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63章 一个道理

    在得知皇后娘娘究竟为何被劫走一时之间没有性命之虞,叶逐风也不着急,带着长生和杨帆二人慢悠悠的上路。

    虽然说红衣大和尚的话没有说完,不过既然事关大秦龙脉和周帝白炎,叶逐风多多少少有了一个笼统的猜测,至于证实,还需要吟霜阁的情报网,将密信送出,叶逐风算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星月殿地处西南,在万里黑山之中,想要找到是万难,不过,大秦龙脉的事情叶逐风有所耳闻,而且身边有长生在,想来到了南疆也不会有多少麻烦,只是,对于星月殿和南疆的势力,叶逐风还是略微的担心,不知道自己这点本事能不能在其中生存,毕竟,眼前形势大好,万一一个不小心崩盘就得不偿失了!

    对于长生,叶逐风心中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按照他的设想,长生最多是借此机会和他那位身为秦帝的父皇讨价还价,拿到话语权,可是,他万万想不到,长生竟然狠下心来要到了易水这块封地,要以长公主的身份封王,这可是有些触及了大秦政治的底线,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的事情!

    要知道,秦帝对于权利的控制近乎病态,不然,也不会将当年立国时候的两位功臣放在西凉和冀州互相制衡,将大秦唯一有能力危机统治地位的两个人边缘化,虽然说不是兔死狗烹的手段,可是也差不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长生此举虽然弄险,但是也是一个双赢的法子,了却了叶逐风的心愿,省去叶逐风在西北和两大势力讨价还价的功夫,二来,这样做,不论叶逐风如何谋划,这份恩情,他总归是要换的!

    长生和叶逐风这两个人,虽然说,一个冷冰冰拒人千里,一个心狠手辣谋划冷静异常,但是都是重情重义之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不然,叶逐风也不会在得知皇后被绑架之后第一个想到长生,替她谋划出一条走进大秦权利中心的出路,而长生也不会在有机会之后,冒天下之大不韪要下易水这块烫手的地方。

    说到底,两个人都是投桃报李!

    活了大半辈子的老怪物杨帆一直默默的听着眼前两个年纪都只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的谋划,心中波澜壮阔无以言表!

    这两个人都是人杰,一个不出意外必然是武道魁首最有力的竞争者,一个是在暗处让中州所有势力都胆寒的吟霜阁阁主,他们本应该是整个江湖庙堂上最为无情无义的两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两个人之间冷冰冰的对话,莫名的,杨帆心中竟然有了一股多少年不曾有过的温暖!

    离别四十年,重回故地的杨帆看着物是人非的山水黄沙隐隐有了一抹近乡情更怯的哀愁,叶逐风也不点破,继续和长生斗嘴,后者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

    看得出来,两次合作,长生和叶逐风之间已经有了默契!

    一路朝着西南而行,不少江湖人士和叶逐风一行人擦肩而过,实力都很一般,比起没有如先天宗师境界之前的叶逐风也大大不如,大概之后后天三品四品左右,一个二品的存在都能称作高手。

    他们大多数都是镖师,压着一车车货物去南疆!脸上和身上的疲倦掩盖不住!

    无利不起早,南疆资源匮乏,和大秦往来的贸易很是繁华,很多生活用品都需要从大秦运来,而且南疆盛产矿脉,和珍惜的毒虫草药,其中可以谋取的利益让很多人铤而走险,除了一趟趟往来的镖车,更多的则是占山为王的土匪强盗,虽然,这些人在长生的眼中都算不上江湖人士,根本就是抬手能捏死一片的蝼蚁!

    也不怪长生瞧不起他们!

    生而圣人的长生哪里知道普通人修炼的艰难!

    没有门派,没有家势,更别说什么丹药秘法,高人指点了,就是那一本走上修炼一途的武功秘籍得到的都异常艰辛!

    有的是在大门派山门前跪了几天的,有的则是铤而走险杀人而来,有的则是运气不错,靠着其他途径意外获得,反正,在这座江湖里,一本不入流的武功秘籍上,往往沾染着几条甚至数十条人命!

    生而圣人,交手都是狐裘老头,斗法都是叶逐风直流的长生自然不了解!

    反倒是老怪物杨帆对于眼前的种种感慨万千倒是让叶逐风略微好奇,难不成,身边这位也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叶逐风自然之道这座江湖的辛苦,当初母亲死在洛水,叶逐风孤身南下的时候,不到十岁的年纪也在这座江湖中摸爬滚打好久,回首往事,也不知道被吟霜阁抓走是一件幸运还是不幸的事情。

    若是没有加入吟霜阁,今天的叶逐风或许没有这般成就,也或许,就不用承担这样的责任!

    一声嘹亮的哨子声响起,叶逐风三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之间并不宽敞的林间小路上一队镖车缓缓停住,他们前面不远处,一群黑巾遮面的人拦住去路,看摸样是打劫的!

    叶逐风不是什么见义勇为的好人,默默停住脚步,冷眼旁观,倒是长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有些好奇道:“他们认识!”

    扑哧一声,叶逐风被这个问题逗笑了!

    原来,那对镖师中走出来一个人和对方领头的交涉,看摸样是去趟路子的!

    杨帆看叶逐风没有解释的意思,生怕身边这位脾气不好的圣人动手,他可没有叶逐风和长生的关系,倒时候出了事情,还不是他老人家吃苦,当下解释道:“倒不是他们认识,只是这走镖的都有一些规矩,押镖之前多多少少都和这一路占山为王的土匪打过招呼,送上一些买路钱,一般来说,只要押送的不是太过值钱的货物,这些打过招呼的土匪都不会动手的,毕竟那人钱财与人消灾,而且,要是有人占山为王,那么他就要保护这条路上交过买路钱的镖局,若是有人在他的范围内打劫,他就要出面,给个交代,这是这一行的规矩!”

    闻言,长生微微点头,张嘴吐出四个字:“一丘之貉!”

    对此,老怪物杨帆苦笑点头,这辈子怎么混的,眼下这个情况,自己怎么越来越像这位公主殿下的管家呢!罢了罢了,谁让自己打不过人家呢,拳头大,道理就大!

    “他们是没有给买路钱么?”

    看见似乎没有谈妥的两帮人,长生饶有兴致的问道,眼前这一幕可比起什么歌舞好玩多了!

    老怪物杨帆看到叶逐风一个你起得头你自己搞定的眼神无奈的说道:“约莫着不是,似乎,这趟人车上带着红货呀!”

    “红货?”

    长生的语气中明显带着疑惑!

    杨帆解释道:“所谓红货就是之前的东西,看这个摸样,这群镖师恐怕是难逃一劫了!”

    这边老怪物杨帆细心的解释着眼前的局势,那边两伙人已经抽出了随身的兵刃打起来了,两伙人加起来大约有三十人左右,押镖的这边人数虽然占优,但是实力不济,除了领头的那个汉子手上有些真功夫之外,剩下的都不怎么样,充其量只是摸到了后天五品末流的门外汉!

    这场实力不均衡的战斗很快就进入了末尾,叶逐风自然是提不起兴趣,他最擅长越境杀人,眼前这样一边倒的战斗他早就已经没有了看下去的欲望,如果不是眼前上山只有这一条路,他早就绕开前进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