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73章 分外眼红

    西北,冀州王府一柄背负长剑的道士穿过冗长的回廊,来到冀州王秦羽的房间。

    微微有些刺鼻的药味充斥着整个房间,陆然的鼻子皱了皱,武当山上,几位师兄对于岐黄之术多有涉猎,三师兄更是精通于炼丹,他虽然醉心剑道,可是见惯了三师兄摆弄药材,多多少少他也能够辨别出冀州王在吃治疗什么病症的药!

    “武当陆真人来访,本应该出门相迎才是,不过,本王这身体,真人也看见了哈哈,红玉,看茶!”

    一阵嘹亮的说话声响起,帷帐后面,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勉强坐起来,靠在软榻上!

    温柔婉约的妇人绕过帷帐,将陆然引到床榻前,的椅子上坐下。

    看妇人的衣着头饰,应当就是秦王妃,只是,若是此刻叶逐风看到秦王妃定然会大吃一惊,比起之前此时的秦王妃多了几分丰腴,略显富态!

    陆然坐下不久,另一个妇人端着茶缓步进来,和秦王妃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唤了一句姐姐,秦王妃颔首。

    放下茶,红玉刚要转身离开,不想陆然突然开口道:“阁下是红玉夫人吧!此前贫道与叶阁主有过一面之缘,叶阁主托贫道给夫人带句话,人生难得放下,浮生若梦过往种种都是过往,既然过去了,就让那些事情烟消云散好了,此刻时间只有冀州王府红玉夫人,再无吟霜阁红玉!”

    闻言,红玉的身子一颤,秦王妃适时握住了这位才何解不久,丈夫的侍妾,叫自己姐姐的人,盈盈一握,鼓励的意味很浓!

    定了定心神,红玉转过身来,朝着陆然浅浅一拜道:“红玉谢过阁主恩典!”

    陆然微笑说了一句夫人的话贫道定然带到!

    红玉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插曲,带到秦王妃和红玉离开,陆然的脸色凝重起来,冀州王秦羽咳嗽一声打破僵局。

    “王爷的意思如何?”

    不妥!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出口,秦羽又是一连串的咳嗽声,陆然沉默不语,整个房间中陷入了一片死寂。

    良久,陆然起身告辞,秦羽也没有阻拦,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们之间也没有多说下去的必要!

    片刻之后,秦王妃和红玉回到秦羽的身边,王妃服侍秦羽躺下刚要离开,却不想,秦羽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王妃一愣。

    秦羽悠然说道:“让秦凌去龙城,该让他历练一下了,西凉出兵草原,现在还看不出来意图,让他多加防范!”

    “知道了!”

    替秦羽将被子盖好,秦王妃和红玉并肩离开。

    “姐姐,你说王爷的病!”

    话说道一般,红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意思很明了。

    王妃摇摇头,脸上一片凝重良久才开口道:“多说无益,眼下,还是让凌儿快一些掌握冀州才是最要紧的,朝廷虽然还没有正式任命,可是,那个什么昭阳公主被封燕王的事情已经有消息透露出来,西北这块地方,迟早都是三足鼎立的格局,陈奇活着还好,一旦他死了,以叶逐风的心思,还真说不准他要如何!”

    听到叶逐风三个字,红玉的脸色变了变,低下头喃喃道:“他要是真想杀人,除了宫里那位,别人还真没有多少办法!”

    王妃回头瞪了一眼红玉,随即苦笑,这话虽然说得不好听,可是却是一个事实,她和叶逐风打过交道,现在的秦凌还真不是叶逐风的对手,至少,摆开阵势对垒,秦凌没有什么赢面!

    纵然有整个冀州的支持,可是,叶逐风身后不也有那个什么昭阳公主和西凉么,身家底蕴不输给秦凌多少,眼下,还不能撕破脸皮,浪费了叶逐风冀州一行留下的一点香火轻易,王爷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更让王妃弄不懂的是叶逐风是如何能驱使武当陆然亲自替他来冀州走一趟,如果在加上武当,西北这地方,恐怕真要变天了!

    沉思片刻,秦王妃试探着问道:“妹妹,你在吟霜阁那么多年,不知道吟霜阁的那个秘密是什么么?”

    红玉摇摇头说道:“历代吟霜阁都流传那样一个说法,吟霜阁阁主手中掌握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能够影响整个中州,但是,守护这个秘密的人回不得善终,开启这个秘密的人会死!”

    闻言,长生一愣,疑惑道:“这个说法,他诡异了吧!”

    红玉苦笑一声,她也知道这个说法诡异,可是,这就是事实,转过头,红玉迎着秦王妃的眼睛平静的说道:“这是真的,我在吟霜阁的时候,原本是老阁主的侍女,阁主接任吟霜阁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样子,叶阁主继承吟霜阁的时候,约莫也是和老主人一样的情景!”

    说起这个,红玉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秦王妃愕然,红玉自从进入冀州王府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个摸样,哪怕是当初她几番威胁要杀了她,这个女人都是一脸平静,现在她的摸样,实在不同寻常,疑惑开口,秦王妃问道:“是什么样的情景!”

    红玉张了张嘴,艰难的开口,一字一顿道:“老主人亲手杀了上一任阁主,也就是老主人的师傅!”

    这句话出口,秦王妃一愣,随即想到那句一样的情景,莫不是,等她再要开口,却发现,红玉已经默默点头,似乎肯定了他的说法!

    遥远的南疆,叶逐风手中握着绳子的一端,另一端则捆在何菲菲的手上,被限制了功力,何菲菲与普通的少女没有什么两样,时不时恶狠狠的盯着身后的叶逐风,不甘心的在前面领路,她倒是不怕带着他们找到星月殿的总坛,在她的心中,殿主大人是无敌的,叶逐风的本事再大也不是殿主的对手。

    “小心!”

    突然,走在最后面的杨帆开口,猛的张开双手,天魔象幻化巨手砸向身后,而同时,何菲菲的脚下升起一团黑雾,走在中间的叶逐风猛的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何菲菲身边,向前一推,何菲菲离开了黑雾笼罩的范围,叶逐风却被黑雾缠上。

    一击过后,杨帆感应到偷袭的人离开,看到叶逐风的摸样刚想上前,叶逐风却开口大吼道:“别过来!”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