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30章 故事

    “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么?”

    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叶逐风试图挣扎了一下身体,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长长的锁链铐住,无奈的笑了笑。

    看得出来,自己还是身处那座洞穴中,这里应该算是秦王妃临时的卧室吧!别人,应该不会拥有这么舒服的大床。

    “你有什么意见么?”

    正在不远处椅子上擦拭着一柄匕首的月奴抬头,眼神中露出一抹嘲讽之色!

    叶逐风哂然一笑:“你一个人,不怕被我挣脱么?”

    “呵呵!”

    月奴笑了笑,信步走来,手上拿出一面镜子正对着叶逐风的脸。

    “比起这个,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镜子中,叶逐风的脸苍白异常,更诡异的是,原本一头黑色的长发,此刻白的如雪。

    “王妃说,你突然爆发的小王者境界几乎耗空了你身体的所有生机,恐怕你没有几天的生命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月奴的眼中显露出一抹得意之色。

    能亲眼看着赫赫有名的吟霜阁主死在眼前,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激动人心的了。

    叶逐风洒脱一笑“不是还有你可敬可爱的王妃陪我一起死么?”

    月奴冷哼一声“王妃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你真以为那些毒能杀得死她!”

    “也许吧!”

    叶逐风玩味的笑着,眼睛不断在月奴的身上扫来扫去,此刻月奴的衣着很随意,身体的绝大部分皮肤都裸露在外,如果把那柄明晃晃的匕首换成其他的什么东西或许更加诱人。

    不过,叶逐风看她的目光不是一个正常男人应该有的欣赏或者是其他的下流眼神,而是盯着猎物的眼神。

    似乎极其讨厌这种目光,月奴手中的匕首动了动,冷冷的说道“如果不是王妃交代留你有用,我真想把你那双狗眼挖出来!”

    “我死活和眼睛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妨过来挖出我的眼睛,要么,穿上几件衣服也好,免得被我占了便宜!”

    听到这话,月奴咬了咬嘴唇,叶逐风这番话说得很有挑衅的意思,或许换成别的女人会照做,亦或者给叶逐风一个教训,可是,月奴这种长时间被秦王妃当做女奴的人心理莫名其妙的变态,或者说,更喜欢做一些超出别人想象的事情,以虐待别人为乐,尤其是,看不惯的人。

    嘴角微微翘起,月奴似乎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办法来收拾叶逐风,机具挑逗的一笑之后,月奴轻轻将身上今有的衣物扯落在地。

    “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呢?”

    “你说呢?”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一个这样的女人在面前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都不可能淡定,叶逐风也不例外,可是,当他想要挣扎着做起来的时候却被锁链束缚。

    “该死的!”

    叶逐风咒骂了一声,眼睛却无法离开月奴的身体,不得不说,在秦王妃精心的培养和调教之下,月奴不论是从身材气质,还是一举一动都对男人有着致命诱惑的尤物。

    看到叶逐风这个样子,月奴似乎很满意,继续挑逗道:“这个时候你不想做些什么么?求求我!”

    叶逐风压低了声音道:“你听说过有个词语叫做玩火自焚么?”

    “哈哈哈!”月奴摇头大笑:“我倒是想要知道,我怎么玩火,怎么自焚了!”

    似乎不想遂了月奴玩弄自己的心思,叶逐风换了一个话题:“你不想知道那枚指环上有剧毒,我是怎么藏在肚子里面的么?”

    显然,这个话题勾起了月奴的兴兴趣,叶逐风也大方,不等她回答继续说道:“很简单,那种毒很奇怪,不能溶于水,在潮湿的环境中会潜伏起来。暴露在空气中片刻就会消散,不过,如果在那段时间接触皮肤就会演化成剧毒。但是,被吃下去却没有事情,除非服下那种毒的人在非常炙热的环境下,毒药的药性得到发挥,瞬间毙命。所以,我用那种毒浸泡过指环之后把指环冰封起来,然后吞下去,等到冰在我的体内化开,那种毒在我体内潜伏,直到秦王妃触碰,嗖的一下子,毒药就跑到她的手上去了。当然这不是主要的,最终要的是,这种毒很奇特,中毒的人如果是普通人,只要不出现在极热的环境里一辈子都没有事情,但是,如果是一个武者,每次运功毒素都会加深,直到,她的身体承受不住毒性,嗖的一下子,死了!”

    听到这里,月奴极其惊讶的说道:“你,你那个时候怎么”

    “猜的!”叶逐风打断月奴的话平静的说道:“当时时间紧迫,秦王妃是个变态,如果不是性命受到威胁她指不定会选择不要虎符杀了我,所以为了保命我只能冒险一试,秦王妃怎么看都是个怕死的女人,其实也不完全是猜测,我当时有七层把握。从你审问我的时候能看出来,你修为不低,不过修炼的时日尚浅,大概只有后天二品到一品之间,我想,你这种人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