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99章 人生别易会常难(3)

    夜微凉!

    背负重剑的叶逐风已经走了三天,一个落魄的公子拉着一辆放着冰棺的马车,这幅场景怎么看怎么都有些诡异,尤其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鸟飞兮反故乡,狐死必首丘!

    记得很久以前他们玩笑着说过,叶逐风死了,吴情会把他葬在西北的雪山脚下,吴情死了,叶逐风会将她沉到镜湖的湖底!

    却不曾想,今天,叶逐风真的要去旅行那个玩笑的约定。

    镜湖这个地方知道的人不多,当年韩魏一战,大秦釜底抽薪一举歼灭两国平定江南,从那之后,洛水改道绕西而行,原本作为洛水支流的镜湖也成了一片死水,永远埋葬在群山之中。

    叶逐风不知道吴情对于这里有什么感情,只是,她说过,他就要照做。

    忽然,拉着马车的叶逐风停下。

    镜湖已经近在咫尺,远远的已经能够听到微风吹拂湖面,一阵阵涟漪的声音,只是,在这一段并不算遥远的距离当中横着一个人,一张棋盘。

    只是微微扫过一眼,叶逐风已经认出来的人是谁,天下奇人异士不少,可是用人的头骨做棋子的人,叶逐风只认识一个,而且,似乎,现在能出现在这里的人也只有他一个人。

    “叶逐风见过莫前辈!”

    微微一顿,放下身后的马车,叶逐风上前一步说道,尽管,说这句话并不是发自内心,可是,“呵呵,老朽可当不起叶阁主这句话,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你这容貌没有变,我还真以为当年那个小觑天下高手的少年不是你了!”

    站在棋盘后面的老者背负着手呵呵一笑说道。

    老者一头白发,年纪约莫着有六七十岁,脸上有着不少皱纹,可是皮肤保养的很好,并不显老,依稀可以看出老者年轻的时候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听到老者略带调侃的话语,叶逐风也是呵呵一笑回答道:“不过是年少轻狂的意气用事罢了,这两年走的地方多了,碰的墙多了自然没了当年的狂傲!”

    三天不眠不休的赶路让叶逐风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面对这名老者的时候,叶逐风倒是展现出了少有的谦卑。

    “白老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可惜,当时我远在东岛,未能来得及赶回来,这几年,你过的倒真是不容易。”

    说这话的时候,老者的脸上闪过一抹悲切,发自肺腑的悲切。

    叶逐风点点头也不言语,他自然知道这老者和师傅之间的感情,死生师友,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就是莫逆之交,只不过,最终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一个成了吟霜阁主,一个则是创立名声不下于吟霜阁的杀手组织,逆水寒!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莫老忽然开口道:“你走吧,从此隐姓埋名不再涉足江湖,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闻言叶逐风淡然一笑道:“已经走不了了!”

    对于这个意料之中的回答,莫老没有任何意外,他淡淡道:“她已经掌握了吟霜阁在大秦的所有势力,原本站在你那边的人不是被杀,就是被囚禁,不得不说,她的手腕,比你要狠,也比你要有效,今日是我这里拦住你,换了其他人,你没有活命的机会!你的能力我是清楚的,退避一时,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何况,你若是执意斗下去,死的人,可能不光是你,还有你信任的人!不值得,好好考虑一下吧!”

    “这么说,莫老是不会动手杀我了!”叶逐风的手轻轻抚摸着背负在身后的黑色巨剑,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他继续说道:“莫老的话在理,可是,她是我一手教出来的,接下来她会怎么做,我清楚的很,斩草不除根,这样的事情她是不会做的,现在,我只要回头,等待我的就是天罗地网,而且,她不会那么容易让我死的,她会在我眼前,一步一步把我*上绝路,亲手毁掉我所有的一切,杀了我所有重视的人,然后,让我在忏悔中度过余生。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式请莫老出手,不过,她应该是算准了我不会死在这里,我想,莫老放我走也是她要求的吧!不知道她给我直了一条往哪去的路呢?”

    后生可畏!

    一时间,莫老的心中涌起一股无可奈何的感叹,他不知道叶逐风的猜测有多少是对的,可是,关于她授意自己放走叶逐风这一点是对的,莫老一直都是咋中州的,眼见那人一连串雷霆手段瓦解收复吟霜阁已经足够让他惊艳了,可是,叶逐风回来之后的举动却更加让他不明所以,不进不退,反而为了一个女人来到镜湖,他不懂这些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或许,他真的是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想法了,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她要求的事情,他还是要做。

    “她想让你去寒风谷!”

    “寒风谷!”

    叶逐风低声将这个地名默念了两边,这个地方他自然是知道的,他也知道,她迟早会对那里下手,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早,那里或许是此刻叶逐风最为记挂的地方,本以为寒风谷是她最后威胁自己的底牌,可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早就要决战了么?

    是想要趁着自己立足不稳的时候一举干掉自己,还是,她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看来,她长大了不少,自己竟然猜不透她的心思了!

    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莫明的,叶逐风的心中闪过一丝后悔,或许,如果当初不救她,如果不教她,如果……然而,世界上没有如果。

    “既然如此,我就谢过莫老的不杀之恩了!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说着,叶逐风看向车上吴情的尸体,眼神中充满了歉意。

    何必太多情!

    莫老摇头一笑,这些孩子呀!

    可是,这一次他错了,叶逐风忽然转身来径直走到莫老的身前坐下,指着那副用人头骨做成的棋盘说道:“师傅常说莫老的棋艺天下无双,而且,这幅棋盘下起棋来别有一番情趣,不知道,莫老肯否指教一二呢?”

    “你还有心思下棋!”

    莫老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可是,最终他还是坐下来和叶逐风对弈。

    说实话,这两个人下棋确实没有什么看头,莫老的棋艺高超自然是不言而喻,毕竟他沉浸在这上面已经半辈子了,叶逐风虽然精通琴棋书画,可是,也只是精通而已,算不上专研,这四样东西想要做好,都需要成年累月的练习,叶逐风自然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精力。

    尽管叶逐风花招百出,可是最终还是难免一败,看得出叶逐风在拖延,莫老也不点破,无所谓的陪着他打发时间,既然叶逐风不着急,他有什么可急的呢?

    本来他就不愿意这个时候找叶逐风的麻烦,他和白螭龙是故交,可是也是旧敌,至于叶逐风,他们之间没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