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95章 惊变

    这边叶逐风刚看到长生,那边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经出现在沈若斌的身旁!

    “真是个急性子呀!”

    叹息一声,叶逐风也不介意长生这般着急出手,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不知道公主有几分胜算!”

    不知道什么时候,重伤的星月殿三名护法已经来到叶逐风身边,开口的人正是和叶逐风打赌的徐子昂,此刻的星月殿大长老已经没有最初的仙风道骨,比起街边下棋的老叟也有过之而不及,三人合力一击被沈若斌废了个干干净净,重伤是在所难免的。

    “沈若斌要是只有这些手段,昭阳公主应该是必胜无疑了!”

    说出这句话,叶逐风倒也不是口出狂言,虽然没有那么高明的境界,但是叶逐风的眼光却是不俗,自幼在母亲身边接触的都是人杰,吟霜阁一路历练他所看的高手并不少,有老剑神前车之鉴在先,穿越八百年慕容翎留下宝贵经验在后,他自然看得出此刻沈若斌的大圣人是逆天而为。

    万物轮回生生不息,武夫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儒家讲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顺势而为,道家讲究天人合一,佛家更是有普度众生之说,逆天而为,终究是走不长远!

    此刻沈若斌的实力虽然强横,但是外强中干,似乎力量和他本身是有排斥的,而长生是天生的圣人,可以说是和天地最为契合的存在,或许之前的时候,长生因为大意在沈若斌手下没有走过几个回合,可是现在,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没有问题,圣人之间的战斗不是随随便便的小孩子过家家,一个失误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叶逐风是不看好的沈若斌的!

    虽然这样想着,可是实际上叶逐风也没有多少底,他更多的希望是寄托在妹妹叶随云身上。

    听了叶逐风的话,徐子昂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可是心中却暗自不以为然,他是不看好长生的,但是眼下,似乎也只有长生能够阻拦沈若斌,他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走,只是,看了一眼陈平和刘浩,两个人身上的伤实在没有办法远遁,再者说了就算是逃走,万一激怒了沈若斌,在大圣人面前,自己死,也不过是片刻的事情,无奈之下,他也只有陪着叶逐风看戏了!

    交战的双方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的人在想些什么,长生已经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赤龙诀全力运转,手臂上一抹恍血色不断游荡,仿佛真的是一条红龙依附在她的手上,和对面沈若斌双臂上串扰的黑莽对比分外鲜明!

    “手下败将,还敢在战!”

    半人半蛇状态的沈若斌状若疯魔,他有着自负自傲的实力,刚刚被星月殿三名护法联手击中,他的身体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原本吞噬吞天蟒的时候他并没有完全吸收吞天巨蟒的实力,只是用吞天诀强行将巨蟒压制在身体内,可是,刚刚那一击,莫名其妙的让他将吞天巨蟒的力量完全吸收了,此刻,他的实力比起刚刚更加强横,虽然,身体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可是那又如何,有着无敌于世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看看谁先死!”

    想来大家只有长生欺负别人,何曾被人欺负,和老剑神过招那是输的心服口服,可是被这个半人半蛇的怪物打伤长生心里始终都憋着一口气。

    她自幼好强,偌大的昭阳殿里只有她和一个侍女相依为命,可是,越是这样她越是要变的更好,越是不想让人看不起,没有父母的关爱如何,没有童年又如何,女儿身又能怎么样,她不肯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输给任何一个人。

    高手之间的对决,越是凶险反而越显得平凡,就好像刚才长生落败的时候也只是两个人的四掌相交片刻而已。

    此刻,产生和沈若斌两个人相距不过一丈,这样的距离在他们的眼中和没有距离是一样的,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先动手,只是在言语上,互相激怒对方。

    沈若斌虽然自负,可是他并不傻,先前能重伤眼前这白衣女子多半还是靠着她不了解吞天诀的特性,如果真正实力的对碰,想要击败她,绝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他不想,也不能拖下去,虽然自负准备的手段完全,可是,今天已经出了太多的意外,他不得不小心谨慎,酝酿着雷霆一击。

    心底暗自冷笑,长生自然明白沈若斌的想法,刚才和他交手,本来两个人的实力相差并不算太大,可是两个对拼的时候,莫名其妙,自己身上的力量诡异的朝着沈若斌的身上涌去,应该和化功*一类的功夫,南疆,果然是一群邪魔外道的聚集地!

    终于,一向强硬的长生不甘心在继续等下去了,虽然先出手有很大的可能性陷入被动,可是,她本就是不是叶逐风一样有耐心,肯谋定后动的人。

    当下身形一闪,在地面划过一道白色中夹杂着赤芒的匹练冲向沈若斌。

    眼睛微眯,沈若斌心中暗喜,来得好。

    双手一分,左手握拳,右手成勾,拳头砸向长生的侧脸,右手有下至上直取长生的小腹。

    以逸待劳的好处就是能够见招拆招,面对沈若斌以攻代守的攻击长生本来向前的双掌猛的向下一压,按住沈若斌成勾的右手,紧接着,她的身子做出了一个极为诡异的动作,只手可握的纤腰几乎成九十度向上一挺,身子好像一张长弓一样直立起立,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