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17章 武神一族

    “你醒了!”

    耳边朦朦胧胧的传来一个声音,清晰,高昂,那样的熟悉,却有听不出究竟是谁!

    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叶逐风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

    “别动,你还没有完全活过来,好好休息吧!”

    还是那个朦胧的声音,叶逐风想要睁开眼睛去看清楚,然而,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你到底是谁!”

    “我?呵呵,我早就已经没有名字了,你只要知道,我救了你就可以!”

    “救我,为什么?”

    “因为你合适呀!不要说话了,早晚你会知道的!”

    随着那个朦胧的声音退去,叶逐风的神智再一次变得模糊起来!

    百花谷,一个江湖上的高手敬畏如东海蓬莱岛,西北大雪山的地方。

    药医必死病!

    花香环绕的入口处,那块饱经风霜的石碑上宛若惊鸿的五个大字着实这里的霸气与自信!

    这天下间,百花谷医仙说治不了的病,那么除了等死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陈倾月在这里已经超过十年了。

    尽管她知道自己是西凉王的长女,可是,对于那个身份,她并没有多少理解,百花谷的生活她感觉很好,无忧无虑,宁静淡泊!

    姑姑这个人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对自己还是很好的。

    不知道为什么,百花谷的医仙让自己称呼她姑姑,至于姑姑到底有多大年纪,陈倾月也不知道,只是她看得出来,姑姑那张藏在面纱之下的容颜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

    至于原因,陈倾月也是知道。

    百花谷中有一种神奇的花,叫做韶华!

    师傅说,这种话长成之后一个时辰就会枯萎,必须要在一个时辰之内服用,吃下去的人可以永驻容颜,哪怕是重伤濒死也能够恢复元气!

    窗外树叶婆娑,竹影环绕,陈倾月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韶华什么时候会开,姑姑明天会考验自己什么功课,还有远在西凉的父亲。

    这不年初的时候,父亲派人送来了许许多多的好东西,说是想让自己回家一趟,自己问姑姑回不回去,姑姑说看自己的意思,到底回不回去呢?

    莫名的,陈倾月的脑子里闪过他的摸样。

    比起小时候,他变得好看多了,就是那张嘴和以前一样,让人讨厌。

    想起他在百花谷养时调戏自己的话,陈倾月的手一抖,笔尖落下的墨水将药方弄脏了,陈倾月懊恼的将药方团作一团,丢到一边,嘴里愤愤不平的说着叶逐风的不是一边将药方重新抄写一遍。

    好不容弄好了一切,陈倾月踮着脚来到姑姑的房间,恭恭敬敬的汇报今天病人的情况,字斟句酌,小心翼翼!

    端坐在窗前的医仙似乎心不在焉,她的目光凝视着窗外随风荡漾的柳枝,如痴如梦!

    “多加一钱血藤吧!”

    陈倾月愣了愣,随即明白姑姑说的是那个受了内伤咳血不止的老钱。

    老钱是前几日送来的兵刃,受了极重的内伤,姑姑虽然出手救了他一名,不过咳血的毛病却是没有管,按照姑姑的话说,她只救一定会死的人!

    那个姓钱的老者倒也大方,没有再继续求师傅,而是找到了她!

    实话说,陈倾月这些年跟着姑姑研习医术,上风什么的倒是治疗过,可是这江湖拼斗受的内伤却没经过手,有过的经验还都是姑姑让她抓药的时候她默记下的方子!

    挨不过老钱的哀求,陈倾月无奈的开了一张方子给他,接连几天,老钱的毛病是有些缓解,可是并没有去根,要知道,一个混迹江湖的人,若是有这个咳血的毛病这一辈子算是废了。

    所以今天,陈倾月都着胆子将这张药方夹杂在姑姑其他的药房里面,想着姑姑会指点一二。

    听到姑姑的话,陈倾月的心里已经,血藤是具有凝血的功效,她开出的剂量已经够大了,要是再加上一钱怕是!

    想到这里她壮着胆子低声说道:“姑姑,再加上一钱,怕是有些重了!”

    “哼!”

    背对着陈倾月的姑姑冷哼一声,吓得陈倾月再也不敢说话了,沉默了半晌姑姑才又开口道:“这些年你的医术已经足够了,缺少的就是一些实践的经验,少了一些自己的主见,我教了你十年的道理,却比不上他十天跟你说的话,罢了罢了。姓钱的修炼的是功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咳血的毛病在于心肺受损,你的方子是按照普通人的剂量开的,却忽略了他是一个武者,止住血,调理心肺就可以了!”

    闻言,陈倾月的身子微微一颤,她轻声叫了一声“姑姑!”

    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反倒是姑姑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盯着窗外的柳枝看了很久,百花谷医仙忽然伸出自己的手臂,凝视着自己白皙的双臂呢喃道:“十年,我以为十年的时光足够让你不必步我的后尘,可惜了!”

    行走在荆州城内,这座隶属于西楚的边塞重镇很是繁华,甚至于不弱于洛水对岸的金陵。

    “公子,买一朵花吧!”

    随着人流向前走着的叶逐风忽然被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拉住一角。

    愕然回头,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孩子挎着一蓝颜色各异的牡丹花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好呀!”

    叶逐风伸手在女孩子的花篮里面拿了一朵紫色的牡丹,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到女孩子的手里。

    看到手里面的银子,女孩子微微一怔,随即羞涩的一边将银子退还给叶逐风,一边说道:“公子,我没有钱找给你!”

    “那就不要找了,再说,紫色的牡丹花本就不多见,何况这株话还是从花王的分支上接出来的,想来你培养出这花也费了不少心思!”

    听到叶逐风的话,小女孩羞涩的一笑,终于,有人看到她的努力与付出,可是,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叶逐风的身影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卖花女孩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叶逐风自然没有放在心上,随手买下这朵花也只是抱着随意的态度而已,至于看得出这株花的来历,更多的还是托了看书很多的福!

    古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现在的叶逐风说是虎落平阳也不为过,只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总归有一些是例外的!

    没等叶逐风走到长街的尽头,一声啸响,百余骑蜂拥而至!

    这样浩大的声势很快就长街上的百姓吓得一哄而散。

    现如今中州三方势力中,西北草原的骑军最为神勇,大秦中唯有西凉军中能与之抗衡,至于西楚,就更是弱了一分!

    不过,怔怔一百名骑兵攻击一个人,还是在来拉开距离的情况下,就算是宗师,叶逐风也凶多吉少!

    百余名骑兵在叶逐风身前十丈左右停下整队,叶逐风就那样站着,斜斜的仿佛倚着身边和煦的威风,如梦似幻!

    “就是他!”

    “是他!”

    不远的小巷中,两个躲在黑袍中的人低声私语,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低沉,不过听得出其中有一个的声音是刻意装出来的。

    “先生放心,不过是一个宗师而已,荆州的飞云骑军足够对付了!”

    “放屁!”

    声音古怪的黑袍人冷眼盯着叶逐风喃喃说道:“这一百人怕是对付不了他,这一路走来,主子手下已经十三个人死在他手上,比起当年离开的时候,此子的本事进步的有些匪夷所思,这些飞云骑军就当做是试探一下吧!要是他身边没有后援,就是拼着我出手,说什么也要留下他来!”

    听到这话,另一个黑人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心中却暗自惊骇,身边这人是什么来头他自然清楚,这天下,能让他出手的人不多,眼前这个少年究竟是什么来路,能让这人和他身后的主子这么忌惮!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