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50章 冷宫中的公主

    临近年底,西凉的风雪却显得柔和的多,叶逐风静静坐在摇椅上,看着窗外的雪花。

    这段时间,西凉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很奇怪,原本从很多年前就暗中下令将五国遗民驱逐,抓到格杀勿论的西凉王陈奇和冀州王秦羽同时废掉了这条在西北不成文的规定。

    第二件事情和第一件比起来算不上什么大事,原本李掌柜自杀后就关门的天香楼重新营业,掌柜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哥,人手几乎还是原来那些人手,只不过,多了几个人,柜台里收银子的换成了一个四十出头但是风韵犹存的女人,身材好的不得了,一走起来,胸前晃来晃去的,惹人遐想。

    这个女人的名字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偶尔,天香楼的年轻掌柜会打一声招呼,称呼她为沈大娘。

    至于跑堂的小厮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腿脚勤快,口齿伶俐,一张嘴便是天花乱坠的没完没了。

    不过,最让人好奇的还应该是天香楼门口那对孪生姐妹。

    并蒂莲,双胞胎本就少见,一模一样都是绝色姿容的美人就更少见了,也不知道哪位年轻的掌柜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尤物不放在房间里好好怜惜,怎么忍心放出站在门口跑堂。

    屋子里,搓了搓手手,叶逐风百无聊赖的数起雪花来,也是,临近年底,杀人不也要挑个好时候不是!

    冀州一行,作为交换条件的就是那则匪夷所思的赦令,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叶逐风算是靠近了西凉王府的权力核心。

    没有人会嫌弃身边的人手多。

    “阁主,静姑娘有传书!”

    影子一样,原本只有叶逐风一人的房间里多出了一个人来,没有回头,叶逐风敲了敲身边的桌子,影子轻轻将书信放到桌子上,静候吩咐!

    “赫!你说我把吟霜阁传给静静,你服不服!”

    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叶逐风缓缓问道,被问到名字为赫的影子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这是个敏感的话题“服!”

    听到这个答案,叶逐风微微一笑,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信,继续问道:“你能服她,那吴懿呢!蝶梦花他们三个人呢?”

    “属下,属下不知道!”

    赫战战兢兢的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今天一向平易近人的阁主今天会问自己这么敏感的话题,作为叶逐风身边的死士,赫可以算是了解叶逐风比较多的一个,当年叶逐风带领吟霜阁残余旧部六千里奔波逃亡是情,是义!

    可是,想要服众,这些远远不够,六千里路,叶逐风杀了很多人,有敌人,也有自己人,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赫不愿意去回想,可是仿佛梦魇一样,每每看到叶逐风,那近乎修罗一样的屠戮就会在脑海中浮现!

    “你倒是实在,下去吧!”

    挥挥手,叶逐风不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赫默默点点头,消失在房间里面。

    “哎,本想着,还能好好过一个年呢?”

    轻叹一声,叶逐风摩挲着受伤的信封,撕开火漆封口,叶逐风将信展开,其实,欣赏的内容也不多,只有三个大字“月华寺!”

    “藏在这里呀!”

    饶有兴致的用手指勾画着纸上的字迹,静静的字写的很好,这一点倒是叶逐风很纠结,女孩子家家的字迹总是锋芒毕露。

    “砰砰砰!”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叶逐风的思绪。

    “进来!”

    随着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矮小的身影蹦蹦跳跳进来,争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逐风,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要走了!”

    天呐!

    一拍脑袋,叶逐风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诸葛家的先天神算这么神,自己这才刚刚作出决定,这小丫头就算出来了,当真是未卜先知!

    叶逐风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嗯?有些事情,要出去一段日子!”

    “带我去好不好!”

    可怜巴巴的小丫头盯着叶逐风,后者一阵头皮发麻,这丫头撒起娇来杀伤力太大了。

    对于这个小丫头丝毫没有抵抗能力的叶逐风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哥哥是要去做正经事情,不是去玩的!清清乖,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某种程度上,叶逐风却是把轻轻当做亲妹妹,当年颠沛流离,母亲带走了自己却没有来得及带走妹妹,也不知道,此生能不能有机会再见面。

    听到叶逐风的安慰,清清撇了撇嘴嘀咕道:“可是卦象上说,你这次要出去很久才能回来的。”

    叶逐风心中一颤,到现在为止清清算出来的事情没有一件出过错,难不成,这次还会有什么其他变故么。

    “大哥哥你生气了!”

    看到叶逐风不语,清清怯怯的说道,叶逐风哈哈一笑,抱起清清来到窗前。

    “当然没有,清清你想要什么,跟哥哥说,哥哥给你买!”

    饶是清清早熟,可是到底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小孩子心性听到吃的玩的就开心的不得了,一连串说了好多零食,叶逐风只是微笑着点头,这些东西都是唾手可得的,还是孩子好呀,单纯的这些东西就能够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