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68章 去死吧

    被长生和杨帆联手算计了一次,叶逐风的心情自然不好,他倒是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开不起这样的玩笑,长生想要知道当年的事情情有可原,用上这样的小手段无可厚非,本来就没有熟悉到那个地步,怪也只能怪自己不小心。

    现在叶逐风担心的是长生一个想不开回去找严枭首拼命,要不,就是找到皇后之后一掌劈死皇后娘娘,这两个结果他都是不愿意看见的,至少,现在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

    越往南走天气越发的炎热,好在他们三个人都是先天高手,寒暑不侵,自然不在乎外界气候,只是,行走在南方的树林中和北方大不相同,高耸入云遮天蔽日的丛林,举目望去都是几人合抱的粗壮树木,更令人厌烦的还是那些个是不是从树上窜下来的毒蛇毒虫。

    不过,叶逐风倒是乐此不疲的在树林抓来一条条毒蛇弄死之后放到行囊里面,说是等着晚上煮蛇羹吃,对此杨帆的兴趣很高昂,在叶逐风的鼓动下加入了这一行动。

    看着一老一小两个人做这个无聊的举动,长生嗤之以鼻,这哪里有一点所谓高手的风度,有这个事件还不如专心修炼。

    看着长生冷冰冰的脸,叶逐风知道她还在为了自己母后的事情烦心,叶逐风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劝她,说到底,这一点上他们本来就一样,叶逐风不也是为了继承父亲的意愿努力的在西北立足,暗暗将当年计划围剿母亲的那些人记在心中,想着有朝一日报仇,只是,他没有长生的天赋,没有睥睨天下直接去找仇人拼命的能力,所以,他只能一点一点发展自己的势力,可是,那可仇恨的种子没有一点减少,而且是与日俱增。

    方式不一样,可是最终的想法都是一样,自己尚且如此,又如何去劝长生呢?

    “不对呀!”

    走在最前面的叶逐风忽然停住脚步,抬头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疑惑道:“这个地方,好像走过了!”

    闻言杨帆和长生一愣,疑惑的抬起头,可是,打量了好一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疑惑,没有问题呀!

    虽然说他们在浓密的丛林中辨别方向确实有些困难,可是,他们还没有老眼昏花到分不出这里走没走过的地步!

    杨帆摇摇头疑惑道:“叶小子,看错了吧!”

    叶逐风同样摇头,摸了摸鼻子肯定道:“没错,这里一定走过了,你看那棵树,我刚才在上面摔死了一条毒蛇,不会记错的!”

    闻言,杨帆无奈的走到叶逐风指着的那棵树前面仔细查看,树上光滑异常,哪里有摔死过蛇的任何痕迹,他摇摇头道:“记错了吧!”

    有些不相信的叶逐风亲自过来查看了一下,果然找不到一丝痕迹,良久,他摸鼻子不确定道:“难不成真是我记错了,不应该呀!”

    眼前的情况引起了长生的警觉,叶逐风过目不忘的能力她是亲眼见识过的,既没有受伤,也没有神志不清,没道理他会出现这样的错觉,而且,他们确实在这片树林里面走了太长的时间了!

    “等我一下!”

    说完,长生也不等叶逐风二人回答,径直高高跃起,一个闪身,消失在两人视线中!

    遥遥头,叶逐风苦笑,太心急了!

    大约半盏茶的功夫,站在原地的两个人还没有等到长生回来,顿时,两个人心中产生了意思不好的预感,长生虽然特立独行一些,可是不会不打招呼,她说了等一会一定不会这么长时间而且,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依着她的脾气肯定是直接出手断然不会弄什么跟踪潜行之类的事情,可是,这周围,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着实诡异了一些!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至此,杨帆也终于开始觉得不对劲了,长生的实力如果能被人无声无息的放到,那么对方到底是什么力量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看那!”

    忽的,叶逐风开口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丝惊讶!

    杨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顿时心中一凉,叶逐风目光所及之处,空空如也,没有一点东西,可是,这一次,杨帆也清楚的记得,那里,刚刚分明有一棵树,就是叶逐风说眼熟的那棵树!

    “见鬼了!”

    “也许是有人装神弄鬼!”

    事情真的有些不对劲了,叶逐风反倒是放心一些,遇到事情最怕的就是搞不清楚问题出在哪,现在情况虽然棘手,可是相对来说不是那么麻烦!

    至少,可以肯定,他们现在应该处在什么古怪的阵法当中或者是什么奇怪的地方!

    鬼挡墙,走不出去的森林,这些故事叶逐风也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真的遇上,应该是人为的吧!

    长生现在应该也是被困在类似的地方找不到出路,对方如果真有能干掉自己这方三个人的高手或者陷阱,断然不会等到这个时候,想到这,叶逐风心中多少有了一些思量。

    “闭上眼睛,抓着红莲跟我走!”

    闻言杨帆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抵到自己面前的叶逐风,眼神中充满疑惑!

    叶逐风笑了笑解释道:“我倒是有个想法可以试一试,闭上眼睛吧!”

    略微迟疑了一下,杨帆还是伸手抓住了红莲业火的一端,乖乖闭上眼睛,到了他这个境界闭不闭上眼睛差距不大,听声辩位靠着感觉分辨四周的情况已经是家常便饭,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疑惑,叶逐风到底要什么,他刚刚也试过了,这周围的环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灵力外放,感知也感知不到任何东西!

    看到杨帆闭上眼睛,叶逐风微微叹了口气,眼神中上过一抹冷冽,阵法,幻境,不管是哪个,当真以为这点手段就能困住自己,真以为自己这个吟霜阁主好欺负不是!

    微微将头低下,叶逐风的身体猛地一颤,仿佛一瞬间被利剑刺穿一样,冷汗直流,而这时,顺着叶逐风的左臂,一抹漆黑如墨的线条陡然浮现,夹杂着嫣红的血色很快就爬满了叶逐风的左臂,一个古怪的符咒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