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42章 母亲的遗物

    剑仙能有多强,叶逐风有幸在很多年前看到过母亲最后一战,也是巅峰一战的风采,只可惜,他并不想去回忆,依稀中,萧瑟风中的背影,剑指天下,唯我独尊。

    母亲留下的剑胎有多强,叶逐风不知道,只是在依稀摸到那股力量的边缘,叶逐风知道,如果需要放手一搏,他敢于任何人一战,而代价,则是生命。

    此刻,体内分散多年的剑胎终于再一次凝聚,只可惜,使用的人并不是叶逐风,而是他身后,名为谢映弦,自己的外祖父,当年也曾经是有望问鼎绝世高手的人。

    莫名其妙的,在剑胎的力量几乎到达身体临界点的时候,叶逐风明显感觉到那股浩然的力量朝着身后涌去,随着剑意越发的浓烈,身后,只有着残存在红色长剑中魂魄的谢映弦身影越发的清晰起来,仿佛重生一样!

    这就是仙人的力量么,让死去的人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

    可惜,叶逐风并没有看到这惊世骇俗的一幕,此刻的他,沉浸在身体奇异的变化当中,不能自拔!

    任何一个人的身体所能够容纳的力量是有极限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江湖上越是强大的功法,越是威力巨大的招式,修炼的人越少,越是不能多用,超过身体负荷的力量最终带来的是自我毁灭!

    那,圣人呢?

    圣人和仙人只有一线之隔,只有真正的大圣人才有机会打破最后的滞碍,一步登仙,不论是一步一步修炼的武者,还是精研天道的修士,这始终是一个迈步过去的门槛!

    无论如何锻炼身体,极限是不可避免的,为什么仙人能打破天劫飞升,而更多的人却迟迟不敢去触碰那可以长生的机会,今天,谢映弦用母亲留下的剑胎告诉叶逐风原因,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却困住了无数人的答案!

    在谢映弦的控制下,叶逐风体内的力量依旧持续不断的从剑胎中用来,可是,那些超过身体承受极限的力量既没有肆虐的冲击经脉,也没有流失被散出体外,而是不断的旋转,压缩,继续凝聚成更加精纯的力量在体内流转。

    叶逐风整个人已经完全迷失在这种近乎妖孽一样对于力量的控制手法上,他本就聪明过人,这些年受制于剑胎,叶逐风已经慢慢学会如何合理运用体内为数不多的力量,而谢映弦的手法,无疑是将此后武道千山万水后最美的风景指点给他看。

    渐渐地,随着谢映弦积攒了足够多的力量,那残缺的魂魄终于离开叶逐风,来到弟弟面前。

    “终于,能现身了么?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谢家后人,竟然能凝聚出大圣人境界的剑胎,很好,也算了却我多年的未能与你一决生死的遗憾!”

    令人意外的是,本来有大把时间来组织谢映弦积蓄力量的谢应韵是故意为之,更显不到,那个令人生厌的猥琐老头竟然会做出这么光明磊落的事情,几乎失去剑胎一半力量的叶逐风略显虚弱的站在最后,盯着场上的局势,思考对策,谋划退路!

    谢映弦一直盯着熔岩中那柄红色长剑,听到弟弟的话,才回过神来,有些骄傲的说道:“他是飞燕的孩子!”

    谁知道,弟弟谢映弦并不意外,只是点点头道:“我知道,飞燕和叶清流的孩子,一个战神,一个剑仙,这孩子倒是像极了他母亲的摸样,至于性格么,和他爹一样,偏执!”

    “你认识我爹娘!”

    听到,自己另一位外祖父提及父母,叶逐风情不自禁的上前问道,谢应韵冷哼一声道:“你当是谁替她封住出世剑胎的,当时你娘觉得自己的剑杀戮太重,所以折剑退隐,由入世剑转修出世剑,这柄红莲业火就是她亲手封印起来的!”

    说话间,谢应韵转头看向身后的红色长剑神情没落,无不遗憾的说道:“飞燕比所有人都出色,当年老夫在此地伤愈之后本想着回到谢家,夺回我应有的一切,可是,想不到,飞燕那个时候竟然找到我。可悲可叹,老夫苦修数十年的剑道,自信就是和当年巅峰状态的剑神对上也不逊色,却没有想到,竟然输给了自己的孙女,从那之后,老夫便留在这里,守着这柄剑,本以为此生就这样过去了。想不到,今天,老夫两件心愿都要在此了解,好好好!叶逐风,你过来!”

    听到谢应韵叫自己,叶逐风略微迟疑了一下,转头看向灵魂状态的谢映弦,后者点点头,示意没有事情,叶逐风大步上前,来到谢应韵身前。

    “剑起!”

    也不见谢应韵有任何动作,只是轻轻从口中吐出两个字,那柄原本被锁链束缚的红色长剑嗖的一声,从熔岩中飞起,牵扯着锁链哗啦啦作响,随后,名为红莲业火的长剑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那锁住它的铁链应声而断,长剑飞到谢应韵手中!

    “我在此隐居之后见过你娘两次,一次是替她封住入世剑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