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11章 风雨金陵(3)

    被叶逐风这抹微笑看的发麻的燕殇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刀,相反,他用更加快的速度想要前先一步割断叶逐风的喉咙。

    只是,他再快,也比不过身后呼啸而来的掌风更加快。

    一掌落下,燕殇在最后关头扭开了身子,原本拍向他后心的一掌微微偏了一点,打碎了他左肩的骨头。

    忍住剧痛,燕殇的刀几乎已经压在叶逐风的脖子上,只要在有一点点时间,他就可以拼死叶逐风。

    只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下去。

    原本死死握住他手腕的叶逐风突然将手松开,身形诡异的一分为二,从左右两边攻向燕殇。

    无疑,这套诡异的魅影身法是叶逐风最喜欢的功法,不得不感叹故人思想的奇妙,竟然能够发明出这样神鬼莫测的身法。

    魅影的实质是脱胎自道家一气化三清之法,是一门大神通,按照叶逐风的观察,如果将这门功夫修炼到极致说不定真的能够将本体一份为三,不过,叶逐风倒是不指望自己这辈子能有这个成就。

    现在这样也不错,虽然幻化出来的分身最多只有七个,而且只能够勉强行动,存在的时间也很短,但是配合叶逐风的诡异战法已经足够应付局面。

    两道夹击燕殇的身形只有左边的拥有实质性的伤害,可是燕殇却并不知道这些。

    乍一看叶逐风身形一分为二,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在他的认知中,能够这样幻化分身的功夫只有道家传说中的超然神通一气化三清,叶逐风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实力,可是,眼前的事情又怎样解释呢?

    人天上就会对于未知事物产生恐惧。

    燕殇也不例外,正是这片刻的迟疑让叶逐风抓住了空隙。

    作为一个合格的杀手,叶逐风决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逆袭而上的叶逐风双掌频频挥动,凌厉的掌风和弯刀泛起的冷辉在晨雾中显得异常耀眼。

    百忙之中,燕殇回过头想要看看是谁偷袭了自己,只是不回头还好,这一回头却正好迎上身后一道花白的身影朝自己的身上撞来。

    偷袭燕殇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跟在叶逐风身后的柳儿,或者说,是月舞易容而成的柳儿。

    堪堪躲过月舞的攻击,燕殇不再恋战,手中弯刀频频挥出,找了个空隙抽身而退,和叶逐风月舞两个人对峙。

    虽然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燕殇大概也能捉摸出一个经过,从那间小院出来之后,月舞应该就和柳儿互换了身份,这一路故意选择空旷的地方行走就是为了吸人出手,不过,叶逐风的目的应该不是自己,这算是误打误撞么?

    燕殇心底苦笑一声,今日想要留下叶逐风是没有希望了,这次来金陵他并没有带太多的人手,毕竟他的中心还是放在围捕高云梦那群人身上。

    “公子,是月舞没用!”

    此刻的月舞已经卸掉了脸上的伪装,露出原本自己清丽的面容,容貌并不出众的月舞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让人不敢侵犯的气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仿佛是木偶一样,有板有眼!

    “不怪你,是有人误打误撞破坏了计划而已!”

    叶逐风伸手摸了摸站在一边月舞的脑袋,丝毫没有把对面的燕殇放在眼中,吟霜阁中,月舞是他最为信任倚重的人,可以说,如果吟霜阁当中有谁能够让叶逐风毫无防备的站在身后,月舞是唯一个人。月舞加入吟霜阁的时间比起叶逐风晚了一年,不过,所经历的和叶逐风相差无几,同伴残杀,在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或多或少有些变态,如同叶逐风喜怒无常的性格一样。月舞的感情线变得单调异常。

    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当她相信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得异常忠诚。

    很幸运,叶逐风获得了她的信任,五载流亡,月舞就是叶逐风背后的影子。

    神秘的易容术,不输给叶逐风的谋划和天赋,她是唯一一个能够和叶逐风共享所有秘密的人,或许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很多吟霜阁的行动都是月舞代替叶逐风谋划的,一个人的经历无论如何都是有限制的,叶逐风也不例外,他之所以能够在任何时候都掌握吟霜阁的一切多亏了月舞在背后无声无息的帮助。

    “看来,今天你是死不了了!”

