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55章 小鬼上山

    “这个感觉不对!”

    远远看着巍峨的武当山,叶逐风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天下着名仙山的景象,就看见山脚下,几个带剑的武当道士守着入口,一片肃杀!

    “是有点不对!两边似乎还有人在埋伏!”

    苏荷眼尖,善于收集情报的她一眼就看出看似宁静的树林中情况不对。

    互相使了个眼色两人警惕的上前,和守山的道士打了个招呼,几个小道士听说两人是山上还愿的也没多加阻拦,只是说武当山不允许带兵器,说着看了看苏荷手上的红莲业火!

    示意苏荷将红莲交给小道士,叶逐风也干脆的从袖底拿出流苏交给小道士。

    无疑这个动作让几个小道士好感倍增。

    武当素来就有解剑的说法,上山的人不管什么身份都不能带武器,江湖中处于对武当的敬重,也大多数都遵从这条规矩,只不过偶尔有些人还是会藏着贴身兵器,武当对此也不多加阻拦,本来,解剑一说既是让人对武当的尊重,同样也是武当对天下人的尊重,你自己不尊重自己,武当也无话可说,反正,在武当山上动手能讨的了便宜的人还真不多。

    叶逐风肯将贴身的流苏拿出来,是尊重武当,更是自重。

    小道士特意一路引领着两人上山,一路指点两旁的风景,滔滔不绝,言语中没有什么高傲的意思,多数都是在说武当天人合一的道法。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是武当的道。

    “贫道宋世德,见过两位贵人!”

    山顶,武当大殿前,一名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持拂尘相迎,这倒是让人意料之外,武当虽说待客平和,可是让这一辈武当七子中最擅长玄学的宋道长在殿外等候这个礼遇有点大了!

    “晚辈叶逐风,苏荷,见过道长!”

    叶逐风一拱手,还了一礼,宋世德他是知道的,武当掌教木念道人的师弟,武当七子之一,也是叶逐风此行要找的人!

    小道士叫了声师叔便被宋世德打发走了,这位武当辈分最高的道长也不问两人缘由径直领着二人走进供奉着真武大帝的真武殿!

    三人宾主落座,宋世德不开口,叶逐风也不说话。

    武当七子,掌教木念道人为首,往下依次是擅长炼丹的孔明秀,擅长卜算的宋世德,莫何晏,陈思然,曲不平还有和叶逐风打过交道的剑客陆然。

    “贫道今早卜卦,得知今日有贵客来访,想不到,来的人竟然是西凉王的女婿,叶公子此来武当是观景还是问道!”

    最终,还是宋世德开口打破僵局,这么干坐着也不是个事不是,宋世德虽然玄学出众,可是这和人打交道还是不行。

    放下手中的茶杯,叶逐风无奈一笑,现在叶逐风这三个字和西凉女婿是彻底离不开了,当下一拱手道:“实不相瞒,此次叶逐风来武当正是为了见道长一面,有些疑问想要解惑!”

    听到叶逐风这么说,宋世德不免有些愕然,若是叶逐风为了小师弟陆然而来还有情可原,可是为了他这个在山上算卦的道士究竟为何他是在搞不懂。

    “既然如此,叶公子但说无妨,贫道的玄学虽不精通,但是想来能给公子解一解心头疑惑!”

    宋世德点点头,开口说话虽然谦逊,可也只是谦逊,显然对于自己的玄学自信非常。

    反倒是叶逐风叹息一声道:“不瞒道长说,晚辈这次来也不是为了自己。”

    此刻宋世德更加不明白,疑惑道:“那是!”

    叶逐风将来自清清爷爷的护身符拿出来递给宋世德,后者结果吊坠在手里反复观看了许久还给叶逐风,感叹道:“此物质地虽然一般,可是做工极为精巧,上面所画符箓就是宋某也不能一蹴而就,一笔勾勒,制作者吊坠的人,想来必是此道高手呀!叶公子可否不吝引荐!”

    “道长过奖了,此物确实是一位高人所赠,晚辈也只见过一面,不过,今天晚辈正是为了这位高人的孙女而来!”

    “哦,此话何解!”

    现在宋世德真的被叶逐风弄得不明不白了,这倒是怎么一回事么?

    简单的将清清的事情说了一遍,叶逐风感叹一声道:“清清这孩子与晚辈和妹妹无疑,此次冒昧来上武当山正是想替这孩子求一条生路。”

    捋了捋嘴边的胡须,宋世德疑惑道:“按照公子这么说,这祖孙二人都擅长易经玄学,应当不会如何!”

    摇摇头,叶逐风叹息一声道:“道长有所不知,清清这丫头虽然每天推演无数,但是凡事和晚辈有关,必然奇准无比,这本应该是好事,可是,久病成良医,晚辈早些年浑身气运全无,命理和死人无疑,近些日子却有了极大的好转,虽然说不清楚缘故,不过怎么看都是好事一桩,只是,清清那孩子近些日子,每次卜卦之后,似乎气运都在衰弱,生命也在若有若无的流逝,虽然不明显,可是,正合多年前的晚辈情形一模一样。我也曾经问过那孩子,只是,清清说这样的状况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如今,我找不过那位高人,身边有没有解惑之人,无奈之下,想到道长精于辞掉,故此,仓促上山,还望道长见谅,施以援手,叶逐风感激不尽!”

    直到这番话说完,宋世德才明白叶逐风的来意,同样明白的还有糊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