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72章 何菲菲

    帝都洛阳,八百里加急,一封书信直入阿房宫交到太监总管严枭首手中。

    只是瞥见了书信上四个带着凛然剑意的大字,第一次,严枭首在秦帝早朝的时候打断了正在讲话的秦帝。

    看了一眼严枭首,秦帝接过书信也是一愣,随即拆开火漆,信不长,只有短短十几行,可是秦帝看过后豁然从龙椅上站起身来,这位执掌大秦多年的帝王,第一次中断了早朝。

    整个朝堂上,唯一有资格带剑上殿的大秦剑圣只是微微瞥见了信封上的四个大字。

    “祸及皇陵!”

    大秦皇陵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除了有资格进入皇陵内部的秦帝和皇后之外,或许只有曾经跟随秦帝进入过皇陵的长生知道,至于其他人,只是听过那个秘密,却始终不曾亲眼见过。

    而此刻,关系这个秘密的人很多,比如,叶逐风极为看好的吟霜阁下一任阁主,静静!

    这个跟随叶逐风三年,每天此后公子的侍女无时无刻不在向着这件事情,当年叶逐风刺杀皇子成功,潜逃会西楚的路上救下了静静这个少女,当时的她无助的摸样任谁都会心生怜悯,只是,现如今的她,何曾还有半点当年软弱的摸样!

    “死心吧!你已经对我用过搜魂了,我确实不知道那个秘密!”

    被禁锢在牢笼当中的吴懿看着面前只是裹了一件薄纱的少女冷冷的说道,他的面前躺着十三具尸体,都是跟随着他的心腹,吟霜阁六位核心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就算是当年那场内乱,这一点还是不曾改变,吴懿纵然有心退出吟霜阁,可是这些并肩作战的伙伴,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抛弃,可是,不曾想到,昔日的同伴,此刻竟然变成了她用来威胁他的筹码!

    “是么,那就对不起了!”

    听到吴懿的回答,静静伸手在最后一人的脖子上轻轻一抹,血光飞溅,浅浅一笑,静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朱唇,一副害怕的摸样,如果没有看到之前她杀人的摸样,谁都会以为她是一个受害者!

    “何必呢?这样的你斗不过叶逐风的!”

    扑哧一笑,静静抬起青葱般的手指缠绕着发丝盯着吴懿说道:“我能不能理解为,这是你赢不了公子认输的说法!”

    摇摇头,吴懿轻声道:“是事实,比起叶逐风你少了一些东西!”

    浅笑一声,静静问道:“哦,是什么呢?”

    不答反问吴懿盯着静静问道:“你为什么直到此刻还叫他公子呢?”

    静静一愣,随即默然,为什么,她也不知道,三年的时间,她将骨子里的叛逆和野心隐藏的极好,她努力的学习,将叶逐风的一言一行都模仿的淋漓尽致,无时无刻的微笑,不论身处如何境地的冷静,沉着,还有玩世不恭的脾气,还有,那张戴在脸上没有人能看得穿的面具!

    他说的话静静都记得。

    未战先思败,做事前要留好退路。

    做人留一线,还有选择就要留下余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退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

    叶逐风常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师傅白螭龙虽然死了,可是他好像活在自己的骨子里,隐隐的,那些言传身教的东西时时刻刻影响着他。

    静静何尝不是如此,那一声公子仿佛已经也早已经融入骨子里,改也改不掉,提起叶逐风,那声公子就顺口而出,不知道为什么!

    “他有着不能输的理由,不能输的信念,所以我们都不和他争,现在的你,还没有走出他的影响,所以,你赢不了他!”

    吴懿口中的我们,自然指的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现存的吟霜阁六位核心中的其他五个。

    听到吴懿的话,静静莫名的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本来想要恶狠狠的还击,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盈盈一笑“既然如此,咱们拭目以待!”

    闻言,吴懿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静静说道:“你和他,还真是像呀,太像了!”

    微微一怔,静静沉默的转身,留给吴懿一个靓丽的背影。

    看到静静离开,吴懿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锁链风轻云淡的一笑,似乎根本没有身处牢笼任人鱼肉被静静算计的觉悟和不甘,平静的仿佛一潭池水一样,古井无波。

    忽的,他抬起头看着天空变幻多段的云彩轻轻说道:“举目皆敌,我确实不如你!”

    南疆斜谷,这里是南疆和中州最后一个缓冲的地带,过了斜谷就是中州人眼中神秘莫测恍若死地的万里黑山,毒物遍地,难以寸进。

    然而,白衣如雪携天威而来的长生丝毫没有这里过去就是死地的觉悟,一步数十张,疾驰而过,丝毫没有将大秦多年来都没有把握控制的南疆放在眼里。

    武夫到了一个高度天下在就小了很多,在绝顶高手纵然难以和数以万计的军队抗衡,可是,在他们的眼中,看到的人也只有那么一小撮。

    那个白发老者和神秘刺客一路逃亡至此,丝毫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他们不敢分开逃,长生追的太紧了,甚至到了,如果有任何一个人变换方向就有可能被随后而来的长生一招毙命的危险,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曾想过,那个一路追随皇后而来的少年身边竟然有一个这样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