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79章 茧

    迷路了!

    杨帆莞尔一笑,这样借口除了长生别人还真说不出来,杨帆也不说破,诚心诚意的说了一声谢谢,明显昭阳公主是不放心他过来帮忙的,大恩不言谢,何况是救命之恩呢?人情冷暖,或许只有这样的时候才能看清楚吧!

    “有点意思!”

    比起杨帆和地上那个人,长生对于那头吞天巨蟒的兴趣显然更加浓厚,被她一张击落在地半天没能缓过神来的巨蟒在地上不断的扭动身体,看到长生朝着它走来,巨蟒不安的扭动身体,想要逃走,可是,长生那一掌太重了,活到它这个年纪虽然没有成为灵兽,可是应该有的灵智它不缺少,眼前这个女人明显是一种危险的生物,不能力敌。

    长生刚要上前找吞天巨蟒的麻烦,一道身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到她的脚前,注目一看,虽然落下来的这个人一身狼狈,身上沾满了尘土,可是看得出,这个人是叶逐风无疑!

    “滚!”

    飞起一脚,长生毫不客气的将叶逐风踹飞,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的叶逐风刚要开口骂娘,一看是长生,顿时没了脾气,也不管身后是什么,舒服的依靠朝着长生说道:“我说,你们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了,赶紧的,准备好打架,我跟你们说,咦,这是什么!”

    感觉到背后滑腻腻的,叶逐风回头,正好和吞天巨蟒的巨大脑袋对上!

    本来坐在地上的叶逐风嗖的一声蹦出去老远,惊魂未定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出什么事情了?”

    皱着眉头,长生疑惑的问道,她自然看得出来,此刻叶逐风体内气息混乱,丹田之内的先天剑胎更是黯淡无光,似乎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而提着红莲业火的手更是不断地颤抖,明显是虚脱的前兆,叶逐风此刻还能生龙活虎的跳来跳去,只是靠着十多年修炼而来的体能,此刻的叶逐风根本无力一战,只是装装样子而已!

    “有个老不死的特意来南疆找我麻烦,说什么要度化我,也不知道他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叶逐风的话音刚落,天空中金光一闪,一道身着青色道袍看上去四十岁上下的倒是从天而降!

    这人一出现,不论是地上不能动弹的吞天巨蟒还是杨帆长生都感到一股骇人的压迫感,叶逐风更是在这样的气势下退了三步,直到看不下去的长生伸手拉住他,才勉强站住!

    “叶小友,你体内的剑胎也好,诅咒也罢,亦或是魔道双修的功法虽然能给你带来强大的力量,但是,这些都是饮鸩止渴的东西,对你武道修行无疑,反复使用更是会缩减你的寿命,叶小友天赋奇佳,世所罕见,不妨和贫道走上一遭,十年之内,定然能够跻身武道强者之内!”

    中年道士一开口直接无视了其他人,苦口婆心的朝着叶逐风说道。

    长生回头报以一个询问的眼神,叶逐风一脸无奈的说道:“昆仑上的总瓢把子,三清的老大,清虚!要抓我上昆仑!”

    “是请!”

    中年道士温和的纠正叶逐风的用词,可是这番话停在其他人耳朵总却和平地惊雷无疑!

    清虚,昆仑三清之首,如今中州武道的排名是没有算上昆仑三清的,因为这三个人的实力没有办法计算,不过,可想而知,这三个人联手应该可以和蓬莱岛不出世的老神仙一战,至于大雪山李当归,胜负应该也就在五五之间,虽然那是三人联手的结果,可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拿出来都是临近飞升的人物,何况他们背后所代表的的昆仑势力。

    长生越发的觉得叶逐风的人品已经到了一个境界,什么样的人物似乎都能被他碰上,也不知道这家伙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不过,此刻的长生略微有丝丝兴奋,或许,可以有机会和三清之首过招,这是她求之不得,不过,从对方带来的压迫来看,似乎,这次的挑战有些难度呀!

    “请?”

    叶逐风拉长了声音瞪着清虚怒气冲天“你们昆仑是不是闲着没事,现有一个清玄过来跟我谈人生谈理想,然后你又过来说什么要阻止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救我,开什么玩笑,真以为你是救世主还是活菩萨!你要真是的话,中州有的是需要帮助的人,你去管管他们性不相,我大燕国破家亡的时候你们在哪,我娘带着我鏖战大秦一众高手的你怎么不出来普度众生,现在跟我说教,省省吧,我这条命虽然不值钱,但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左右的。”

    不知道这两天叶逐风和这个昆仑三清之首的清虚发生了什么,一向都是冷静自若的叶逐风破口大骂,丝毫不留余地,完全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长生和杨帆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头,都感觉到对方眼中的不解,这个样子的叶逐风,太反常了!

    “叶小友,贫道念你年少无知一忍再忍,你不要得寸进尺,你母亲当年在昆仑之际也要尊称贫道一声前辈,你就这样没有教养么?”

    被杨帆激怒的清虚冷眼说道,活了百岁开外的老者明嘲暗讽的手段自然不一般,叶逐风冷笑一声:“刚才还一副圣人摸样,现在怎么跟我谈起教养了。可能你在昆仑山呆的太久了,不知道有句话佳叫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孺子不可教也!”清虚摇摇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样“叶小友,你顽固不化,莫怪贫道施展雷霆手段了!”

    话音落,清虚口中高呼一声道号,天空中惊雷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