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10章 风雨金陵(2)

    临近子时,饶是热闹如金陵也渐渐冷清了下来。

    街头,俊秀的年轻公子大步向前,似乎很着急的摸样,而他的身后,柳儿披着一件外衣,春光外泄紧跟在他的身后。

    “你到底是什么人?”

    终于,柳儿忍不住发问,绣眉微皱。

    “我,呵呵,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了!”

    放缓了脚步,叶逐风回过头来,说了一句让人匪夷所思的话,随后,他的眉头轻轻挑了起来,不悦的看向前面。

    柳儿一惊,她似乎以为自己的话惹怒了叶逐风。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叶逐风不善的目光不是朝着她的,而是她的身后。

    不明所以的柳儿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的身后空无一人,她不由得在此转身,可是,更加诡异的是,自己的身前也没有了叶逐风的踪影。

    而这时,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声从头顶划过,柳儿愕然抬头,自己的头顶,一白一蓝两道身影刹那之间交错开来,互换了位置。

    轻轻落地,白衣少年自然是叶逐风,他依旧背对着柳儿和身后的另一个人,一动不动。

    另一边,蓝袍人则带着爽朗的笑声回过头来,不由得,柳儿眼前一亮。

    男生女相的人是不多见的,而此刻,自己却能够亲眼见到两个,并且和其中一个有过不同寻常的关系。

    蓝袍人叶逐风一样,都是男生女相,只不过,蓝袍人的容貌只是偏向女性而已,尤其是皮肤,白皙的异常,但是,不至于像叶逐风一样,会被人误认为是女子。

    至少,从外表看起来,身材高大的燕殇比起瘦弱的叶逐风要爷们很多。

    “多日不见,叶公子进步飞速呀!”

    “比起燕公子差的远呢?”

    终于,叶逐风转过身子,死死的盯着蓝袍人的左手,好快的一刀!

    叶逐风也算是半个用刀的行家,刚才两个人在半空中刹那间互换了三招,自己还是多多少少吃了一些亏,毕竟,没有武器。

    “燕殇能否有幸请叶公子喝杯酒!”

    蓝袍人不理会叶逐风不冷不热的态度,优雅的问道。

    “话不投机!”

    丝毫不留情面的直接拒绝,叶逐风现在真的没有心思和燕殇喝酒,更加没有兴趣和他玩勾心斗角的文字游戏!

    他是不喜欢燕殇这个人的,用他的话来说,燕殇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当初七夕求自己救他叶逐风就不是很情愿,可是说到底,叶逐风还是觉得自己亏钱了七夕太多。

    那天晚上的事情,自己是趁人之危,更何况,七夕还救过自己一次,这个人情无论如何也要还。

    “这样哦,那我就不强求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既然叶逐风不肯坐下来好好谈,那么燕殇也不再拐弯抹角的套话了,他直接了当的问道,至于他是谁,叶逐风和燕殇心知肚明。

    微微一笑,叶逐风将目光瞥向一旁悠然道:“我怎么知道他在这里好像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吟霜阁和逆水寒应该算是敌人吧!”

    “你还算是吟霜阁的人么?”

    “你还算是逆水寒的人么?”

    不动声色将燕殇的问题顶回去,叶逐风在心里暗自好笑,什么叫做龙游浅水遭虾戏,若不是被秦帝*着低头,自己会放弃吟霜阁,会被这个半年前还要看自己脸色的人在街上拦住而且这么嚣张的说话,只可惜,物是人非呀!

    “叶公子,明人不说暗话,是不是高云梦将那个人的行踪告诉你的!是不是也是你,将我回到逆水寒的消息通知高云梦的!”

    燕殇说这些话的时候横眉竖目,也不怪他火气冲天,当日他被莫老和高云梦陷害,和吟霜阁正面开战,当时莫老的说法是,只要那件事情成功了,他燕殇就是下一任逆水寒的首领,可是,直到自己被五花大绑的捆起来的时候,燕殇才明白,这一切根本就是莫老和高云梦设计好的。

    至于当时逆水寒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是直到今天燕殇才想明白。

    那个时候,莫老已经和三皇子有了交易,三皇子是被贬的皇子,逆水寒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成为三皇子的属下,所以,需要一个合理,而且能够瞒过众人的理由。

    当时莫老的本意是让将七夕献给三皇子,然后通知叶逐风,按照莫老的观察,叶逐风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这样一来,吟霜阁和势必会对大秦有很大的动作,那个时候,逆水寒悄悄进入大秦是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和猜忌。

    毕竟浑水摸鱼的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

    只可惜,七夕并没有按照莫老的意思去做,甚至不惜公然反抗莫老的命令,于是,第二条计划就是派出燕殇这个弃子挑起吟霜阁和逆水寒的战争,给人一种逆水寒不敌吟霜阁,溃败进入大秦的假象,这样一来,谁也不会注意一个战败了的逆水寒。

    不得不说,莫老的计划很严谨,也最终成功了,只可惜,他漏掉了燕殇。

    这也就有了后来,叶逐风帮助燕殇一步一步蚕食逆水寒的实力,最终让他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给予逆水寒致命一击。

    叶逐风不是什么好人,没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觉悟,一切都用利益说话,当初救燕殇,看在七夕的面子上是真的,留着他有用也是真的。

    只不过,后来,叶逐风越来越发觉燕殇这个人似乎比起表面上看起来要狡猾的多。

    表面上一副任人摆布的无知摸样,可是实际上,却在偷偷继续自己的力量,甚至动起了吟霜阁的心思。

    叶逐风断然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可是当他要果断的除掉燕殇的时候,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燕殇躲过去。

    无奈之下,叶逐风只好彻底将燕殇孤立,他已经明白,燕殇拥有了足够的实力自保。

    这次着手帮助七夕脱离逆水寒的事情,叶逐风顺水推舟将消息告诉了燕殇,*裸的利用,可是叶逐风还是知道,燕殇一定会找逆水寒的麻烦,被那样当做弃子推入虎穴龙潭,是个男人都要报仇,何况是燕殇这种能够隐忍的人,他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有一天杀回逆水寒么?

    人有杀虎意,虎有食人心!

    比的就是谁的手段更加高明。

    燕殇自然知道叶逐风不可信,所以提前发动了对逆水寒的袭击,并没有按照和叶逐风约定的时间动手,他的本意是拿下逆水寒后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逆袭叶逐风的吟霜阁,没有了叶逐风的吟霜阁,燕殇自然不看在眼里,吟霜阁的强势是基于叶逐风能够将各方势力整合起来,游走在大秦权利的中央,没有了这个轴心的吟霜阁就是一盘散沙,就算是大秦皇室也会乐的看自己弄散吟霜阁。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非但叶逐风用极快的速度将吟霜阁易手,孤身下江南,大秦皇室似乎也站在了吟霜阁的那边。

    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奇袭逆水寒总部的事情也没有原先预想的那般顺利。

    多年谋划,燕殇策反了逆水寒中不少反对高云梦的人,可是当他率领人马攻入逆水寒的时候,高云梦已经做好了准备,一场袭击变成了正面冲突,燕殇手中的势力自然没有高云梦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