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18章 宗师对宗师

    “就来了你一个人么?”

    叶逐风收好红莲,背负无锋,昂首站在长街当中,自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尽管对面只有两个人,可是,这其中却赫然包括了中州武道上赫赫有名,昔日大秦皇宫之内第一高手,最擅长宗师杀皇级的天榜第十名严枭首,一气破百甲,这是中州天榜上榜的最低标准。

    昔日江南道第一高手白老爷子自负不逊色于天榜末尾的几个人,可是,那是按照这个最低标准来算的,也是按照旧日的天榜来算的。

    能够在皇宫之内成为秦帝的贴身宦官,曾经挡下过西楚顾笙箫南来一剑的人,实力无论如何都要比表面上来的高!

    关于那一战江湖上众说纷纭,很多人都不相信,当日顾笙箫入皇宫是被严枭首挡下来的,毕竟,宫里面还有一位大秦剑圣。

    只不过,叶逐风知道,顾笙箫那一剑是被眼前这个躲在黑袍中的老太监一手挡下的,毕竟,出自顾笙箫口中的话做不的假!

    尽管那一站并没有让严枭首名扬天下,可是,对于眼前的人,叶逐风自然是忌惮万分!

    看到严枭首,叶逐风就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个人,也是个老太监。

    当日在龙城中逃走的前赵国王公公,能从长生手下离开,王公公的实力非同一般。

    而且,和严枭首一样,王公公也擅长越境杀人,只是,比起严枭首的宗师杀皇级,王公公的王者杀皇级就有些逊色了。

    这个世界上一般能够练成最高深,最玄妙功法的人多半都是太监。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看到的这句话,反正叶逐风,是觉得很有道理,比起和尚道士,太监才真正的是最接近无欲无求的天道吧!

    如果此刻严枭首知道叶逐风的脑子里想着的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定会直接上去掐死他,可惜,他不知道,反倒是被叶逐风嘴角那么若有若无的笑意弄得很是迟疑!

    刚刚叶逐风宛若魔神的样子他是看在眼中的,以他的眼光自然不会看不出叶逐风此刻身体内没有丝毫真气的运转,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可是,这才是诡异的地方。

    抛开那些个御剑的手段不说,单是那柄黑色巨剑的重量就不会少于一百斤,叶逐风这种体魄的人没有功利维系,如何能够轻描淡写的将巨剑背负在身后。

    何况,叶逐风一人虐杀百骑的那些个手段,早已经过了先天高手登堂入室的门槛,就是这些似似而非的东西聚集在一起,严枭首这个老江湖偏偏弄不清楚叶逐风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这倒不是严枭首害怕,只是小心谨慎而已,先前在正气园,严枭首是亲眼见到叶逐风被先后两剑贯穿心脉,绝没有生还的道理,退一万步讲,叶逐风这样的人,吃过了一次亏,还会那么容易上当么!

    本来,他接到叶逐风来荆州的消息就是将信将疑,毕竟叶逐风也不杀,可是不曾想到,叶逐风还真就是这样大摇大摆的在西楚横行,在才有了刚才百余名骑兵试探的戏码!

    只是,这次的试探过后,严枭首反倒是更加分不清楚叶逐风的实力了!

    “你退下吧!”

    严枭首恢复了自己本来的声音,摘下头顶的兜帽,随手将一身黑袍仍在地上,露出了大秦帝国内侍太监的统一服饰!

    另一名黑袍人闻言忙不迭的离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一个无名小卒,狐假虎威还可以,眼前这位公子,那抬手灭掉百骑的本事他可是不敢有丝毫一战的想法!

    “是我记错了么?严公公好像已经不是大秦的人了!”

    “是与不是,轮不到你来评说!”

    严枭首花白的眉毛一挑,双手伫立在胸腔,十指上,暗红的血色流转,凝聚成十道凌厉的气刃!

    “幽冥鬼爪!”

    看到眼前的景象,叶逐风的心中一冷,自己事情自己清楚,跟高梦飞所说的以一己之力流转天地气机杀人自然是不假,可是叶逐风也没有完全说实话,这套和道家似似而非的无上天道实际上是以叶逐风自己消耗自身气运最为代价的,和当年剑胎诅咒实际上是异曲同工,只不过,换做如今已经迈入先天的叶逐风自己用来更加得心应手,消耗也不会那么大,但是,不能久战。

    如果没有记错的,当年幽冥鬼仆最擅长用鬼爪断人气运,不得不说,看到严枭首这般动作,叶逐风的心情自然是不好的!

    “这么说来,当日在冀州行刺我的人是你派来的!”

    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叶逐风很快就想通了很多想不通的事情。

    当日冀州一行,驿站的那场截杀来的匪夷所思,去的也让人不解,如果说那人是严枭首派来的,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了!

    “心思如此活络,这么久的事情我都忘了,你却还记得!”

    严枭首兵没有否认自己用的正是已经失传了的幽冥鬼找,反倒是称赞了叶逐风一句,并不着急动手。

    天榜第十,自然有着他的自信。

    当年他们师兄弟三人联手创出这套举世无敌的功夫,却在最后有了分歧,大师兄一心要在江湖上创下名头,自己一心想着报仇,老三,却不知为何,走了和自己一样的路子,说到底还是天意弄人!

    “是么?”叶逐风的眼睛微微眯着,嘴角虽然还带着笑容,可是眉宇间的杀意却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他冷冷的说道:“我这个人比较记仇,不光记得三年前的事情,还记得十一年前洛水江畔的那个夜晚!”

    “哈哈!”严枭首仰天大笑一声,他自然记得十一年前发生过什么,当日,围攻白衣剑仙的人就是以他为首,最后若不是剑圣插手,叶逐风早就死在十一年前那里轮得到陷入他破坏殿下的计划,他们之间的恩怨,追溯起来太久了!

    冷笑一声,严枭首傲然道:“我可不是什么三教中人,也不相信什么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说法,只知道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德妃娘娘对我有一饭之恩,就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要完成她的心愿,今日,前仇旧恨一起清算了吧!”

    “德妃娘娘死的时候,你不在她身边吧!”

    微微后撤半步,叶逐风看似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可是这句话听在严枭首的耳朵里却如同惊雷乍起,这是他此生最为愧疚的一件事情。

    一声轻喝,被叶逐风挑起怒吼的严枭首率先出招。

    一直盯着严枭首的叶逐风猛的后撤七步,背负在身后的无锋突然诡异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当当当!

    三生珠落玉盘的清脆响声传入耳中,躲在无锋后面的叶逐风感到手臂一阵发麻!

    “王者,还是皇级!”

    另一边,严枭首终于问出这个他疑惑了很久的问题,刚才叶逐风避开自己无形气刃的时候分明没有感到他的气机有任何变动,这种料敌先机的感应,莫不是叶逐风转了性子,这三年苦修三教法门!不,应该不是!虽然心底明知道叶逐风不是那种,可是,他却解释不了,为何叶逐风能够身上毫无真气流转躲开自己的一击!

    “和你一样,宗师!”

    叶逐风冷笑着回答了这个问题,同时重剑一会,同样是三道剑气挥洒而出。

    礼尚往来,你严枭首三道气刃试探,我便是三道剑气回击!

    冷笑一声,严枭首虽然对于叶逐风给出的答案有些疑惑,可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慢上分毫!

    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叶逐风的三道剑气临近严枭首的身边时仿佛被什么东西轻轻一拨,弹到了不知名何处!

    拉开了十步的距离,两个人都没有动。

    这番争锋相对的试探到此算是一个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