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46章 能杀圣人否

    “你说是么?尊敬的尚将军!”

    略带嘶哑的嗓音温柔异常,和刚刚冰冷的声音截然不同,可是,那样嗓音,明确的告诉尚臣武,是一个人!

    在尚臣武三人惊讶的眼神中,叶逐风轻轻收起手中的流苏,径直在尚臣武的面前坐下。

    作为走狗的于雷怒喝一声,刚想要动手。

    扑通一声,尚臣武高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不住的抽搐,透过脖子上的伤痕,一条黑色的细线蜿蜒如藤蔓一样蔓延!

    “你这样的人也用毒!”

    此刻尚臣文还算冷静,伸手制止住于雷,平静的说道。

    “没错!”

    伸手捋了捋被风抚乱的长发,叶逐风柔和的说道:“静静不再身边真是不习惯,这种事情都是她来做的!”

    被这句不相干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尚臣文看了一眼极其痛苦的大哥,冷声道:“解药,交出来,不然,你别想活着走出龙城!”

    谁料到,叶逐风根本没有理他,只是用平静而低沉的声音微笑着命令道:“吴情,住手吧!”

    不怒自威!

    此刻坐在小亭中央宛若帝王一般的叶逐风没有了之前放荡不羁的摸样,此刻的他,才是那个号令吟霜阁,威震天下的叶阁主,叶小七,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界,无冕之王!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所有人,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一律臣服在叶逐风的脚下!

    收起手中的巨剑,吴情纵身一跃,来到叶逐风的身边,默默站好!

    私下里,他们是最亲密无间的挚友,可是,当叶逐风做回阁主,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单纯,命令,执行命令!

    如果说,白螭龙执掌吟霜阁靠的是无以伦比的威望,那么,叶逐风能在内乱后的三个月间将吟霜阁整顿,靠得则是近乎残忍的铁血手腕。

    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叶逐风指着尚臣文说道:“你们兄弟两个,只有一个可以活,现在……”

    “你这是找死!”

    尚臣文没有等叶逐风说完很干脆的打断,一挥手,便准备下令抓住他,可是。

    轰隆一声巨响,吴情的巨剑凌空而至,狠狠插在尚臣文面前的地面上,青石板寸寸碎裂,龟裂的纹路,可怖的蔓延!

    “我讨厌别人打断我的话!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有第二次!”

    叶逐风的声音依旧平和,或许是惊骇于吴情巨剑的震撼,或许是是其他的什么,尚臣文这一次选择了沉默,不知道为什么,恍惚中,他有一种,此刻面前坐着的人不是叶逐风而是冀州王秦羽的感觉,那种居高临下,尸山血海中积累起来的威严和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把你最后的底牌拿出来吧,我猜猜,应该是赵国的某个重臣吧,按理说,赵国的皇室死的差不多了,那么,什么人能给秦王妃的孩子证明呢?你们应该不会用滴血认亲这种办法吧!那么是什么呢?什么人可以有足够的威望来证明那个孩子是赵国皇室血脉,能让人信服呢?”

    自言自语一样的叶逐风微微歪着头沉思,仿佛迷醉在微寒的北风中,忽的,叶逐风仰起头,盯着于雷平静的说道:“素闻赵国皇宫内曾经出过一位大内高手,宦官之身位极人臣,深的赵王信任,武道一途更是令人望而生畏,最擅长王级杀皇者。赵国城破之时,那位大太监怀抱皇子跳下万丈深渊,不过很可惜,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所有人都以为那位赵国的太监死了,不过,我忽然觉得,也许他还活着不是。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或者,我应该直接叫你王公公!”

    “哈哈哈,咯咯咯!”

    被叶逐风指着的于雷仰天大笑,可是笑着笑着,那声音就变了味道,从一个粗壮的男人嗓音变成了公鸭嗓。

    伸手撕开脸上的人皮面具,连带着脖子上的喉结一同脱落,于雷,赫然变成了一个年过半百,没有胡须的老公公!

    “是,是你!”

    一旁的尚臣文惊骇的叫道,他自然是见过王公公的,当日他们兄弟两人和秦王妃见面是王公公也在场,也正是因为王公公他们才选择臣服秦王妃谋划这场复国大业,秦王妃一直都在冀州,暗中和他们兄弟二人谋划的正是神秘的王公公,可以说,王公公才是这场阴谋的关键,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一直隐藏在他们身边。

    一瞬间,很多事情都明白了,为何王公公能清楚的掌握他们兄弟的动向,为何能屡屡在关键时刻出现威胁他们兄弟二人!

    “废物呀!你们两个,哎!”

    王公公叹息一声,指着尚臣文两兄弟叹息道:“老奴早就提醒过你们做事要低调,你们呀!”

    似乎不想再和他们多说废话,王公公转过头来盯着叶逐风道“于雷藏身将军府十多年,老奴悄悄将他换下,尚臣武两兄弟都没有发现,你从来都没见过于雷,更加没有见过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微微一笑,叶逐风解释道:“也没什么,就像我刚才说的,秦王妃选择置身事外会冀州王府做她的王妃,虽然她没有说出替孩子证明的人是谁,不过,我问她是不是大内太监的时候她也没有否认,这样就算是肯定了。联想到当年关于王公公的传言我便有了这么一个猜测。其次,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一些问题,你虽然极力克制,可是,手放在背后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翘起莲花指,还有你身上衣带打结的方式,明显是宫中的手法,年幼时,因为父母的关系,我时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