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33章 去龙城(1)

    “看来你的心情不是很好!他是什么人!”

    碰杯过后,秦王妃苦涩的发问,这个局面,还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心情不好是真的!”

    不知道是因为酒水的关系还是剑胎的反噬,叶逐风的脸色红润的有些异常,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尸体叶逐风自嘲道:“算是半个吟霜阁的人吧,多半是被我师兄北风训练出来的,对了,就是他把紫燕带走的,也是他放我出来的。”

    秦王妃一愣,惊异道:“什么?”

    叶逐风指了指酒杯,秦王妃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大大方方的将北风潜入秦王妃身边的经过说了一下,叶逐风满是得意,秦王妃却是一脸苦涩,原来是输在这里!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沉默片刻,秦王妃还是问出这个关键的问题,不明朗的局势终究对自己不利。

    叶逐风在此示意酒杯。

    秦王妃无奈的举起酒杯,叶逐风轻叹道:“我想要复国!”

    秦王妃不相信这话能在叶逐风的口中说出来。

    叶逐风摩挲着酒杯眼神迷离:“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流离十多年,总想着,能死在故园,能再看一眼塞北风雪,能躺在满树梅花下再梦一场。当年燕国破灭,百万流民南下,却总有着那么一些人死死的守在塞北的风雪之中,留恋在易水两岸不肯离去。我所有的梦想和牵挂都在那里,那些固守在那里的人需要一个交代,或者说,需要一个希望。”

    “哼,无聊!”

    叶逐风的话,她听得明白,言下之意,无非是想要安置流亡在西凉冀州附近的燕国流民,可是,眼下这个局势,大秦能允许才怪。何况,要从西凉冀州拿走土地,叶逐风不是痴人说梦是什么?

    叶逐风摇摇头“事在人为而已,你苦心二十年的谋划不也眼看就要成功了么?我就算做不到,也总要努力试一试,何况,西北这个局势,一触即发,异姓封王互相制衡是必然的局面,我猜西凉王陈奇死后朝廷大概会将萧翎凤风为下一个异姓王制衡冀州,就是不知道,究竟是封西凉王还是燕王而已!”

    “那你还阻止我!”

    听到这,秦王妃恨不得一巴掌扇死叶逐风,早知道他是这么想的,何必费这么大周折,一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谈不就好了!

    “所以才要阻止你!”

    叶逐风摇了摇酒壶,已经见底了,似乎喝多了酒,言语举止中略带着张扬,叶逐风站起来大声说道:“依我看,你就算是能成功,用虎符调动冀州军队,放空冀州城,将冀州和龙城连成一条线大秦也未必会承认你赵国的地位,陈奇年老,膝下无子,所以朝廷不担心他反,担心的只是他手下的义子,或者更加明白点是萧翎凤。要知道,雄兵百万可伏,兵仙一个,可畏!所以你一旦扛起赵字大旗,朝廷定然会放手让萧翎凤平乱,平心而论,那个时候,你内忧外患,能有几分胜算,而且,尚臣武,你又有多少把握,用一个没有什么证据的先皇遗子来制衡他,复国重臣哪有复国皇帝来的威风,到时候,赵国旧臣只会依附在手握兵权的人身边,赵国的臣民呵呵,你还能指望一群流离多年的百姓把尚臣武如何,吃饱穿暖才是他们追求的,至于谁当皇帝,跟他们有何关系。反正,让萧翎凤和尚臣武过招,我是真心不看好那位龙城守将。再说,你确定,秦羽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不能动弹了么?这就不是他欲擒故纵的把戏。到时候,萧翎凤平定叛乱,朝廷一定会借此机会封王,让西北成为三足鼎立的局面,我一直谋划的燕国旧地可真就一点希望没有了,哪怕我刚才说的都错了,你复国成功,旧燕之地就变成了你赵国的领土,我恐怕更难拿回来,你说,我能不阻止你么?”

    秦王妃语塞,那句一旦你帮我复国成功,我可以还给你燕国旧地被堵在喉咙里面怎么也说不出来,叶逐风说的局势不是没有可能,自己是太心急了,终究没有看的那么远。

    复国一事,身边的人手还是不够呀,没有军队,没有实力高绝的人,还是没有能力在西北争锋!

    良久,秦王妃苦涩一笑:“你是在让我放弃么?”

    叶逐风点点头:“与其你这般强行复国,倒不如顺其自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所求为何,只是,一个秦王妃还不能满足你么?冀州王这么多年不曾点破你的身份,甚至将我师父的警告置之不理,不撕破最后一层脸皮你还是秦王妃。与其去折腾一个看不到的复国梦,还不如抓住手里能握住的东西,你说呢?”

    “那你呢?”

    秦王妃冷冷的看着叶逐风,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叶逐风浑然不在意:“我说了,事在人为,我说要复国,不如说是想将燕国的精神传递下去。一诺生怀秀,不死志不休!我要完成我父母没有做完的事情,我爹以前常说,西北异族必成大患,可是这些年,中州内乱,给了外族太多的休息时间,我不知道继续等下去会如何,我知道,我没有那个能力如何如何,可是我还是要尽力一试,最起码,要让人知道西北异族究竟可怕到什么程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今的大秦西楚都把对方看做眼中钉,或许是没有看到过异族的实力吧,可是,我永远忘不了那群能飞马上城头天生的草原民族。如果,在这样下去,迟早,中州会被他们一举突破!”

    “不会吧!”

    秦王妃的眉头紧锁,对于叶逐风口中的北方异族她并不在意,异族善战倒是没有错,只是,真的能成为中州大患,近些年来,她逐渐控制冀州也和北方异族打过交道,除了蛮横之外,是在看不出他们有什么能力祸乱中州。

    对于秦王妃的反应,叶逐风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早知道你不会相信。”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北方异族是游牧民族,男子生来就在马背上,弓马娴熟是他们生存的根本,就是女人,也都能起武器战斗,如果不是草原雪山的资源稀缺,加上受到先天文化的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