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32章 背叛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没由来的,大战将即的叶逐风没有思考什么战术战略,反倒是响起这首在北地流传很广的诗句。

    两种在北方最便宜的酒,说的却是最让人难过的离别之情,或许,但凡富贵一些,也不会有这么多离别吧!

    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经历一次了。

    “好想喝酒呀!”

    寂静的山洞中突然响起叶逐风略微凄凉的声音,而这时,啪的一声,叶逐风将遮掩身体的书案踢飞,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径直来到秦王妃的身边。

    杀手的对决,暴露身形无疑是处在下风,秦王妃此刻失去行动能力,无疑是任人宰割的鱼肉,那些个手下此刻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那里还敢进来援救,何况,就算进来,也挡不住叶逐风和那名神秘弓手的袭杀。

    此刻,最弱势,最终结局必死的人无疑是秦王妃,不论最后赢的人是谁,确定虎符在秦王妃身上,对决之后,杀了她拿走便是,秦王妃死活,根本不重要。

    在这两个心机能力都是一流的杀手面前,她只能等着最后拼死的一搏。

    可是,占据了优势的叶逐风却出乎意料的反其道而行,放弃了自己的优势。

    “你想救她!”

    话音落,弓声响。

    “与你何干!”

    眼睛微微眯起的叶逐风挥动流苏,刺啦一声,力道奇大的利剑被流苏阻隔,偏向一边,啪啦一声,没入地面。

    “你这样的人,应该不会为了一个女人犯错误吧!”

    “孰能无过呢?”

    一边扶起秦王妃,一边和弓手对答,叶逐风微笑的脸颊上挂着丝丝凄凉。

    好像一个失去玩具的孩子。

    忽然,被叶逐风一连串不知所谓举动弄得莫名其妙的秦王妃脑子里忽然闪过这样一句话。

    此刻的叶逐风,确实像极了一个孩子,仿佛失去了心爱的东西,欲哭无泪,武圣哽咽!

    孩子!

    瞬间,秦王妃自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一个孩子能带着吟霜阁北上六千里,血染征袍谈笑风生!

    一个孩子能让西凉王将虎符托付,瞒天过海深入冀州。

    一个孩子能打乱了自己苦心的布置,招招让自己措手不及。

    一个孩子能面对王者境界的高手冷静自若,暴起反杀。

    一个孩子能让这么多人忌惮,不能。

    他要是孩子,自己是什么!

    “六,七,八!”

    忽的,秦王妃听见叶逐风自己一个默默的数着什么,还没来得及思考,叶逐风口中默念到十三,猛的放开秦王妃,右手扬起一把石子,力道奇大,噼里啪啦如珍珠落玉盘打在石壁上,与此同时,叶逐风诡异的出现在前方十步左右,一掌落下。

    原本好像什么都没有的地方突然窜出一条人影,快若惊鸿向后退去,可是叶逐风的身形更快,步步紧*,白衣胜雪宛若出海银龙,死死缠住黑影。

    乒乓声不绝于耳!两个人瞬间交手数十次。

    洞穴的环境并不好,火把已经被熄灭,剩余的光亮只能隐约的看清楚对方大概的轮廓,这么快的出手速度想要凭借肉眼跟上完全防御是不可能的,两个人拼的就是反应而已,避开要害的攻击仅此而已。

    仅仅一会,两个人身上就添上数道伤口!

    叶逐风的卖相惨一些,白衣染血看的分明,黑影似乎好一些,不过,看他踉跄的拉开距离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一般人的眼中,一个擅长使用弓箭的人能和叶逐风打成这样似乎有些匪夷所思,可是,在专业的杀手眼中这很正常。

    杀手大多数都用实用一些的弩箭,一来发动速度快,*作简单,而且,能解放双手。

    而用弓箭作为武器的人,一定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自信,远距离一击毙命。

    一个好的弓手,他的近身搏斗能力一定不会差,甚至比起弓箭更好。

    所有人都知道弓手被近身等于人热宰割,所以,现在这个世道敢于用弓箭的人,大多数很能打!

    就拿程文鸢手下的白羽营来说,西凉军中善射无人能敌,可是不用弓箭,马战步战,裸衣肉搏,西凉军中,敢说能拿下白羽营的,也只有陈奇身边纵横三十年未尝一败的鸑鷟死士!

    就算是萧翎凤手下的银狐卫队和白羽营对战也只能说胜面比较大而已。

    或许,这只是无往不利西凉军中的一个缩影,可是,事实上,顶尖杀手这一行里面,用弓箭的杀手不多,可是,每个都是精英确是一句实在话。

    “不愧是叶阁主,确实有一套!”

    持弓黑影的声音中没有了刚才的怡然自得,叶逐风倒也不在意,懒懒一笑。

    这种口不对心的称赞他要是相信才怪,何况,这样的局面诱捕一个潜行的杀手却没能拿下,叶逐风对自己也有丝丝不满!

    其实,刚才的局面很简单!

    洞穴的范围就这么大,洞口被人堆的死死的,对方能躲藏的视觉盲点有两个,不是贴在洞顶,就是匍匐在地面。

    从刚才对手几次射出的弓箭可以分析出他是由上到下发动攻势,从硬接的那一箭的力道可以大致分析出他们之间的距离。剩下的就比较好办了,默数着自己身法的极限范围,和对手可能拉开的距离,这么黑暗的环境双方都是靠着听觉来辨别对手的位置,一连串的石子落地打乱对方的节奏,自己突然袭击,战术上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最终突进的时候,叶逐风对于对手的位置估计还是查了一些。让匍匐在地面的弓手有了反应的时间。

    再一次拉开距离,两个人缓缓消失在对手的视线之内,可是双方都明白,对方都没有离远,叶逐风想要保住秦王妃的性命,倒不是怜香惜玉,只是,他觉得,这样的人,不应该死在这里。

    而且,带着个人感情,叶逐风知道,这是他的事情,不应该牵扯别人,又或许,他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希望亲手,彻彻底底的击败秦王妃,而不是借别人的手。

    “嗖!”

    黑暗中,一声哨响,这一次是黑衣弓手率先发动攻击。

    势大力沉,叶逐风侧过身子堪堪避过,可是紧随着,第二支箭接踵而至。

    双星连珠!

    以极快的速度发动两次攻击,一前一后,互成呼应,封死对手的退路。

    叶逐风避无可避,一狠心,举刀硬接这一箭,对手的实力确实有些超出意料之外。

    啪的一声脆响,叶逐风的手臂微微发麻,似乎,这一箭,力道大的出奇。

    可是,更加出乎意料的事情随后而来,击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