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98章 人生别易会常难(2)

    三月的江南多雨,其实,一年到头,洛水两岸的地方都是多雨的,叶逐风是不喜欢下雨的天气的。

    因为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大多数都下雨的天气的,叶逐风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每次要杀人几乎都能赶上下雨天,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在哭泣。

    只不过,今天,叶逐风突然很喜欢这场小雨。

    独自一人,牵着那匹已经瘦了很多的骏马,披肩的长发因为被雨水打湿紧紧贴在脸颊上,有些难受,不过,叶逐风不在意,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一座小镇,平安镇!

    不过,显而易见,平安镇不平安,这座昔日繁华的小镇此刻寂静的有些诡异,远远地,平静中藏着一抹肃杀。

    拍了拍身边的骏马,叶逐风有些心疼,这匹马是妹妹样了很多年的,知道自己有急事会中州才送给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似乎有些对不起它呀!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微微看了一眼已经显得有些模糊,写着平安镇的石碑,叶逐风平静的踏进小镇。

    他回到中州已经有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他几乎每一刻都在奔波,她对于吟霜阁的了解不下于自己,在已经占据了先手的前提下几乎斩断了吟霜阁所有的联系,没有了那铺天盖地的情报网,叶逐风就好像是瞎子失去了手杖,茫然无措。

    不过,好在,行走江湖多年的叶逐风还是有一些办法的,经历了一些周折以后他还是找到了这次事情主谋的所在地,唯一让他担心的事情只有一件,吟霜阁到底被她收服了多少人,那些忠于自己的人还好么,隐隐的,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只是,希望他们不要出事。

    忽然,在雨中前行的叶逐风停住脚步,远远地,空旷,没有一个人的街道中央放着一样东西。

    一柄插在地上,一人多高,缠绕着黑色锁链的巨剑。

    这样东西,叶逐风自然认得,重剑无锋,这是吴情的武器,该不会是!

    猛的,叶逐风的脑海里闪过吴情的容貌,他快步上前,想要一看究竟,可是,忽然,脚下街道的石板忽然咔嚓一声碎裂,四根尖锐的竹竿从地下嗖的一声激射而出。

    叶逐风的脚尖一点,在刹那之间停住身形,几乎在竹竿贴着自己衣服的瞬间朝后方激射而出。

    四根竹竿的攻击落空之后并没有人出现,然而,叶逐风面前的街道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小街的石板寸寸碎裂,飞快的朝着叶逐风步步紧逼,丝毫不给他反应的时间,无奈之下,叶逐风不得已不不后退,就这样僵持了有三丈的距离,叶逐风的背后忽然风声响起,两条成人胳膊粗细的锁链一上一下朝着叶逐风的双腿和脖子呼啸而来。

    这样的攻击自然是难不住叶逐风的,根本不需要回头,叶逐风已经判断出身后两条锁链的方向,也猜测出接下来的攻击路线,自己如果直接一跃而起的话,脚下,藏在街道下的人一定会破土而出,封死自己的退路,然后天空中应该回落下一张渔网,缠住自己。

    步步紧逼的攻击方式,用最小的伤亡得到最大的成果。

    “看来,你们的主子没告诉你们,这样的连续配合攻击是谁设计的!”

    处在包围中的叶逐风冷哼一声,身形不退反进,无视身后的锁链,手中流苏一闪,一道刚猛的刀芒弹出,咔嚓一声,身后朝着叶逐风脖子袭来的锁链应声而断,而此刻,叶逐风脚下锋锐的竹竿再一次出现,四根竹竿誓要将叶逐风的身上多弄出来几个洞,然而,叶逐风的动作更快,身形一闪,又向前跨出了一步,站在刚刚后退过的地方,如此一来,四个竹竿虽然从地下弹出来,可是却没有伤到叶逐风分毫。

    更加奇怪的是,本来如同跗骨之蛆的四个藏在地下的人并没有回头攻击叶逐风。

    冷冷一笑,叶逐风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其实这个攻击很简单,无非是在街道下挖了地道而已,四个人分前后向前追赶敌人,同时四个人在地面上埋伏,是吟霜阁合击战术的一种,这个战术的弱点在于,藏在街道下的人不能够后退,因为四个人藏身的地道面积绝对不大,如果挖的太宽的话,就会承受不住地面上的压力,导致地道崩塌。

    一刀挥出,面前街道的石板寸寸碎裂,哗啦啦,顷刻间,被刀芒摧毁了的地道就坍塌了一丈左右的距离,那四个藏在街道下的人,生生被活埋在下面。

    看到合击战术被轻易破解,本来跟在叶逐风身后的四个黑衣人看情况不对纷纷后退,朝着四个方向撤退,叶逐风上前一步,想要将他们都留下,魅影几乎就要施展出来,可是,他微微一顿,想到了什么。终究还是忍住了,一伸手,抓过地上断成两半的锁链,一左一右呼啸而过。

    随着两声惨叫,两个黑衣人应声落地。

    看着另外两个逃走的人,叶逐风也没有兴趣追上了,他现在的心思都放在吴情的重剑上,他见过很多死人,也杀过很多人,可是,这种面对死亡的忐忑心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人在江湖,刀口舔血,入了江湖自然要有死的准备,何况,他们是杀手,更是每天在刀尖上跳舞。死,他们早就应该又准备了。

    叶逐风不止一次想过身边的人离开会怎么样,可是,想想是想想,当最亲密的人贴身武器放在自己眼前的一刹那,叶逐风的心,不由自主的开始慌乱起来,恍若当年她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一样,无助,悲伤。

    一步一步,叶逐风走的异常缓慢,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