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06章 帝王家

    剑圣尘嚣。

    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应该在皇宫内静候剑神顾笙箫和魔皇的剑圣会出现在这里,当然也没有人会怀疑岳老板的话。

    这样的风姿,这样的气场,还有那柄古朴的赤红长剑,除了大秦剑圣,天下不做第二人想!

    所有人中唯一镇定的人只有叶逐风,之间他缓缓从岳老板的尸体上抽出红莲,沉默片刻,算是送走了这位故人。

    收回长剑的叶逐风转身走向孙婆婆,此刻的孙婆婆已经明白了眼前的一切,四个字而已,大势已去!

    如果一个叶逐风的到来是意外的话,可是,大秦剑圣出现,那么除了主子的那件事情已经被秦帝知道了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理由,一时间,孙婆婆的内心百感纠结!

    “孙婆婆,三皇子的家底不会只有这些吧,还有什么一同拿出来好了,不要藏着掖着了。”

    随着叶逐风的话音落下,站在门口的二十一名紫衣护卫一字排开将孙婆婆围在中央,而听到这句话最为惊愕的人不是孙婆婆二十静静。

    他怎么知道三皇子的事情!

    没错,静静之所以能够和大秦皇后达成协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静静要全力替她除掉大秦三皇子,秦冥!

    静静不知道大秦皇后为什么会让她做这件事情,可是,眼下,叶逐风似乎也是为这件事情而来,而且,为什么,这个孙婆婆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呢?

    显然,叶逐风并没有让静静等太久,他似乎是有意而为之的说道

    “孙婆婆,作为夺魂的创始人,作为先帝最信任的人,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参与三皇子这场没有胜算的叛乱呢?”

    “先帝!”孙婆婆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显得异常激动,她脸上的皱纹更加的紧凑,面目狰狞的仿佛是一个魔鬼一样高声吼道:“叶逐风,你的先帝是大燕皇帝,我孙墨玉的先帝只有我赵国皇帝,我反大秦有何不可,你这卖主求荣之辈有何脸面站在这里!有何脸面见你的列祖列宗!”

    听到孙婆婆的话,紫衣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们都是孤儿,自己从何而来是不清楚的,可是,眼前阁主可是货真价实的名将之后,大燕故人,这等痛骂,字字诛心!

    却不料,叶逐风只是微微一笑冷冷的说道:“孙墨玉,你真以为你知道我大燕的立国之本,你以为我大燕百年传承只会着眼于区区一国,你们这些打着复国旗号的多人,有多少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什么天下兴亡,什么百姓疾苦,你们管过么,没有!”

    说话间,叶逐风的目光冷冷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侃侃而谈:“我大燕自西周后见过,所秉承的是乃是墨家兼爱非攻的大仁大义思想,之所以见过不过是于乱世之中寻得一方净土庇护流离的百姓,西北之地凄苦,可是眼前数十年间,我大燕何曾有过一次百姓迁徙的事情。历经春秋战国动荡,我大燕何曾有过一次出兵中原,参与那些战乱,所用之兵都是为了抵御西北异族的入侵,保中州安宁。现如今,大秦西楚划江而治,所谋所图明眼人心知肚明,可就算是如此,这天下少说也能有二十年的太平,可是偏偏有人打着复国的义士的旗号,一次又一次挑动战斗,叶逐风不才,只经历过战国乱世的末期,孙婆婆你见多识广,相比亲眼见过战国的战乱。你就没有一次,想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什么后果么,你说我叶逐风没有脸面去见列祖列宗,你错了,堪堪二十载寒暑,叶逐风有过愧对的人,有过后悔的事情,但是所作所为却没有一样违背我叶家祖训,违背我大燕所奉行的大义!”

    顿了顿,叶逐风回过头来看向静静,眼神不怒自威,静静不甘示弱的想要和叶逐风对视,可是,仅仅片刻就败下阵来,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叶逐风的强势出现么,不,不是,静静在和叶逐风对视的一刹那,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清澈,她不明白,叶逐风这种人的眼睛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清澈,宛若孩子般的纯真。

    “司徒静!”

    叶逐风轻轻张口,叫出静静的全名。

    “静静在!”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回答,她已经掌握了吟霜阁绝大部分的势力,她有大秦皇后的协议,她应该才是占尽优势的一方,可是,为什么,她会不由自主的这样呢?

    “告诉我,在加入吟霜阁的时候,你曾经立下的誓言!”

    不带一丝感情的叶逐风厉声质问,言语中的愤怒表露无遗,静静的身子莫名的一颤,不由自主的抬起头,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每一个人在正式加入吟霜阁的时候都会立下一个誓言,可是,无形之间,静静打破了那个誓言。

    “你们告诉她!”

    叶逐风的头转向身后的紫衣护卫。

    “止干戈于尺锋之上,逐外虏在霜刃之间。”

    一时间,二十一个人洪亮的回答声响彻整个大厅。

    不论是苏婆婆还是静静都被这声响亮的口号所震撼,她们从来没有想过,叶逐风的心中竟然会是如此这般天真的想法,她们也不曾想过,吟霜阁中竟然会有这样一群虔诚如卫道士一般的人存在。

    从刚才就一直没有开口的大秦剑圣尘嚣却突然开口道:“叶逐风,你杀一个皇子能活命,杀两个,天下还会有你容身之处么?”

    这句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如果叶逐风真的杀了三皇子秦冥,大秦为了脸面也一定会全力击杀叶逐风的,不论缘由,否则大秦脸面何在。

    “已经晚了!”

    叶逐风神色淡然的说道

    “三皇子带着先帝遗诏入西凉的消息已经传到那边,苏荷他们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何况还有夺魂的配合。”

    尘嚣的声音依旧平淡:“严枭首已经出宫赶往西凉,你手下的人未必会得手!”

    摇摇头,叶逐风叹息一声道:“昭阳公主此刻已经回到中州,不出差错,会在半路拦住严枭首。”

    这一次,尘嚣并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沉沉的叹息一声。

    整件事情,最为清楚的人莫过于他,皇宫之中最为沉默寡言的第一高手,也是知道秘密最多的一个人,整件事情不过是秦帝和皇后设的一个局。

    此刻的大秦在赵东阳一系列的改革下正在焕然一新,绝对经不起动荡,而早年间被贬的三皇子手中有一份先皇遗诏,遗诏上的内容足可以让西凉冀州举兵反秦,如今的陛下当年为何会等级,尘嚣是再清楚不过的,在皇位面前,似乎什么父子亲情显得单薄的很,至少,在三皇子心里是这样。

    至于那份遗诏为何会流落到三皇子手中自然不言而喻,想来,此刻宫中,应该有一位娘娘暴毙了吧!

    皇后联系意图叛乱的静静设局,表面上是针对叶逐风,那个所谓的铲除三皇子的计划无非是*着三皇子提前动手,什么大秦龙脉,什么帝王印,这天下哪一个王朝更迭不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天下,可是,竟然有这么多人相信了。

    只是不知道,皇后是用什么要挟叶逐风抗下这次的事情。

    一个皇子死了,最好的借口莫过于暗杀,而眼下,最适合接受这件事情的人无疑就是叶逐风,吟霜阁阁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