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21章 叶疏狂(1)

    “他还需要多久才能够醒过来!”

    顺着奇怪的空间中唯一的通道看去,叶逐风靠在一处莫名的森林中,沉沉的睡着!

    “你入魔之后第一次休眠用了多久!”

    黑影不答反问。

    女人看着叶逐风的目光泛着一层水雾显得异样迷离,久久她才叹息了一声回答道:“七年!”

    “你回去吧!三十年前我虽然救了你,去不得不得散去你身上的力量,你现在这样维持武神魔化的状态持续不了多久的!”

    “你也会关心人!”

    女人的语气冲充满了疑问和不屑!

    黑影摇摇头,伸出手触碰着眼前的金色文字,任凭上面的力量灼伤了手指,他却恍若不觉一样只是默默的凝视,良久才说道:“始终,你们都是我和慕容翎的孩子,就算再也没有机会回去,我也不希望你们因为我而死,用你们的话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我已经经历了太多!”

    “是么?”

    女人冷冷一笑,还想要嘲讽几句,可是,第一次,她看到那个应该算是自己祖先的强者身上透着一抹凄凉,正如他说的,长生有什么好的,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却无能为力,那种心痛,如何用言语来表达!

    “我走了!”

    良久,女人终于开口,她本想着用最冰冷的言语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愤恨,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只是一句不咸不淡的告别。

    其实,在她的心地,她很清楚,眼前这个应该称作祖先的人,活的才是最辛苦的。

    被最爱的人夺走了能力,被最爱的人锁在这片空间,日复一日的看着宿命降临在自己后代的身上却无能为力,其实,大家都身在局中,谁又能说是谁的错呢?

    目送女人离开,黑影拖着身边的金色文字缓缓坐下,这是一场跨越八百年的赌局,谁输谁赢早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是需要做一个见证者,她赢了,自己会死,不过,背负在他们孩子身上的宿命会被解开。她输了,他还是会死,只不过,会拉着中州和他一起陪葬。

    一如当年她立下的誓言。

    不能救你,我就毁了这个世界。

    生命仿佛是一个轮回,谁也不会想到,当时的一个玩笑会不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成为现实!

    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走上这条路的,数百年的时光他忘却了太多的事情,却惟独这一件事情,他无论如何忘不了。

    那个时候天下战乱不休,大秦,是中州上强大的帝国之一。

    那一年,他刚刚度过十八岁的生日,是在厮杀中度过的。

    伴随着暮色,一队商人缓缓在官道上前行,领头的是商队的骑士,一批中州罕见的白色纯种大宛马加上骑士高大的身躯在夜幕中显得分外显眼。整个商队不过四十人,却压着五十两大车,五十匹黄骠马吃力的拉着沉重的车厢,在雨后的泥泞上压出一道道深深地车辙。

    商队的最后跟着一辆马车,车厢上的大旗已经破损不堪,上面的笔力苍劲的李字已经有些模糊了。

    领头的骑士按了按缰绳,身下的大宛马重重打了个响鼻,不耐烦的吐着气异常的烦躁。

    骑士叹了口气,从梁河出来已经半个月了,拖着这一堆东西怎么都走不快,但是这马车里的东西却比命还重要。三百亲兵已经只剩下四十人了,原本自己这个小队的队长却成了剩下侍卫的侍卫长。若是平时恐怕他早就兴奋的不能自己喝酒庆祝了,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剩下满嘴苦涩!

    希望他们不会再追来了,年轻的侍卫队长在马上如是想到,*的这匹马是原来的侍卫队长的。不由得,老队长的音容笑貌又出现在眼前,那个年过六十的小老头,本来他老人家已经到了退伍的年纪,按照他的功勋,在将军府里某一件差事颐养天年还是很容易的。

    本来这一次保护公子北上是没有他的名字的,可是这位老管家却说什么也非要跟着公子北上想来他是早就想好了要拿命陪着公子吧!也许他是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命救公子一次吧!

    年轻的侍卫队长信手拉住了缰绳,周围的环境虽然不适合休息,可是,看着人困马乏的车队他还是挥手示意车队休息。尽管他也心急,想要尽快回到秦国境内,把公子交给他的东西送回去,可是,终究还是不能一步登天呀!

    习惯的,他伸手捞出身边的酒囊,可是晃了晃,酒囊里没有酒了,是呀!老侍卫长死的时候酒都给他喝了,莫名的一股惆怅涌上心头。

    还记得那天公子郑重的将身边的三百亲卫军集合起来,将那五十两大车的东西亲手交到老侍卫长手里。

    “你们可以死,但是这些东西一定要给我送回秦国!”

    一向和善的公子从来不允许身边的人轻言死字,他常说,每个人的性命都是珍贵的,它不单单属于你自己,或者属于谁。所以,无论什么时候,谁也不能轻易决定任何一个人的性命。

    可是这一次,他却说出了这样的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沉甸甸的。

    终于三百侍卫出发了,他们的使命本来是保护公子的,可是,现在他们保护的人变成了一堆沉沉的箱子。没有人打开过箱子,因为公子的命令是将这些东西送回秦国之后才能打开,如果不能送回秦国,就把它们都烧掉。

    从梁河出来的第三天,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在天空响起,每个人都抬起头,然后看饱了这一生最难忘的一幕,梁河的上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然后数百道闪电接连不断的轰击在地面。整整三天,他们又走了三天,那些闪电没有停。

    老侍卫长泪眼朦胧的朝着北边拜了拜。

    他说那个叫做天雷诛妖阵,是当年抚远大将军留下梁河城里面的,如果有一天守不住梁河城了就启动它,然后方圆十里就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敌我不分,寸草不生。直到阵法不能再从周围吸收灵力为止。

    不过,这个阵法也有限制,那就是每次启动都需要百人的鲜血作为祭品。

    公子,怕是就留下来做了这阵法的祭品!

    那一天,所有的侍卫都含着眼泪。

    是为了公子,为了那些死在梁河城里的同胞。每个人都暗暗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杀回来,这样的失败太屈辱了。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只是灾难的开始而已。

    第七天,他们发现了一些散落的妖族,修为不高,似乎在寻找什么。老侍卫长明智的选择了躲避,果然,没走多远他们又发现了相似的几队妖族士兵。

    事情变得蹊跷起来。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