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60章 处处净土

    南疆边境,走过这里就是万里黑山,只要进入,任凭身后的追兵有什么本事也难以找到自己,乔装改扮的中年男人嘴角露出一抹放松的微笑,然而,这抹微笑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

    迎面一个妙龄女子施施然而来,手中提着一颗刚刚从活人身上摘下来的人头,脖颈的伤口还流淌着鲜血,尚且没有闭上的眼还带着死前最后一刻的惊恐和难以置信。

    噗通!

    女子将头颅仍在地上冷冷的说道:“一个王者境界的高手如此狼狈的逃窜,也活该这辈子无所寸进,看来,人不再你们手上了!”

    来的人,正是在皇宫中低调了二十年的昭阳公主,也就是,和叶逐风私下有着不少牵连的长生。

    叶逐风的信上内容很简单,大概将实情说了一下,最后点名,昭阳公主应该出来活动活动了,这一次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进入大秦帝国的政治和权利核心,昭阳公主也很给面子,皇宫中圣人实力横行,绕过大秦剑圣面见当今天子,替叶逐风争取下来这次行动的所有权,而自己更是不远万里,帮助他截杀一路人马。

    具体昭阳公主和身为当今天子的父皇秦帝是怎么谈的,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昭阳公主离开皇宫之后,秦帝挥手将寝宫内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可见,那次谈话似乎并不愉快!

    冷眼盯着面前伪装的王者境界高手,长生丝毫不以为意,这一路人马算是截下来了,可惜运气不好,皇后不再这一路上,不然,说不定,自己可以亲手废了一个皇后,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努力平息着自己惊恐的情绪,中年男人缓缓从身后抽出一对双手刀,对方的实力太过于强悍,强悍到自己根本没有想要抗衡的想法,可是,事已至此,自己能做的,就是努力拖延一点时间,给同伴争取时间,至少,一定要将那个人带回南疆,只有这样,那些死去的人的牺牲才不会白费!

    可惜,就算他如此严密的戒备,到底还是小看了眼前这位生而圣人的大秦公主的实力。

    眼前一花,长生一对芊芊玉手已经握住了中年男人的脖子,至于他手上的那对双刀,这长生临近身前的一刹那,咔嚓一声,碎成四截,毫无招架之力!

    “皇后在哪!”

    长生公主冷冷的问道,手指微微发力,中年男人脸色苍白!

    “南疆必胜!”

    抱着必死的决心,中年男人狠狠瞪着长生公主,身上经脉中的力量猛的尽数散发出来,竟然是要用自断经脉的方法拼死发动攻击,想要拖着长生一起去死!

    一个王者境界高手这般拼命的方式饶是长生一向胆大妄为也不敢硬接,身形暴退,双掌相交,做出开天辟地之势。

    双手狠狠朝着虚空中一拉一扯,长生眼前十丈之内的土地被狠狠撕开一条巨大的,轰隆一声,那名王者境界的高手自爆经脉的所有力量都被掩藏在面前的裂缝中,丝毫没有伤及长生。

    看了一眼面前的狼藉,长生微微一叹,虽然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可是,说没有遗憾是假的。

    “自求多福吧!”

    话音落,长生的身形消失在原地,也不知道最后那句话说的是皇后娘娘还是叶逐风。

    另一侧,通往西北的某条路上,一地数十具尸体惨不忍睹,祁连山脉上下来的那名老怪物吸干了最后一个人的精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显然,皇后也不再这一路上。

    看看天色不早了,老怪物挥挥手,散开凝聚在身前那双巨大的手掌冷冷一笑“看来运气不好呀!”

    话音落,老怪物阴冷一下哦,朝着西边前进!

    同样,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另一条通往西北林间小路上,久不出宫的大秦剑神破例随着昭阳公主出宫,截下一路人马,在剑圣面前,任凭你是什么人物都要干干净净的躺下,剑圣出手,素来是没有活口的。

    凝视着西边,剑圣的脑海中谢飞燕的容貌异常清晰,说到底,他和叶家终究还是有一份恩怨没有了解。

    “罢了,走上一遭吧!”

    挥手一招,蓝色长剑在半空中打了圈,带着主人朝西边飞去!

