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94章 好了

    “让开!”

    长生一把想要推开拉住自己的叶逐风,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叶逐风拉的很紧,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开!

    “把这个吃了,我和他谈谈!”

    低声在长生的耳边轻声说着,叶逐风悄悄手递手塞给长生一颗药丸之后便大步上前,盯着半空中魔神一样沈若斌!

    “杀了我们,你还想活着走出南疆么?”

    不是警告,是威胁,只有宗师实力的叶逐风就这样站在沈若斌的面前,仿佛,半空中的人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圣人一样。

    轻蔑的一笑,沈若斌并没有将叶逐风放在眼中,他大笑着说道:“虚张声势!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手段!”

    “是么?”叶逐风的嘴角依旧挂着一抹微笑平静的说道:“现在斜谷附近有易水三千白羽营,如果时间到了没有接到我的命令,他们就会开始进攻南疆,随后大秦的兵马顷刻而至,莫说你不过是一个大圣人,就算是仙人又如何,与天下为敌,你配么?”

    言语中毫不掩饰的讥讽,叶逐风丝毫没有将半空中的人放在眼里,不是他不怕,而是不能怕,越是这种时候,态度就要越要强硬,沈若斌内心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叶逐风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敢如此,就如同在神庙中一样,他能影响沈若斌一次判断给长生离开争取时间就能影响第二次!

    果不其然,闻言之后的沈若斌微微沉思了一下,不过很快,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再一次让他对叶逐风嗤之以鼻:“百万军马又如何,我得到了帝王印,断了大秦的龙脉,天下还不是我的。”

    “呵呵!”叶逐风摇摇头,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冷冷的说道:“你怕是还没有搞清楚局面吧!知道刚才跟你交手的人是谁么?大秦长公主,秦玉,刚刚被秦帝封为燕王,封地是西北易水。司徒凌然能说动顾笙箫和魔皇拖住大秦高手是因为他掳走的人是皇后,你要是把大秦公主如何,我保证,秦帝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你,莫说你不能从皇后口中问出帝王印藏在哪里,就算问出来了有大秦剑圣追杀,你有本事拿到手么?”

    看到沈若斌沉默不语,叶逐风继续说道:“或许,我们应该重新认识一下,在下叶逐风,不过我还是喜欢人叫我叶小七,顺便提一下,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吟霜阁阁主,想必,你应该听过吟霜阁是什么样的组织吧,还有,老剑神元清扬重出江湖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了吧!龙城一战,留下破甲一万两千的神话,不瞒你说,当日剑神入城也是因为我的关系,还有,我母亲姓谢,江南谢家现在的家主论辈分,我应该叫一声舅舅。顺便提一句,武当当代剑首陆然此刻正在易水做客。沈若斌,我身后的这些人,你惹得起么?”

    掷地有声的言语震惊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不单单是沈若斌,星月殿剩余的三名护法在听到叶逐风和长生背后的势力之后都是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江湖庙堂,看似好不相关的两个地方却实实在在的紧紧联系,在庙堂下,江湖就显得落魄很多,就算是绝顶高手又如何,终究不是一个帝国的对手。

    其实,叶逐风在赌,赌沈若斌不够冷静,其实,他那番话说起来看似勾勒出一个巨大势力的雏形,可是,任何人只要仔细思考一下都明白其中的水分,如果他真有能力调动这么大的势力,何必自己一个人亲临南疆犯险。

    虚张声势,争取时间,这是叶逐风此刻唯一的目的,沈若斌陷入了沉思是个好现象,多一点时间,长生能把那颗药的药效吸收干净,也未必不能和沈若斌一战!

    手递手给长生的药丸算是叶逐风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当年母亲带他去见医仙,几经波折,虽然医仙也治不好他的病,但是还是给了他三颗号称能够起死回生的灵药,叶逐风男生女貌,体质也偏寒,算是一个异类,因此医仙给他的丹药是专门为他炼制的。

    能够白骨生肌的医仙说这三颗药能够起死回生,只要没死绝了,终归能吊住一口气续命,早年间叶逐风已经吃了一颗,效果很是强大,其中的药效那个时候的叶逐风自然吸收不了。长生是女儿生,修炼赤龙诀造成的内伤和叶逐风被剑胎困扰导致身体孱弱的道理差不多,医仙的药也算是对症。

    按照叶逐风的估计,长生借着灵药的药性应该能恢复到巅峰的实力,有了先前的试探,长生未必不能和沈若斌一战,胜负还在其次,能拖到随云过来这边的事情就应该见分晓了。

    沈若斌再强也不可能击败两个圣人,虽然,随云的圣人境界需要在神庙附近!

    不过,似乎这一次,幸运女神似乎没有站在叶逐风这边“差点被你骗了!”

    半空中的沈若斌猛然抬头,盯着叶逐风冷冷的说道。

    暗叫一声不好,叶逐风匆忙后退,沈若斌能够执掌万蛊教自然不是蠢人,先前虽然被巨大的优势冲昏了头脑,可是,微微冷静下来,很快就分析明白眼下的局势,无论如何,自己额星月殿还有叶逐风一行人都是死敌了,还谈什么以后,他们一个都不能留!

    眼下,唯一能有些麻烦的只有那个白衣女子,其余人,都是鱼肉而已!

    看到叶逐风后退,沈若斌冷哼一声,伸手一抓,顿时,叶逐风感到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将自己的身体朝着沈若斌的方向拉扯,任凭他如何努力,却丝毫不能摆脱,圣人和宗师之间,差太多了!

    “森罗万象!”

    一个萎靡的声音在叶逐风的背后响起,星月殿二护法陈平猛的上前一步,双手仿佛利剑一样插入地下,随即,叶逐风脚下的花草疯狂的生长,两条藤蔓缠住他的双脚,对抗那股吸力,而与此同时,半空中沈若斌的正下方,数十条藤蔓连天而起,刺向沈若斌!

    “雕虫小技!”

    不屑一笑,沈若斌一挥手,两道丈许长的黑色匹练如银河悬瀑一样落下,顷刻间将身下数十条藤蔓毁于一旦!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