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28章 出鞘

    “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来,你疯了么?”

    清风徐来,山岗上,微微有些湿润的薄雾残留着花草想起,宁静中带着些许说不清的愁绪。

    瘦马的马背上,紫燕昏迷不醒,牵马的北风略显憔悴。

    山岗的巨石上面坐着一个藏身在斗篷里面的怪人。

    说他是个怪人,倒不是因为他的行为和装扮,而是这个人说话并不是从喉咙发出声音,是腹语。

    “放心,她三天之内醒不了。”

    显然,赶了一夜的路,北风的心情不怎么好,言语中带着丝丝不耐烦。

    听到这话,斗篷怪人似乎放心了,点点头道:“出了什么事情!”

    北风咬了咬嘴唇沉声道:“出了些意外,恐怕不能指望秦王妃了,叶逐风派静静回西楚,应该想办法让那两个人出手了!”

    “你说什么?”

    斗篷怪人豁然起身,听到西楚,听到那两个人,他的第一反应和北风一样,联想到他们。

    似乎很满意斗篷怪人的反应,北风静静的说道:“没错,应该是三公子和七小姐,早该想到的,叶逐风若是想让静静接任吟霜阁阁主,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想办法杀了叶逐风,不然他们三个人联手,莫说你我夺不走吟霜阁,恐怕这些年的谋划都要竹篮打水。”

    斗篷怪人的手指轻轻敲着自己的下巴疑惑道:“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说,叶逐风和吴情因为周胜的事情闹翻了么?”

    北风冷哼一声道:“他们两个青梅竹马从小就在一起,真有了事情,叶逐风第一个想到的人肯定是吴情,还有吴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那个好妹妹,吴情出手,吴懿肯定会来,他们不来西北还好,一旦来了,叶逐风总会有办法留下他们在西凉。我和叶逐风还有一些香火情分,只要不做的太出格,他总归不会把我怎么样。可是吴情那个婊子,你比我清楚,但凡起了杀心,可是谁都不管的主。”

    提起吴情,斗篷怪人的手紧紧握住,噼啪作响,显然,他们之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你想要如何!北风沉吟一下说道:“计划提前,叶逐风打算直接去龙城,不过之前他应该是想要解决秦王妃,到时候孤立龙城,借机让吟霜阁在西北立足。你我不妨将程文鸢的白羽营引到龙城去,憋着尚臣武造反,最好能把冀州王府和西凉王都牵扯进来,到时候你我也算是完成任务,回西楚也好,留下也罢,都有能拿得出手的功绩。也好叫世人都知道知道你我不必叶逐风差。”

    斗篷怪人点点头“好,我立刻就回到冀州王府,说动秦海,也是时候让这位冀州王长子知道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对了,她怎么办!”

    两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停留在紫燕身上,斗篷怪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言下之意是杀掉紫燕,北风摇摇头道:“不可,这女人在叶逐风眼中分量不轻,不妨留着,一旦出了意外还是一手后招,何况,万一叶逐风真能解决了秦王妃到了龙城,还能那她要挟叶逐风。”

    点点头,斗篷怪人沉声道:“也好,我把她和冀州王的二儿子秦凌关在古墓里,那里除了我谁也进不去。”

    “如此甚好,你我分开安排,成败在此一举!”

    两个人互相点点头,斗篷怪人抓起紫燕凌空飞起消失不见,北风咬着嘴唇呢喃道:“叶逐风,别怪我心狠手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些年你风头出尽了,也该换我尝一尝万人之上的滋味了。到下面,好好和师傅叙旧吧!”

    山林之中,和五具傀儡缠斗多日的老剑神风采依旧。

    抬手一道剑气击退潜藏在地下的土傀儡,狐裘老头摸了摸下颌的胡子有些生气。

    五具傀儡拿出来单个实力都不算太强,真要说起来,比起当年鬼仆手下叶娑身边的五条狗要差上许多,若是依着当年的脾气实力,就是对上鬼仆和叶娑加上那五条够老剑神也定然要一剑破之,可是如今,猛虎老矣,竟然被这五具傀儡拖上这些时日,世事无常呀!

    其实,这五具傀儡不过是有人仿制当年叶娑傀儡所制作,虽说做工,材料所附着的秘法都是一流,但是比起叶娑那近乎巧夺天工的技艺还是有些许不足,但是,这五具傀儡也不和老剑神硬碰,骚扰过后便四散而逃,让已经无法凝聚出鞘剑意的老剑神好不头疼。

    虽有燕双飞巅峰剑招奈何无下手处,应了那句老虎咬乌龟,没出下口的老话!

    担心叶逐风,老剑神自然是没有那个功夫,叶逐风死活与他何干。

    就是和吟霜阁二姑娘那些过往,也早随着昆仑那一剑永远埋藏在心底,想一想,便疼的要命。

    多少人说,日子久了,时候长了,感情也就淡了,只是,狐裘老头三十年自困西凉王府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事情,越发的想要忘记,便的记得越清楚,有些人,她早已经随着云烟散去,可是心底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却伴随着活着的人生生世世。

    可怜了紫燕那个小丫头!

    早已经看透了世事无常的狐裘老头难得发出一声感叹,不知为何,从第一次看到叶逐风调戏紫燕那个小丫头的时候,老剑神的心便砰地一声被触动了。

    想当初年少风流,过尽千帆皆是梦,何曾在意过那个紧紧跟随在身边的丫头,从来不曾。

    直到,他带着吟霜阁二姑娘的身份,带着名动天下的杀手上昆仑的时候,那惊鸿一瞥,少女不再,剩下的是叱咤风云的吟霜阁第一杀手。

    笑话么?

    也算是无怨无悔了吧!

    当年昆仑绝顶的事情外人不知道,传言很多,可是内中经过,最清楚的老剑神如何能一口否定自己做了。

    剑斩天下不平事,却斩不断一念执着。

    从她自尽的一刻起,狐裘老头的剑意便断了,既然杀不了人,要剑何用。

    不是不能握剑,是不敢握,越发天才的人,就越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