫头,你曾说过,这辈子只认识剑道第一人的元清扬,喜欢的也只有那个长剑出鞘傲视天下的元清扬,断了剑意不敢握剑的元清扬你不认识,呵呵,丫头,你且看我这一剑如何?”

    啪啦一声脆响,惊醒了周围还沉浸在狐裘老头喃喃自语中的众人,回头看去,已经喝下最后一碗酒的狐裘老头摔破酒碗傲然离开。

    天空中一声呼啸而来,黑色古剑凌空而至,剑神单手一招,脚踩古剑落在东海之滨长桥的尽头。

    这一刻,御剑而行的狐裘老头仿佛又回到刚刚踏入江湖的时候,青衫风流视天下高手为草芥!

    “中州元清扬拜岛,仙人可敢一战!”

    傲然站在里在数十年不曾有一人敢随便登临的桥头,随着剑神的声音落下,一道强横的剑气从身后呼啸而过,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冲向那座被云烟环绕的海岛。

    起初那道剑气虽然强横,却只是微微一缕,可是,到了海面上那道剑气已经变成了一丈粗细,等到临近海岛,长达的百丈的剑气将海绵掀开一条长长的裂痕,仿佛巨兽张开的血盆大口一样。

    然而,这强横的一剑没入海岛之后却变得无声无息了,可是,这并不妨碍整个望仙城的人踊跃的朝着海滨本来。

    开玩笑,一剑百丈宽的剑气,这还是人么。

    刚刚在酒楼里轻视过狐裘老头的店小二一屁股做到地上。

    乖乖,见过深藏不露的,没见过藏的这么神!

    距离狐裘老头身后十丈的距离已经沾满了人,纷纷谈论着这一剑如何,大抵都是不看好的,毕竟,这一剑声势虽然好大可是并没有什么效果的样子,东海蓬莱岛仙人,名不虚传!

    当然,也有猜测这狐裘老头身份的人,有的说是半人半仙的顾笙箫,也有人说是大秦剑圣。

    终于,不知道是谁突然喊出剑神元清扬三个字。

    一时间,人群之中沸腾开来。

    剑神元清扬!

    今时今日中州上只有一个剑神,那就是半人半仙的顾笙箫,可是,三十年前,那个傲视天下的剑道扛鼎人物的名字还是会有人记得。

    在场众人中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在认出傲立在海滨的人正是昔日剑神,不知道是谁突然扔下手中的兵器,竟然失声痛哭起来。

    当年,多少人仰慕那一袭青衫的风采学了剑,又有多少人因为那一袭青衫离开江湖而放弃了手中的剑。

    剑神,元清扬。

    这五个字在他们心中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是一个称号,而是一个时代,一个梦想。

    四十年时光,三十年流水!

    他们不曾想过,在自己已经步入中年的时候,那个寄托着梦想的名字会再一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