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76章 那个人

    郝天楠已经在中州生活了二十年,他很喜欢江南这个地方,二十年的时光,膝下的两个孩子已经快要和自己一边高了,而他,在换了三任夫人之后终于回归到了一个人的生活。

    偌大的庄园中,悠闲的喝着茶,极品龙舌,在江南,这恐怕是除了供给给剩下的贡品外最好的茶了,在侍女丰腴的臀部狠狠肉了一把,郝天楠在心里默念了赞叹一声,江南真是个好地方,这里的女人比起南疆好上太多了。

    生来如锦缎般滑润的肌肤,姣好的容貌,仿佛入手就化的长发,这也是为什么郝天楠不断换夫人的缘故。

    郝天楠还在想着今晚应该和几个小妾玩什么样的花样时,平日里不准外人进入的后花园忽然响起一片嘈杂声!

    错愕过后,郝天楠抬眼看去,只见平日里只有自己家人才能进入的后花园中多了二十多个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女,本能的,郝天楠一惊,他的眼力不错,这些人一看就是经过有素的训练的,那看似宽松的长袍下隐隐藏着兵刃,脑子飞快的转动,他不断思考附近有什么样的势力能派出这样一批人,可是,却毫无头绪!

    “是他么?”

    宛若黄鹂一样的声音响起,郝天楠不由自主的朝声音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众人中央,一个衣着清丽的少女缓步走出,轻蔑的瞥了一眼郝天楠,不屑的说道!

    本来被这群人突如其来的进入弄得惊慌失措,可是,被眼前这个少女轻蔑一瞥,郝天楠顿时感觉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忽略了眼前的情况,大声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话一出口,郝天楠就觉得不好,自己虽然在江南苦心经营二十年,郝家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可是宅内宅外还是有一些好手的,而且,还有来自南疆的两名护卫,他们可是实打实的先天宗师,这些人能堂而皇之的来到后花园,绝非易于之辈,可是话已经出口,仗着自己先天的实力,郝天楠还是冷眼盯着那名少女!

    本以为对方会按照江湖规矩报个万,说明来意,可是没想到,那清丽少女只是冷哼一声吐出两个字:“动手!”

    郝天楠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感觉到眼前一划,四道紫色身影飞过,两男两女就已经来到自己面前,郝天楠刚要动手,却不料,这四人出手更快,一瞬间便出手将他制住,飞快的在身上点了几下,昊天顿时觉得脚下一软,身上功力已经被封住,与此同时两柄明晃晃的短刀在两名紫袍女子的手中,架在他的脖子上。

    顿时,郝天楠吓出了一身冷汗。

    四个先天高手。

    “你,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汗流浃背的郝天楠此刻终于明白,对方的实力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他战战兢兢的开口,对方既然没有一瞬间击杀自己,想必是有所求,这件事情恐怕还有商量的余地!

    “带上来!”

    清理少女并没有回答郝天楠的话,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两个昏迷的人被拖到郝天楠面前,见到这两个人,郝天楠大惊失色惊呼道:“泽其,泽浩!”

    这两个昏迷不醒的人正是郝天楠的一双儿子。

    似乎很满意郝天楠的反应,清理少女檀口轻张说道:“将你知道的,星月殿在中州秘密分部的位置,人数都写下来。还有,你不是第一个写下这些东西的人,我手里已经有一份单,如果你写的和我手上的名单有出入的话,不只是你,他们,也会死的很惨。当然,你要是合作的话,我不杀你!”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清丽少女如愿以偿的拿到里那份名单,只是她并没有遵守若言。

    在郝天楠厉声的质问中,少女轻轻张口“我只说,我不杀你们,没说他们不动手!”

    片刻过手,在少女的带领下,二十三名紫衣人鱼贯离开郝家大宅,留下冲天的火光!

    这样的事情在大秦治下的中州接连不断的发生着,半个月的时间,星月殿派遣到中州的暗子几乎被一网打尽,朝野震动!

    自从当年当年西凉王陈奇马踏江湖,灭掉紫霞山庄之后,江湖上再没有过这样大的动荡,只是对此,不论是西凉王还是秦帝都选择了沉默,仿佛默许一样。

    紫衣怪人的疯狂屠杀刚刚结束,就在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形式的时候,另一场屠戮又开始了,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针对大秦的江湖,而是朝堂,秦帝手下最为的得力的秘密部队夺魂开始肃清朝野,似乎为了寻找什么东西一样,夺魂找上很多已经隐退多年的官员,还有当年在大秦铁蹄下被灭国前朝余孽,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想不通,他们到底在找什么东西!

    在这样大的震动中,大秦和南疆的边境,一伙山贼的覆灭自然不会被人注意,当然,只是不会被大多数人注意,这些人之中,当然不包括一名少女,一名流落江湖落魄至极的少女!

    此刻的莫红妆已经没有当初父母还在千金小姐的摸样!

    独自行走江湖逃亡,被山贼劫掠,被那个摸样很好看实际上却禽兽不如的家伙占尽了便宜,此刻的她已经能吃得下以前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窝头,喝着冰凉的井水,这段日子的经历已经让她明白,有的时候,为了活着,要忍受很多看似不能忍受的东西!

    将身上最后一样值钱的玉佩卖掉,莫红妆手里的几两碎银子贴身放着,这是她最后的家当了,她还要去找父亲多年前的一位老朋友,这是她此刻唯一的依靠!

    前几天,她偷偷的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