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64章 饿了

    世事无常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在叶逐风看来,这四个字就是说,很多时候,有一些眼睛长在下巴上的人老是自寻死路的意思!

    本来抓到了镖车中人镖少女的那伙山贼都已经准备撤退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领头的山贼首领招呼一声,呼啦一下子,十几个人竟然朝着叶逐风他们三个冲过来!

    对于眼前这一幕,三个人都是一愣!

    “你,把东西交出来!”

    看着眼前山贼首领大马金刀的站在面前,大声问道,叶逐风一头雾水,指了指自己,言下之意,是说,你在说我!

    “就是你,赶快把这个婊子给你的东西交出来,免得爷爷费事!”

    “等会!”

    叶逐风哭笑不得看了一眼被一众山贼押着的女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什么情况,估摸着是想要把自己这伙人拖下水吧,有点意思!

    本来就看不上去眼前这群人,叶逐风也不介意逗他们玩会,当下沉声道:“这位姑娘确实给了一样很宝贵的东西,不过,眼下,我还真不能交给你!”

    “别你娘的废话!”

    山贼首领一听说东西真的在叶逐风手上心中一喜,这次买卖他也是受人之托,要这个姑娘身上一样东西,对方允诺一万两银子,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可是刚刚抓到那个女子,简单一搜身东西竟然不在她身上,再三询问,那个姑娘说东西在这三个人手上,本来他也是不相信的,可是,眼下除了死马当活马医还能怎么办?

    叶逐风这一开口,倒是给了他一个希望,一万两银子到手的希望!

    “哎呀!”叶逐风看着山贼头领十分不好意思的缩了缩手,一副理亏的摸样喃喃说道:“这位素不相识的姑娘前些日子在我的被单上留下了几点红色,你看这东西,我也给不了你呀!”

    叶逐风的话刚落,一群天天打家劫舍的山贼很快就听出叶逐风这个荤段子的意思,放声大笑起来,那名被绑着的女子也是常在江湖行走,略一思量就听明白叶逐风的意思,大声骂道:“放屁,给老娘滚!”

    “呵呵!”叶逐风冷笑一声,敢这么骂自己的还真没有几个人,当下绕过一群山贼,来到那女子面前冷笑一声,突然出手将那名女子胸前的衣服撕开。

    瞬间,那名姿色还算不错的女子胸前雪白的肌肤裸露在众人面前,如此羞辱自然让那名女子悲愤异常,一边怒骂着叶逐风一边拼死挣扎,可是,她旁边看着她的那两名山贼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一边死死的、按住她,一边伸出手在那对高耸的峰峦上摸来摸去!

    受此屈辱,那女子外表的坚强终于再也装不下去了,哇的一声哭起来。

    她自幼在不错的家境中成长,父母宠爱,师兄弟关怀,向来是说一不二,这几年家道中落,父母为了躲避仇家颠沛流离,她也吃了不少苦,可是骨子里的小姐脾气怎么去不掉,这一次,仇家上门,她冒险带着家传宝物逃亡,希望找到机会寻求帮助,可是希望渺茫,现如今,不但落在山贼手中,更是被这个看着风度翩翩的衣冠禽兽羞辱。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那名山贼头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果然猜得不错,这少年一行三人和着女子没有什么关系,也是,就看那少年身边的白衣女子,虽然冷若冰霜,可是比起被抓的女子那是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这少年眼光再差也不至于偷腥偷到一个亡命江湖的女子身上!

    当下,那名山贼头领一拱手豪气道:“如此,是赵天龙打扰公子了!”

    “无妨!”

    叶逐风挥挥手示意没有关系,不过是一个误会而已,他也不会放在心上,不过,这个山贼头领似乎有点意思,不像是寻常打家劫舍的强盗,想到这,叶逐风眼珠一转想起了什么抱拳说道:“赵兄弟手上有银子么?”

    赵天龙闻言一愣,这少年公子也不像是行走江湖不带银子的人,难不成是遇上了什么麻烦,这赵天龙也是豪爽之人,当下从怀里掏出一把碎银子朗声道:“公子是遇上了什么困难!”

    叶逐风轻笑着摇头,从一把碎银子当中拿了一枚铜板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听到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老怪物也是十分好奇,倒是长生忽的想起第一次认识叶逐风的时候也是在类似的情况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轻声道:“这姑娘惨了!”

    而这时,叶逐风已经走到哪姑娘身前,这位先前被他羞辱的姑娘脸上还挂着泪痕,恶狠狠的盯着叶逐风。

    叶公子倒是不介意,朝着旁边的两个人说了一声,抓住了,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叶逐风已经顺着那姑娘裸露的胸口将手伸进去,摸来摸去还自言自语道:“在哪呢?”

    被叶逐风轻薄的女子大叫一声,她一个姑娘家何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何曾碰到过叶逐风这般不要脸的人,拼命挣扎,可是旁边乐的看热闹的两个山贼自然不会松手,狠狠抓住女子,这样的场面可不是随便能看到的!

    摸索了半天,似乎占够了便宜,叶逐风喃喃道:“不再这里呀!那是在下面!”

    说着,眼睛盯着女子的下半身,似乎又要动手!

    一旁的山贼首领赵天龙也愣了,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少年看似衣冠楚楚,可是,这般作为,分明是个衣冠禽兽呀!可是,看着不像呀!

    还没等他开口,那边被吓坏的女子已经带着哭腔哀求道:“求求你不要!”

    叶逐风却不管这个,自顾自的弯下腰,似乎真的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脱掉女子的裤子!

    就在所有人都准备看一个**的时候,叶逐风却猛的站直了身子,一把抓住女子的头发,顺手一扯,将女子头上的发钗拿到手中!

    “啊!不要!”

    看到发钗被叶逐风拿到手中,那女子发出一声比先前被轻薄还要凄惨的叫声,叶逐风微微一笑,轻轻将手上的发钗转动!

    啪的一声,发钗被拆开,原来,这发钗中央是空的,微微一抖,叶逐风从发钗中扯出一块被卷成细筒的绢布冷笑着说道:“不错呀,藏的挺隐蔽!”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