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19章 天下第十

    “咔嚓!”

    一声脆响炸响在耳边,叶逐风本能的激起剑气护住周身,左肩处血光突显,一道细长的口子在白衣上显得分外刺眼。

    皱了皱眉头,叶逐风的心中越来越冷。

    果然不愧是天下第十,单是这一手看不见的攻击就足够秒杀一片江湖武夫,任你境界多高看不到对手的攻击都和死人无异。

    幽冥鬼爪专门斩人气运生机,在加上严枭首这什么规模的攻击手段,自己应该如何!

    默默的心中思考着对策,叶逐风一动不动,然而,严枭首却不准备给他这样的机会!

    右手依旧是拨弦的动作,一瞬间,杀意涌现,可是一如刚才,不见杀招!

    叶逐风微微眯起眼睛,陡然扯下身上的长袍,单臂回旋,长袍撑开挡他的身前。

    滋啦一声,白色的长袍很轻松的被五道若有若无的光芒撕开,瞬间分辨出轨迹的叶逐风身形一纵,脚尖点在小巷的墙壁上,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堪堪躲过攻击!

    十步!

    严枭首的眼神中杀意凛然,双手交差在胸前,十道黑红真气宛然而上,足足扩展到三尺有余,宛若十柄长在手上的利剑,泛着冷冷的血光。

    “喝!”

    猛的踏出一步,严枭首双手如同日月教会,手上真气流水惊涛一样挥洒而出,激射像叶逐风。

    似刀似剑,如枪如戟!

    快比奔雷,势若惊鸿!

    夹杂着摧枯拉朽的气势,覆盖了眼前叶逐风能够立足的所有地方。

    狭窄的小巷如何经得起这样的肆虐,真气所过之处,断壁残垣比比皆是。

    雷霆一击转眼便到眼前,叶逐风身形暴退,魅影全力施为红莲在手,数百道剑气挥洒而出,以自身为旋涡,借助天地灵力如同巨石洛水,激起惊涛层层,凝聚着天地灵力的波澜带着剑气迎上严枭首的攻击。

    叶逐风退得快,严枭首跟进的也不慢!

    先前的试探,严枭首明白,眼前这个少年不论是经验还是应变能力都不逊色于自己。

    此刻,他唯一的优势便是比叶逐风多活了五十几年,多修炼了五十多年!

    这种完全不计较力量消耗的战斗是叶逐风最不愿意经历的,这样的战斗自己完全处于下风,可是却毫无办法!

    严枭首根本就不给他反击的机会,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接踵而至,对耗下来,叶逐风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一进一退之间,两个人早已经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

    片刻间,两个人交手一百多招,叶逐风都是处在下风。

    繁华的荆州城在城主的命令下驱散了周围的百姓,完全给两个人留出一片尽力施展的空间。

    可以说,严枭首和叶逐风这一战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交替!

    中州天榜第十,最擅长宗师杀皇级,*退剑神顾笙箫,深居皇宫三十载,严枭首说自己是中州最强的宗师不会有人反对!

    昔日吟霜阁少主,辗转六千里厮杀,蛰伏三年,所学所修尽是当世绝学,叶逐风可以说是现如今中州最顶尖的年轻高手中的佼佼者!

    境界不等同与实力,如同天榜第十的严枭首扬言说方言天下自己圣人以下无敌的自信一样,中州年轻一辈的武者,除了生而圣人的长生谁能稳稳压住他一头之外,他何曾将任何人放在眼中!

    “三世轮回!”

    自知退无可退的叶逐风终于下定决心反戈一击。

    百忙之中得出一刻空闲,叶逐风单手一挥,重剑无锋破空而来,直取严枭首的背后,这样的攻击自然不能将严枭首如何,可是,却能够让他分神挡下身后飞来的无锋,给叶逐风一丝反击的时间!

    手中红莲随着叶逐风的身形微微颤抖,薄如蝉翼柔软的剑身微微弯曲,仿佛狂风中的竹子等待风停云歇的那一刻!

    三朵耀眼的莲花在叶逐风的身边绽开,白色过往,青色今生,红色来世!

    融汇了母亲留下的两套剑法和慕容翎所授感觉,这是叶逐风三年来悟出的最强一招!

    回首往事一幕幕,对的错的,爱的恨的!

    三年前临死的那一刹那叶逐风想到了太多太多!

    十年门前老病死,一指弹去古今来!

    人生无常,谁能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到来。

    做想做的事情,那天过后,叶逐风终于肯低头停下来看一看身边的一切。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眼,可是那段昏迷的日子却好像经过了一万年一样,获得重生的叶逐风终于真正的,迈入宗师境界,打开宗师通往天道的那扇大门!

    何为宗师,境界,实力。

    不能继承先人学说算什么宗师!

    不能为后来者开山破石走出一条道路算什么宗师。

    一味的刻意去模仿别人,前辈说的就是对的,前辈说的就是好的,历史上遗留下的秘籍就是神奇的,这样的人,就算是实力通天也算不得宗师。

    为何白穹空活百年却不能入天榜,为何百年来唯有元清扬能够将中州剑道拔高了一层有一层,为何传承千载的昆仑之上高手辈出,却只有尘嚣这个离开昆仑的昆仑弟子能够成为剑圣。

    三教之中在很多地方都是共同的。

    佛家走遍天下普度众生。

    道家仗剑万里除魔斩妖。

    儒家授业讲学以开灵智!

    脚下的路,都是先辈们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可是如今的中州,三教众人尚且固步自封不肯出世,只求天道,何论其他武夫!

    究竟什么是天道,究竟如何能够证得长生。

    是摒弃一切凡尘俗世斩断尘缘么?

    如果是,叶逐风宁可此生不知天道!

    他做不到,他不能看着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一个一个离开却袖手旁观,不能割舍对于妹妹的关心和爱护,不能忘记母亲战死洛水的决绝,不能忘记父亲不教胡马度易水的誓言!

    八岁,他读兵书是为了继承父亲的志向,做一个保家卫国的好男儿!

    十五岁,他加入吟霜阁是为了学本事跟母亲报仇。

    十八岁,他学习阴谋阳谋是要保护那些将性命交付到他手中的属下。

    如今,他弃刀用剑是要完成自己的梦想,从头到尾,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守护他身后那些来之不易的感情。

    哪怕是杀戮无数,浑身染血。

    哪怕是背负着无数骂名他也要这样做。

    如果这样做会离天道越来越远,那么就入魔好了。

    就算是深埋在九幽地狱,叶逐风的双手,也会牢牢扼住命运的咽喉,没有人,能够伤害他要守护的一切!

    本来,象征着无上崇高的三生莲花慢慢变成了血红色,随之变成血红的还有叶逐风的双眸。

    身边三朵莲花变成血红色的一刹那,叶逐风的身边开始变得扭曲起来,无数只有叶逐风看得见的画面涌来,那是他的前世和未来。

    六道轮回生生不息,因果报应,往复不止!

    强行撕开天道的缝隙,借助母亲剑仙的感悟,叶逐风最强的一剑不是杀人的,而是杀死自己的。

    红莲落下,叶逐风身边那些诡异的画面消失不见。

    前尘消散,来世云烟。

    这一剑,彻底断绝了叶逐风如天道的可能性!

    脱离苦海,不如轮回可以成仙。

    断绝生机永远在因果中不得而出的是什么,不是妖魔,便是厉鬼!

    叶逐风不管以后会如何,他要的,只有这一世能够守护住自己要守护的一切,哪怕是灵魂要受尽永无止境的煎熬!

    天空中,乌云密布,宛若一条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