    终于,燕殇缓缓抬起头,盯着叶逐风的目光泛着毫不掩饰的仇恨。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本来为了三皇子准备的计划却没有想到用在你身上了,可惜了,大计小用!”

    几乎在同一时间,燕殇埋伏的人马出现在他的背后,警惕的注视着叶逐风的后。

    同样,一群身穿紫衣的吟霜阁护卫出现在街头,默默的和燕殇的人马遥相对视。

    挥了挥手,叶逐风示意紫衣护卫散去,这个时候不适合这样大规模的开战,他如此大张旗鼓的出现在金陵为的是引诱三皇子先下手为强找机会杀了三皇子,纵然不能,也要拔起三皇子的左膀右臂。只可惜,今夜谋划被燕殇无意中撞破,一番苦心化作云烟飘散。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叶逐风,咱们后会有期!”

    分析过了眼前的利弊,燕殇果断的选择撤退,继续僵持下去也没有了意义,随着他昂首阔步的离开,他的手下也随着他一同消失,留下叶逐风和月舞站在泛着金色的晨曦中伫立。

    “过来!”

    叶逐风将月舞揽过来,解开自己的长袍披在她身上,为了化装成柳儿,月舞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纱衣。

    对于这样亲密的举动,月舞没有任何反应,任由叶逐风施为,如果他想的话,在这里做一些更亲密的事情她也不会反抗的。

    在月舞的心里,从眼前这个和自己一般年纪的人替自己当下了那致命的一刀以后,自己就彻底属于他了。

    或许,叶逐风不是唯一一个救过月舞的人,可是,叶逐风是为一个救了自己还能够让自己心悦诚服的人。

    因为他足够强大,这个世界在月舞的眼中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或许,当叶逐风不再是强者的时候,就是她离开的时候。

    月舞这样的人所需要的只是很简单的价值而已,一个被需要,存在的价值。

    “走吧!”

    轻轻将月舞的头发摆弄好,叶逐风朝着出城的方向走去,月舞跟着他的身后,一言不发,暗中,十九名紫衣护卫默默更随。

    这就是此刻叶逐风身边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一群不论是忠诚还是能力都很出众的人。

    城外的一个小村庄,一夜没有合过眼睛的叶逐风靠在椅子上,闭目沉思。

    按照昨夜的经历已经可以确定三皇子就在柳儿旁边的那个小院里面,只是,已经打草惊蛇,在接近他就有些困难了,眼看和秦皇后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如果让秦皇后的人出手恐怕金陵少不了异常血雨腥风,最主要的是,那样一来,秦帝志在必得那份诏书就会不知道去到那里,叶逐风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叶公子!”

    一身呼唤将叶逐风的思绪拉了回来,睁开眼睛,换了一身衣服的柳儿笑盈盈的端着一个托盘过来,轻轻放到叶逐风身旁的桌子上,几样糕点和一杯热茶。

    对于柳儿来说这一晚上的经历比其她二十多年的经历还要来的精彩,至少,眼前这个俊朗的少年公子绝对不是普通人。

    “你做的!”

    和燕殇大战一场,叶逐风也有些饿了,他随手拿起一块糕点放在嘴里,顿时感觉到一股清新的感觉,也不知道糕点里面放了什么,真的很好吃。

    “是我做的,这里没有什么太多的食材,随便做了些东西,谢谢叶公子的救命之恩!”

    浅浅一笑,柳儿的脸颊上露出两个酒窝,叶逐风微微一怔,昨夜天色很暗,而且自己的心思又在别的地方,虽然有过一番云雨却不曾真正注意过柳儿的容貌,在阳光下一看,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