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43章 一念执着

    常言道,大隐于市,武道一途也是一个道理,越是高手,越发的返璞归真,和常人无异。

    大抵能达到圣人境界,有望登仙的人,多半不会给自己惹上凡尘,牵连俗世,当然,如昆仑三清中的清玄子,三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倒是不太在意这个,所以才有了老剑神口中坑蒙拐骗的说法,其实,说穿了,清玄子也是为了昆仑千年基业。

    关于清玄为何阻止自己,叶逐风猜对了开始,没猜对解决,原以为龙城所藏古剑是想要拿自己祭剑,却不想,牵连两位老者附骥数十载竟是为了自己的诅咒,不论谢应韵这位外祖父品行,为人如何,这份恩情,叶逐风不能忘,也不敢忘!

    只是,这两位外祖父的恩怨,叶逐风是在猜测不到,也无从考究,江南谢家本就是出世的家族,很少有子弟入世,偶尔一两个也是在江湖上惊鸿一瞥就再无踪迹。

    不过,看眼前这两个人的摸样,似乎,和老剑神争锋倒也不是假话,至少,这份气场,比起和长生交手时候的元清扬强了不止一筹!

    密室很大,但多数都被熔炼红莲业火的剑池所占据,能让人立足的地方不过十丈左右,好在两位老者也不是有心想要拆了这座密室,出手就是毁天灭地的招式,两人只是一左一右遥相对望,看似平淡无奇,可是,叶逐风知道,交手早已经开始。

    一个宛若疯魔,归隐数十载,一个藏身古剑,借着剑胎用魂魄现世。

    谢映弦虽然没有身体,可是却宛若仙人般超凡脱俗,脚下三朵青莲缓缓升起,每一朵莲花上九朵花瓣,每一朵花瓣上似乎有着什么花纹,却又不尽相同,圣洁异常,让人望而生敬,使人不敢生出丝毫不敬之心。反观谢应韵,白发老者虽然如狂魔一般,披头散发,双眼血红,利剑般盯着自己的兄长,可是身边环绕的五柄飞剑却宛若不沾凡尘一样,闪烁着夺目的光辉!

    谢家祖先,以入世剑除魔,后来悟道看破生死以出世剑登仙,这两份剑道传承千载不断,而此刻,两位老者,对这两份剑道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剑一!星河!”

    几乎同一时间,两位老者同时开口,暴起的青莲飞剑结束了这场良久的对视。

    青莲飞旋,花瓣上的纹路变得诡异莫测,飞剑激舞,剑意磅礴,气吞斗牛!

    随着二老缠绕的剑意迸发出来,一旁观战的众人顿时感觉自己仿佛在一瞬间精神都被二者的剑意吞噬进去一样,微微一愣,叶逐风缓缓闭上眼睛,这样的对决,用眼睛是看不出什么的,听,或许能看的更清楚。

    无疑,他的选择是在正确的,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叶逐风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仿佛置身在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下,满目繁星点点,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尽然有序的剑气组成了这片星空!

    叶逐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在这一瞬间,两位老者出手数百次,每一次,都是数十道乃至数百道剑气碰撞。

    谢家仙人,果真能御剑百千万么?

    从前,叶逐风也曾经听老剑神说起过御剑的门道,老剑神说,越是到了绝顶,与人交手越是不能分心,所以,往往越发强势的招式都是朴实无华一击必中,凝聚力量在一点,而谢家的御剑术则不同,御剑一柄衍生剑意万千,每一道剑意都不同,可以说是御剑的极致!

    此刻,两位老者乍一交手,就让叶逐风震撼不已!

    砰地一声,青莲和飞剑相交,没有想象中声势浩大的华丽对决,只是光辉一闪,飞剑消散,青莲暗淡!

    显然,第一次交锋,谢应韵处在下风!

    “剑二!惊雷!”

    又是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叶逐风这才发现,两位老者虽说凝聚剑意各有千秋,可是出手的招式竟然是如出一辙,所比拼的就是谁更加精熟,谁的运用更加随心,或许,还要看谁能坚持的更加久一些吧!

    剑招如其名,一指惊雷过,万千雷鸣起,平地轰鸣,直指人心的乍现后,便是如同万马奔腾一般潮水一样的攻势,瞬间挥出万千剑,青莲凋落,飞剑再折一柄!

    闭目侧耳倾听的叶逐风恍若置身在雷鸣的中心,电光火石的剑意让他目不暇接,而睁开眼睛的众人则是已经被两位老者似乎一动不动的交手震撼的无法言语。

    看似一动不动的两个人顷刻间交手数百次的意境对攻他们虽然看不见,可是,那一圈圈如同波浪一样散发出来的凌人剑意却做不了假。

    曲盈水早已经躲的远远地,恨不得直接离开,可是看了一眼叶逐风面前那柄绯红长剑却又舍不得就此放手,将军和那个老妖怪达成协议,动用人力物力制造了这座密室,可是,这老怪竟然是为人做嫁衣,那个叶逐风,看似神秘的身份更加朦胧,竟然和谢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呢?

    无疑,受过废人凌辱的曲盈水心智也越发的变态,寻常女子若是碰到这种场面定然会躲得远远地,不知所措,可是她,却已经在向着渔翁得利的事情。

    而秦凌,这个时候则做出了一个看似匪夷所思,却极其明智的选择,从藏身的地方出来,直接来到叶逐风身边,死死的盯着曲盈水,后者惊异于秦凌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时间已经容不得她多想这个人为何能从地牢从出来,碍于这场战斗,两个人默默对峙,谁也没有先做出反应。

    一则,中央两位老者的战斗气机牵引,稍有不慎就是万剑穿心的下场,二则,这个时候的曲盈水已经在思考,是不是应该转投在秦凌手下,似乎,怎么看,这场龙城和冀州的较量,后者已经不动声色的占据了上风。

    被尚臣武当做万物蹂躏,曲盈水也得知了不少龙城的隐秘,据说尚臣武在谋反,所以才秘密抓走了冀州二公子秦凌,可是,现如今,先有叶逐风搅局,若是没有触动尚臣武的痛楚,他断然不会在自己没有留住叶逐风之后大发雷霆,如今秦凌现身,似乎,冀州王要有所动了,自己,应该如何呢?

    目光一扫,秦凌一改往日嬉皮笑脸的二世祖摸样,目光沉稳,冷静异常。

    冀州王府的二世子真的是一个玩物丧志的小脚色么,不,如果他真的碌碌无为,尚臣武何必冒险抓走他。

    对于局势,秦凌看的更加透彻,叶逐风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还敢留在龙城定然有所依仗,这里的事情显然出乎叶逐风的意料,那么他的后手是什么,不难想到,应该是父王的大军到了,他要做的,仅仅是留下一记釜底抽薪的后手而已。

    尽管这只是一个猜测,可是,起来还是决定赌一把,若是真能将叶逐风网络在麾下,自己日后的实力可不是一星半点的提升,雪中送炭难,这一下,本来也是死局的局面,自己陪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