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05章 剑圣尘嚣

    淡然一笑,叶逐风轻轻打了一个响指,红莲在他的身畔绕了一圈漂浮在他的背后。

    “不过一些小手段,在岳老板面前不值一提!”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逐风带着丝丝的骄傲,中州剑客万千,能够登临绝顶的人不多,何况这又是一个能人辈出的年代。

    自老剑神重出江湖后,新老两剑神隔江而对,大秦剑圣,谢家剑仙仿佛一时间,整个中州的武道又回到了多年前,剑客风采无双的时代,那是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时代,白衣长剑,潇洒江湖,乘风除魔,对酒当歌。

    自从经历了南诏一族神庙地下烛龙带来的那场跨越八百年时空的相会,慕容翎留给叶逐风一片明悟作为那个时代的巅峰强者之一,慕容翎的对于武道的感悟无疑是弥足珍贵的,加上叶逐风天生过目不过的能力,可以说,从南疆回来,几次生死恶战,叶逐风对于武道,对于自己的额宗师境界感悟良多,非同以往。

    此刻这一手漂亮的御剑术并不是谢家驰名天下心神相交的绝顶御剑术而是脱胎自老剑神元清扬巅峰时代的御剑术。

    冀州一行,元清扬也知道叶逐风有心学习燕双飞的技巧,不过,当时元清扬并不在意,叶逐风对于剑道的天赋并不高,他的道,不在剑上。

    尽管知道叶逐风过目不忘,剑神也没有藏私的意思,叶逐风说是像剑神请教,虽然每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可是也渐渐摸到了燕双飞的门道,不过只是得其行,而不得其精髓,不过,有了来自慕容翎的感悟,回头再看自己偷学的燕双飞,莫名的,一丝明悟浮上心头。

    不知为何,那玄妙无双的燕双飞,此刻竟然也是信手捏来。

    “叶公子自谦了!”

    青衫剑客岳老板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武者的实力向来是分为两部分的,所谓境界,除了指武者自身的力量之外,还包括了潜力。

    这样的例子有很多,人在生死关头会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就是最明显的代表,一般来说,每一名武者的最后一击都能做到越境,将潜力耗尽,虽然自身境界不能出现飞跃,可是那个时候的招式却能脱离本身的境界进入一个新的高度。

    这也是为什么,中州有很多强大的招式成为绝响,因为能够使用出那样强悍招式的人多半都是最后一击。

    当然,这个世界上的例外有很多,比如叶逐风,此刻他的境界不过是宗师,可是,单凭这一手御剑的本事,岳老板清楚,眼前叶公子的绝对能用处王者境界的招式。

    这样一来,自己的王者境界在叶逐风的面前并没有多少优势,除了气息悠长,能够久战之外占不到什么便宜。

    “岳老板,接招!”

    倏地,叶逐风的眼神变得冰冷,尽管嘴角还是挂着那抹微笑,可是,此刻的叶逐风已经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这在以前是绝对不会的。

    剑神曾经说过,叶逐风练武最大的缺陷就在于他太聪明,做任何事情都会想着用最简单,最省力的方法去解决,包括生死之战的时候,动智也多过于斗力,叶逐风擅长以外力破局每每出手天马行空让人捉摸不透,但这样的他也注定难以登顶武道巅峰。

    心性这个东西,不是靠着蛮力就能够改变的。

    但是现在叶逐风,似乎专心多了。

    这是此刻静静的想法,在场众人,对于叶逐风最了解的人莫过于她,跟在叶逐风身边三年,为了得到公子,她了解叶逐风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习惯,为了能够超越他,静静努力的模仿成为叶逐风,此刻,看到叶逐风的脸上挂着那个以往他永远不会流露出的表情,专心致志。

    以前的叶逐风绝对不会有着表情的,作为天才的他,何曾会真正的用心去做一件事情,哪怕是所谓的认真,也只需要出七分力就好了,因为,出七分力就能做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全力以赴呢,这是天才的骄傲,也是天才的自负,可是,眼下的叶逐风却无比的认真对待眼前的战斗,一丝不苟。

    或许静静不知道,让叶逐风做出这个改变的人正是她,如果不是她杀了吴情,或许,这一生,叶逐风也不会这样。

    无疑,和叶逐风交情最亲密的朋友就是吴情,但是那个背负巨剑的黑衣女子却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不是叶逐风那样的天才,但是,每次和吴情谈论古今,纵观天下,两个人的辩论,叶逐风总是输多赢少。对于吴情知识的渊博,叶逐风也佩服不已,更加好奇不已。

    对于这个问题,吴情的回答只有三个字

    “多读书!”

    没错,一个最简单,最有效,也是最难做到的办法,不是天才的吴情做每一件事情都需要全力以赴,不论还读书也好,还是练武也罢!

    当初苏荷替她打造重剑无锋,最初,吴情是拿不动那柄剑的,那样剑,就算是一个男人想要挥动都很吃力,何况是一个女孩子。

    叶逐风曾经劝过她放弃,可是执拗的吴情不肯,三个月后,吴情一只手拎着无锋来找叶逐风,看到那个持剑的黑衣女子,叶逐风无言以对。

    尽管叶逐风不想承认,但是,在他的心地,还是暗暗佩服吴情的,所以,在自己最好的朋友离开之后,他选择了用这样的方法几年那位朋友,用她对待事物的态度来面对以后的生活,至少,要留下什么吧!

    所有的思绪不过是片刻闪过脑海,全神贯注的叶逐风微微轻喝一声,身后红莲仿佛通灵一样高高跃起,剑脊上的血痕刹那间绽放。

    “叮!”

    岳老板头上束发的玉簪被劈成两段,叶逐风的速度太快了,快到岳老板只能凭着对于剑气的感觉在关键时刻后撤半步躲过致命一击。

    断成两截的玉簪脆声落地,一头黑丝被纵横的剑气吹向两边。

    红莲势如破竹落下,哐啷一声,脚下足足有四指厚的青石板应声碎裂,一道被激射的剑气肆虐出的痕迹延伸了一丈有余。

    一剑斩空,叶逐风脚不沾地,红莲再次扬起,红芒暴涨,气势如虹,如海浪一般的剑招连绵而至。

    叶逐风是不习惯这种战斗方式的,可是,他必须要习惯,因为,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将不再有流苏,不再有无限可以调动的资源,能够陪着的他的或许只有手上的这柄红莲而已。

    面对叶逐风连绵不绝的攻势,岳老板只是在最初稍微有些猝不及防,失了先手,十招过后,沉浸剑道二十余载的岳老板渐渐扳回劣势,短粗的青冥剑写意的挥洒,每一次出手都仿佛是在写字一样,没错,岳老板的剑招确确实实是脱胎于书法。

    昔年,东林岳家为青党首领,家主岳静年书剑双绝,赋诗填词天下无双,留下无数着名诗词乃是当时风头无量,实至名归的江南第一才子,不过岳静年此人恃才傲物,后来青党式微,岳静年被慕容家诬陷,发配北疆,一腔愤怒无处发泄的岳静年死在了去北疆的路上。

    岳老板本名岳凡,正是岳静年的孙子。

    “洛水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一声轻吟出口,岳老板的剑如同他吟唱一般,气势如虹,先前被叶逐风以快压制的劣势荡然无存,剑势如同悬泉飞瀑流下。

    两句诗,是四字,也是十四剑!

    接下这十四剑的叶逐风却已经是馒头冷汗。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