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100章 人生别易会常难(4)

    “想不到,七夕,你竟然会背叛我!”

    莫老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手持软剑,一脸英气逼人的女子,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最后被判自己的人竟然是她,这个一手教出来的好弟子。

    “背叛!”冷笑一声,名曰七夕的逆水寒杀手对于这个词语嗤之以鼻,他轻轻抽出插在眼前这个算是师傅的人身上的软剑,目光阴冷着说道:“你似乎没有任何资格对我说这句话,当年你确实救了我,养育我长大,教我本事,可是,我宁肯你当年放任我饿死在雪地里面。三年前,我替你赴死,算是报了你的救命之恩,七年间,替你杀了九十三个人,还你的养育之恩也足够,至于授业的恩情。”

    说到这里,七夕的声音有些哽咽,叶逐风蓦然,拍了拍七夕的肩膀,挥手示意七夕带来的手下离开。

    跟七夕一同前来的三个人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对望一眼,三个人默默离开,紧跟着,叶逐风也拉起装有吴情遗体的冰棺朝着镜湖走去。

    “原来,你是为了那件事情反我,我就知道,不应该留着一个动了情的女杀手!”

    不等七夕说完,莫老已经明白了,这个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弟子为什么会和外人在一起,要杀自己。

    当年,莫老为了进入大秦想办法和大秦的某位皇子搭上线,而七夕,就是莫老送给那位皇子的见面礼,那个时候,七夕和叶逐风已经有多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但是莫老,却选择了视而不见,他相信七夕,或者更加相信自己的训练,只是,他没有想到,最终,他还是败在这里!

    “真后悔,我当初没杀了你!”

    莫老低吼一声,挣扎要站起来,可是,七夕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默默在小腹上的伤口横着补上一剑,十字形的伤口流血不止,流逝的还有莫老的生命。

    “你,你不久之后,也会下来陪我的!”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莫老并没有露出一点害怕或者乞求的神色,他冷冷的看着七夕他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七夕不是她,自己也不是叶逐风,怎么可能会留下后患,他相信,自己的弟子会诶他报仇的,七夕是他最中意的杀手,但是,却不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似乎看穿了莫老的心思,七夕冷冷一笑,不带着丝毫的感情说道:“你在希望高云梦给你报仇么?放心吧,今天,他也会下去陪你的!”

    闻言,莫老一惊,惊骇道:“你,你什么意思!”

    微微捋了捋自己的秀发,七夕的眼神有些迷离,她略带向往的说道:“你自以为,吟霜阁内乱,你可以做一次黄雀,一举收拾了吟霜阁,却不知道,她根本没有信任过你,真正想做黄雀的人是她才对,而叶逐风,他才是被你们低估的人,看在你快要死了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实话吧,今天,会死很多人,包括你的宝贝徒弟高云梦,而杀他的人则是你另一个宝贝徒弟,不对,应该是你以前最宝贝的徒弟,燕殇!”

    燕殇这个名字似乎有着异样的魔力一样,当这两个字出口,莫老的脸色顿时一变,七夕却意料之中的不屑一笑说道:“当初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派燕殇和吟霜阁开战,可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给叶逐风写了一封信,让他手下留情,事实证明,我猜对了,那次任务背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那个时候,燕殇还不知道他已经卷入了一场天大的阴谋当中,当然,我们也不知道。不过我很庆幸叶逐风想办法救了燕殇,时至今日,没想到当年的无意为之,却成了现在破局的关键。我没有威望接管逆水寒,可是燕殇呢?还有你和高云梦做的事情,当真相解开的时候,你说逆水寒的人会站在谁的那边。现在,你能死的瞑目了么?”

    “你,你们,竟然!”

    被七夕说穿了所有的秘密,莫老怒极攻心,一口鲜血从喉咙喷涌而出,这位隐藏在暗处的枭雄,最终用这种方法收场。

    默默看了一眼已经死了的莫老,七夕轻轻一叹,究竟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莫老也说不清楚,结束这一切之后七夕走向叶逐风,镜湖边,装着吴情的冰棺缓缓沉入水中,看了一眼叶逐风,七夕开口却说出了一句让人惊异的话来。

    “不等他来了么?”

    “哥哥说不用等他了,吴情姐姐喜欢清静,她活着受了太多的苦,早一些让她享受安宁才是好的!”

    一开口,叶逐风的声音陡然变成了一个女孩子,正是叶随云无疑。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七夕忽然开口道:“看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了!”

    叶逐风轻轻一笑点头道:“应该错不了,她应该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现在,吟霜阁的人马应该都聚集在寒风谷等着哥哥入瓮。”

    说完,两个人又是一阵沉默。

    末了,叶随云轻轻开口道:“你不见见哥哥!”

    轻叹一声,七夕捋了捋自己的长发摇头道:“不如不见,随云姑娘,烦请你告诉叶逐风,此间事了,七夕浪迹天涯,就此相忘于江湖吧!告辞!”

    说完,七夕洒脱的转身,策马离开,叶随云站在原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静默在原地,当然,她永远也看不到七夕转身之后留下的泪水,镜湖沉棺,叶逐风永远离别的不只是吴情,还有七夕,要做一些事情总归要放弃一些,只是不知道,有一天蓦然回首的时候,叶逐风会不会后悔今天的事情。

    烟花巷!

    其实这条街并不叫做这个名字,只是,这里住的人大多是一些流莺艳妓,久而久之,人们便忘了这条小巷原本的名字,而用烟花巷来称呼它,也是,这样一个在常人眼中最为肮脏的地方会有什么好名字么?不会,可是,这里,每每却是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最喜欢来的地方,人就是这样,光鲜的外表下,隐藏着怎样的黑暗永远都不想让别人知道。

    只不过,今天烟花巷的生意并不好,天刚刚黑,往日,这里本应该是最为繁华的时光今天却人迹罕至,只有一个黑瘦老头守着一个面摊!

    原因无他,是因为一场不期而至的大雨,江南多雨,可是,这个时节这么大的雨还是不多见,倾盆的大雨似乎将人的所有激情都浇灭了。

    不过,面摊的生意不错,有七个黑衣人四男三女在吃面,他们虽然分成了两桌,可是,看得出来,他们七个人是一起的,而他们的目的显然不是吃面,七个人身前碗里的面都没有动,已经彻底凉透了,显然,他们在这里呆了很久。

    七个人的目光虽然游离,可是,细心的人却能看得出来,他们的目光都时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一间小院,一间很普通的,风尘女子居住的小院。

    或许,有很多客人在这间院子里面有过一夜风流吧,或许,里面有一位身份了不起的人物吧!

    卖面的黑瘦老头如是想着,他在这里做了很多年的生意,也见过一些大场面,有时候他真的想不通,那些位高权重的人为什么会喜欢来这里找姑娘呢?这些人,一看就是身份显赫的人的护卫,算了,安心做生意吧,也不知道能卖几个钱!

    老头一边想着无聊的事情,一边往炉子里扔了几根木炭,雨天阴冷,他这个无依无靠的老头子也不在乎时间。

    忽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老头的沉思。

    又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