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07章 吟霜阁易主

    月上柳梢,叶逐风拎着两坛酒跳上了鬼堡顶层。

    不可一世的剑圣尘嚣就站在这里,也不知道是欣赏月色还是看其他的什么东西。

    晃了晃手中的酒,叶逐风径直坐到剑圣旁边的女墙下开口问道:“要么?”

    “我不喝酒!”剑圣的语气平静如水,末了有补上一句:“不喝很多年了!”

    那你的生活岂不是很无趣!

    自顾自的喝着从鬼堡里面寻来的酒,叶逐风丝毫没有见外的意思。

    行走江湖,不喝酒的侠客很少,青衫风流,酒和女人大概是江湖汉子寄托最多的东西吧!

    “你打算将司徒静如何?”

    忽的,剑圣尘嚣开口说道,虽然是疑问的语气,可是他却好像知道了答案一样,说的轻描淡写,波澜不惊。

    举着酒的手顿了顿,叶逐风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手中的酒很烈,不算是什么好酒,却喝的很过瘾

    “还能怎么办?”

    叶逐风的言语中国满是寂寥,他看了一眼卓越如仙人一样的尘嚣无奈道:“有剑圣要保她,我就算是有心杀了她也做不到,何况,这次的事情虽然以失败告终,但是静静的能力还是不错的,接管吟霜阁也算是情理之中,只是少了一些历练。”

    “她还年轻!”

    尘嚣风轻云淡的说着,眼神却有意无意的瞟向叶逐风,闪过一丝无奈与惋惜。

    自顾自喝酒的叶逐风自然没有看到尘嚣的表情,他凝视着手里面的酒幽幽说道:“从小到大,我自负才智无双,这世界上没有我破不了的局,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可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有些命中注定的事情,无论你怎么样挣扎到头来,都低不过老天爷开的一个玩笑。”

    想起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和经历,叶逐风仰起头,狠狠的朝着喉咙里面灌着烈酒,到都来,还不是一无所有。

    “你要放弃了么?”

    剑圣忽然伸过手,拿起叶逐风身边的另一坛酒,拍开泥封浅酌一口。

    “开玩笑呢吧!”

    叶逐风一愣,随即脸上闪过一抹自嘲的笑容说道:“你就不怕我在酒里面下毒,要知道,你和我之间可是有着很大的恩怨!”

    “你娘的事情!”

    尘嚣似乎真的是很久不喝酒了,微微咳嗽两声,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大口喝着烈酒,青衫飘扬,忽的,他转头看向叶逐风伸手一抓,红莲从叶逐风的手上轻轻一越,落在剑圣的手中

    “此剑是你娘的遗物!”

    被剑圣的动作弄糊涂的叶逐风不明所以的点点头,将自己如何得到红莲的经过说了一遍,没想到,一直以来都是风轻云淡的尘嚣听过之后却是长叹一声,悠悠说道:“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这条命真的应该好好珍惜了!不然,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杀我!”

    微微一愣,听到尘嚣这句似有深意的话,叶逐风却摇摇头说道:“就算有一天我真的有机会杀了你,也未必会动手!”

    这一次,轮到尘嚣愣住了,他微微扬起嘴角轻笑道:“你是怕了!”

    摇摇头,叶逐风起身,和尘嚣并肩而立

    “早些日子,我一直将我娘的死算在你身上,这些年哪一天不是想着找你报仇,可是我心底也明白,娘亲是为了我而死的,那种局面,只有母亲死了,我才有机会活下去。其实,我不过是不敢承认是我的原因才让母亲离开。直到今天你用那首浣溪沙提醒我岳老板的弱点时,我却再也不能将这些原本应该是我承受的责任强加在你身上。”

    尘嚣的眉头皱了皱,他不明白叶逐风为什么会这样说,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相处,可是,吟霜阁叶小七几个字,哪怕是他身在皇宫也是听说过很多次,这孩子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杀了自己最爱的女人,这些年,你过的未必会比我好受多少!”

    如同石破天惊的话让尘嚣不知所措,可是叶逐风却好像在诉说一个无关的故事一样默默说着:“我娘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很旧的东西,有一次我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放着一方丝帕,上面用朱砂写了一首词!”

    叶逐风没有继续说下去,丝帕上写了什么,他们都清楚。

    “没想到,她会留着!”

    尘嚣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言语中透着一股欣喜却又悲凉的感觉。

    他的双眸越发的迷离,似乎又回到那一天,易水将军府,红帐数里,鲜花遍地。

    在热闹的欢呼声中,她穿着鲜红的嫁衣款款而来,哪怕是被红锦遮住了容貌,可是那宛若仙子的身姿却让所有人沉醉。

    有那么一刻,他想要现身,想要杀了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想要带着她远走高飞,可是,最终,他还是没有。

    那天过后,本应该在下山在江湖上除魔卫道的昆仑弟子选择深居大秦皇宫,他想着这一生再不想见,自然不会再念。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当他再一次见到那个魂牵梦绕的女子时,自己的剑,穿过了她的胸膛。

    多年来,他每每回想往事都在问自己,如果哪天自己强行带走她,或许,结局会不一样吧!

    “娘说,那是她最尊敬的人送给她的贺礼!”

    叶逐风的声音将尘嚣拉回到现实

    “贺礼么?”

    剑圣的嘴角泛起一抹无奈,多少年了,他那颗古井无波的心终于再一次升起波澜。

    那首词算是他的封笔之作,当时年少,昆仑学艺,文治武功,诗词歌赋样样精通,整座昆仑都认为此人必然是第二个陈妄语,是昆仑未来的掌门人,可是从那名白衣女子大婚之后,天下再没有了昆仑惊才艳艳的传奇弟子,大秦多了一个为剑而生的剑圣,如果当时勇敢一点,也许,

    “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沉默良久,平复下来心情的尘嚣吐出一个字

    “说!”

    叶逐风的目光凝视着西南一字一顿的说道:“先生知道,我还有一个妹妹名叫叶随云,我想,”

    “我会保她性命无虞!”

    说了这么多,叶逐风要的无非就是这样一个保证,当下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纵身跳下鬼堡,扬长而去,随着他的离开,二十名紫衣护卫布置从何而来,紧紧跟上。

    随着叶逐风的离开,天空中一声惊雷乍起,大雨倾盆而至,可是一身青衫的尘嚣却好像没有知觉一样,伫立在城头。

    片刻后,一柄绣着桃花的雨伞出现在尘嚣的头顶,我这伞的静静默默站在名动天下的剑圣身边,无惧无畏!

    她受的伤并不严重,至少,不影响行动。

    大惊大喜过后,静静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她处心积虑的想要胜过叶逐风,可是最终自己的一切谋划都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可是,更加诡异的是,叶逐风竟然没有杀她,还将吟霜阁留给她,真是,还告诉了她那个吟霜阁足以颠覆中州的秘密。

    静静不是愚蠢的人,叶逐风这样做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自知必死无疑才留下这些后手,保护着吟霜阁,保护着他所重视的那些人。

    自己应该怎么做,想到这个,静静忽然悲哀的发现,当她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吟霜阁之后竟然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或许,在她的脑海里,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真的执掌吟霜阁吧。

    她想要的,只是叶逐风能够喜欢她,而不是当做一个孩子一样看待,不惜杀了吴情,她只是要证明,证明自己的存在,她不想只能永远站在叶逐风的背后,看着他在漩涡中挣扎,她想要和她站在一起,站在同等的位置上,甚至不惜,站在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