    此刻在西南边境上被红衣和尚拦住的叶逐风自然不知道有两位绝世高手正在朝着自己前来,就算知道也没有用,真要是等他们来了,叶逐风估计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宗师,一个很好的境界。

    一直徘徊在先天和宗师境界左右的叶逐风对于这个境界最为熟悉,而且,使用剑胎之后的反噬叶逐风经历的最多,也最容易承受,能留下三分余力自保,而且使用起来得心应手!

    母亲的出世剑胎走的是实打实的武夫登仙的路子,先天四境基础扎实异常,借助剑胎,叶逐风能够随意切换先天四境中任何一个境界,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不同,一炷香的大宗师境界,叶逐风休息一段时间,苦修一番大抵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可是如果动用皇级力量,估计,叶逐风下次想要在启动剑胎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而且,很容易被剑胎内的力量反噬,至于一炷香圣人境界,估计力量消失的时候,叶逐风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当初母亲用秘法灌注剑胎的时候,最主要留下的是境界,这也是叶逐风这些年拼命想要参悟的东西,每一次动用剑胎,不单单是对敌,更主要的是领悟其中所蕴含的境界,以此借鉴。

    相比较之下,剑胎中的力量虽然是叶逐风自保的手段,可是却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当年剑胎入体其实也只留下大约七层左右,这些年多次动用剑胎对敌和于诅咒之间的额互相消磨,剩下了五层剑胎左右,上一次谢家老祖宗借助剑胎显灵,再去其二,如今,叶逐风身上只有这不到三层母亲留下的剑胎,不到关键时刻,叶逐风也不像浪费这股力量,毕竟,这可是关键时刻最后的杀招。

    和红衣大和尚几次交手,叶逐风对于他的实力有了一个了解,实力不过是王者境界上下,不过,三宗的境界和寻常武夫的境界还是有差别的,只好,这个和尚的王者境界能够秒杀一般武夫的王者境界,这就是佛道儒三家特有的优势,或许在境界上差别不明显,但是动起手来,差距还是很大的!

    层出不穷的三宗秘法就足够让人头疼的。

    比如,叶逐风交过手的儒家分支,圣贤庄的柳轻舟,若不是圣贤庄从来不用武器,叶逐风又费尽心思突然暴涨境界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估计换一个人,就算有剑胎护体也未必是柳轻舟的对手!

    哐啷一声,红衣和尚以杵将叶逐风击退,硬碰硬他这身金刚无敌的功夫倒是不惧怕任何人,反正越是这样,借力而来的叶逐风越是占居下风,不过,或许是出家人喜欢说大道理的缘故,红衣和尚冷冷道:“施主这般借助外力提升功力遗害不浅,等到力量消退,施主的境界必然会大跌,到时候剩下不到三品的实力你如何在这西南自保,不如就此退去吧!”

    “那是我的事情!”

    借助说话的时间,叶逐风压制下和红衣和尚硬碰硬之后体内的激荡的力量,不得不说,这和尚的本事不小,每一次交手任凭叶逐风如何攻击也不能突破此人的金刚护体。

    这边大和尚还要说点什么,那边叶逐风却不依不饶的再一次发动攻击,这一次交手,大和尚微微动怒,身上的大金刚神力不再保留,僧袍鼓荡,无风自动。

    红莲和金刚杵狠狠撞在一起,叶逐风手腕微微发颤,突然,大和尚眼睛一亮,盯着叶逐风握剑的手似乎看出了什么门道。

    心中暗道一声原来如此。

    口中大喝一声龙虎变,大和尚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变,也不见有何动作,可是突然一声呼啸声袭来,叶逐风一惊抽身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大和尚竟然将金刚杵当做暗器狠狠砸来。

    受到气机牵引,叶逐风避无可避,无奈之下,画出层层剑幕,一点点卸去力道奇大的金刚杵。

    然而,就在叶逐风几乎将金刚杵的力道卸尽,要展开反击的时候,大和尚突然出现在叶逐风身前,双手成龙抓的摸样,狠狠朝下一抓。

    叶逐风在无奈之下选择挥剑防御,可是,大和尚的目标却不是叶逐风本人,而是他手上的红莲业火!

    “松手!”

    大和尚怒吼一声,抓住叶逐风手腕的手狠狠一握,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叶逐风不想松手,可是却由不得自己,红莲业火生生被大和尚卸下。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