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84章 烛龙

    你到底来南疆干什么?打发走徐子昂,长生冷眼盯着脸色苍白的叶逐风,显然没有让他休息的意思。

    后者微微叹了一口气,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告诉她。

    “我能够看到未来!”

    面对长生的疑问,叶随云直接给出了答案!

    无怪乎长生会问起为什么此次南疆之行为何会如此顺利,先是有书信让他和杨帆帮忙,随后便是西凉出兵封死北上的路线,甚至,叶逐风还大胆的在两难的选择中放弃对于秦皇陵的防御,直接将主力调集到南疆,一连串准确无误的手段让星月殿应接不暇,甚至可以说无力回天。

    这根本不是靠着任何情报网能够做到,如果能,叶逐风也不必颠沛流离这么多年。

    听到叶随云的回答,长生的疑惑更加浓烈,看到未来,这算是什么,玄学命理么?

    “我能看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当然,还是有一些限制,比如只能在神庙附近,只能看到和自己相关的未来,预测的未来越远对于身体内的神力消耗越大,消耗干净以后,我会变成普通人,等等还有很多限制,不过,我确实能够看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而且能够改变!”

    叶随云给出了详细的解释,不过,这个解释确实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记住你答应过我什么?”

    留下这句丝毫不带着感情的话,长生转身离开。

    回头凝视着叶随云,一向来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叶逐风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书信往来是书信,可是,离别多年,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妹妹,亲生妹妹,他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年来多在别离间,他们根本是不相逢。

    “哥!”

    一声亲昵的呼唤抵过万语千言,叶逐风紧紧将妹妹抱在怀中,好像一撒手面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一样。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隐隐的,叶逐风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晶莹,当年国破,母亲带着他远下江南,而妹妹则被大燕旧臣带着,夹杂在难民中,却经历了一番辗转来到了这南疆,几千里路,想想自己,就知道妹妹到底吃了多少苦,这世界上,如果还能有人让叶逐风不顾一切,除了叶随云,没有第二个人。

    “都过去了!”

    手指缠绕着哥哥的长发,叶随云轻声说着,将数十年的辛酸苦辣化作一声轻轻的安慰。

    叶逐风轻笑一声,她真的长大了,懂得安慰人了,以前不依不饶缠着自己的小孩子如今也亭亭玉立变成了游离在各方势力中运筹帷幄的女强人,是喜是悲,叶逐风不知道。

    “对了哥哥,你身上的剑胎呢?为什么,红莲会变成这个样子!”

    心意相通的两个人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就理解对方想些什么,叶随云开口,问出自己的疑惑,此刻,她已经感觉不到叶逐风体内剑胎的存在,而且,手上的红莲业火也好像换了一个样子,变得暗淡,没有先前耀眼的光辉!

    摇摇头,叶逐风苦笑一声,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记得在精神世界中,自己分明已经被乌格尔制住,眼看就要困死在精神世界,可是,当自己醒过来以后,分明能感觉到身上的诅咒已经消失不见,精神世界中只有自己一个人,乌格尔不知道哪里去了,更诡异的是,母亲留在自己身体内的剑胎也消失不见,似乎,和诅咒一起彻底消失了!

    听完叶逐风诉说过事情的经过,叶随云皱着眉头一副弄不明白的表情,末了,她摊开手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奇怪哦!”

    “算了,哪里有什么事情都能弄明白的呢?”叶逐风一如小时候揉着妹妹的头轻轻说道:“反正,这是个好的开始,至少,我还保留着宗师的实力,还摆脱了诅咒,算是很不错了。”

    “嗯,嗯!”叶随云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拉着哥哥的手急切的说道:“跟我来,带你看一样好玩的东西!”

    “什么呀?”

    莫名其妙的叶逐风被妹妹拉到温泉旁边,他刚才就是从这里出来的,似乎,没有什么呀!

    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叶逐风感到背后一双手掌轻轻一推,站在水池旁边的叶逐风扑通一声就落到温泉里面。

    “咯咯咯!”

    岸边的叶随云看到哥哥这样欢快的捂着嘴笑起来,叶逐风则是一脸无奈,刚还以为她长大了呢?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

    似乎看够了热闹,叶随云停止笑声,也跳到温泉中,指了指下面,当先潜入温泉中!

    叶逐风一愣,随即跟上!

    这个温泉看起来不大,可是地下却别有洞天,温泉底部的石壁上有一条缝隙,仅容一人通过,叶随云当先顺着缝隙穿过,等到叶逐风穿过缝隙之后顿时一惊!

    这石壁后面的空间比起前面大了何止十倍,地面上有一层浅浅的水痕,应该是从温泉中倒流进来。

    叶逐风还没有发问,叶随云一惊解释道:“这里和南诏一族的神山是相通的,因为旋涡的关系,温泉的水没有灌入这条通道,顺着这里过去就是神山的内部,估计,这个秘密就是副殿主他们也不知道,里面可有一些很好玩的东西哦,哥哥,等会不要太惊讶!

    说话间,叶随云一惊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叶逐风跟在后面,果然和她说的一样,这里面的空间极大,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两个人的眼前豁然开朗,随着叶随云点燃墙壁上的灯油,一条火龙刹那间蜿蜒着向前奔去!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