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49章 一笔狂草释离愁

    一趟冀州之行历时六个月,半年的光景就这样悄然过去,叶逐风悄悄回到西凉,一切似乎和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变,只是,没有离开时那般声势浩大,没有萧翎凤挥军相送,没有紫燕相伴,没有狐裘老头时不时的讥讽,没有程文鸢三百白羽营护送,十三十四也不在,有的只是怀抱中那个同样没有依靠的小女孩,还有那只吃饱了就睡觉的黑猫。

    安顿好清清,叶逐风径直来到西凉王府,没有惊动任何人,不过,这一切似乎都在陈奇的意料之中,王府的后门早有人在等候,一言不发,径直将叶逐风引入王府内!

    西凉王府确实雄伟,至少,亭台楼阁无数,沉默的下人将叶逐风带到一座高大的楼阁前转身离开,叶逐风也不在意,估计,是早就交代好的吧!

    抬头望去,高达九层的楼阁直入云端,楼阁上一面巨大的匾额,波澜壮阔的用隶书写着落霞阁三个大字,笔锋雄奇,似有巨蟒吞天之势!

    暗自赞叹了一声好字,叶逐风推开落霞阁的大门,径直进入。

    刚踏进落霞阁,叶逐风就感觉到有四股气息将自己锁定,转眼即逝,叶逐风微微一笑,看来,陈奇真的是很看重这里呀!也是,用这么多珍惜武学秘籍做诱饵,不防守严密怎么可以呢!

    刚出冀州,叶逐风就和程文鸢分开,一个人绕过祁连山脉,顺着来时的路,和清清慢悠悠的走着,三天前,叶逐风接近西凉城池的时候就发现有人开始一路尾随自己,不过,让他好奇的是,尾随他的人竟然是两拨,其中一拨人是陈奇的手下无疑,不然,也不至于他刚刚入城直奔西凉王府,这边就有人等候多时。

    另一波是什么来路,叶逐风看了一眼面前数十座巨大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堆放着整理好的书籍,随手捡起中间的一本翻了几页,叶逐风摇摇头,手上这本包装精良的武学秘籍不过是二流货色,也就是比寻常江湖上的东西强上一些,算不上秘籍二字!

    约莫着,一楼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东西了,刚想要上二楼,只听见一阵咳嗽声缓缓传来,叶逐风微微一笑,来了!

    “半年不见,叶公子风采更胜往昔呀!”

    “半年不见,许先生的状况似乎不怎么好呀?”

    抬头望去,二楼的楼梯旁负手而立的中年文士正是陈奇身边现有的第一谋士,许文和,身体不好的许文和比起叶逐风离开西凉时明显更差,看似面色红润,可略懂歧黄之术的叶逐风却在心底暗自摇头,约莫着,这位许先生的大限也不远了!

    清楚自己状况的许文和也不在意叶逐风说话直接,笑骂道:“欠揍!”

    “反正你是没机会了!”

    快走几步,叶逐风来到二楼和许文和站在一起,拍了拍身边这位身居阁楼却能谋划天下的传奇谋士的肩膀笑道:“怎么,要见我的人不是陈奇是你!”

    许文和点点头咳嗽两声伸手做了一个情的手势。

    叶逐风也不矫情,一路拾阶而上。

    边走,许文和边说道:“这落霞阁一二层没什么好东西,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书籍,充充门面,三楼到四楼的东西还算不错,都是历代前人总觉出来的武学经验,打基础是在毫不多了,五楼开始就是落霞阁能称得上武学圣地的根本,当年紫霞山庄大部分的秘籍走在这,六楼则是近些年王爷从江湖上搜集来的武学典籍,大部分都是孤本,也是那些江湖高手拼了命想要得到的东西。七楼没有什么秘籍,倒是有一些个神兵利器,不过杀气太重。至于八楼的东西,你应该兴趣不小!”

    一层一层介绍,转眼间叶逐风就看到许文和口中自己兴趣不小的东西,果然,翻开书架上的书,叶逐风就被上面的东西吸引住,只听见许文和微笑着说道:“这里算是我的书房,书架上的书是从西周开始的历史文献,当中有不少残缺,老夫这些年也补齐了不少,本想着有生之年能修成一部从西周开始事无巨细的史书,可惜,这身子骨走不远,到底难以考究很多事情!”

    闻听此言,叶逐风心中暗暗佩服升起一股敬意,历史,一个极少有人注意,却是最为宝贵的遗产,历代王朝更迭,春秋战国乱世,多少重要的文献埋没在战火当中,那些久远的年代发生的故事也大多数尘封在历史的长河中。

    “许先生若是能修成这本史书,于天下后世百年都是一件大幸事!”

    这句发自内心的赞叹却换来许文和微微一叹:“读史能知得失,可惜,天下人少有能看到这一点的,反倒是那些离经叛道的说辞能吸人的眼球,却不知,这样反倒是耽误了人的思想,至于儒家,道家的典籍却又各自珍藏,不肯供人阅读,如此这般,人于蛮夷有何区别!”

    叶逐风点点头,许文和这话说的虽然有些诛心,可是却十分在理。

    不乱世昆仑武当十年一次的论道,还是西楚禅宗和大秦佛教的论禅,说到底,总就是在一个小圈子里,至于文人墨客之间,也大多数都是各自为政,很少有能够走出家门互相交流的,这样一来,虽然经常有经世之才横空出世,可是,放眼整个中州,百姓终究还是目不识丁的劳动者,思想,被封闭的太严重。

    不过好在当今的大秦首辅十年前开战渌水亭文人会,每年邀请天下有识之士聚集在长安渌水亭,谈经论道,比试诗文才学,从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书籍的传播和交流,可是到底,这样的办法也只是在一个小圈子里面,难以普及,若是真如同许文和所言,他修成一本人人可读的通史,对于大秦,不对于整个中州的影响可以说至关重要。

    只是,这样的史书真的能出现么。

    天下世子能眼看着那些本应该只有他们才能知道,才能谈论的东西变的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都能明白的道理。

    似乎看出了叶逐风的想法,许文和微微一笑哂然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年赵首辅开展渌水亭集会不也是反对声一片,可如今,这些个文人哪一个不想着在渌水亭出名,人呀,就是这样!为权势名声所累!”

    说话间,两人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