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寒衣舞 作品

第26章 隐藏

    没有多余的言语,山洞中的两个人默默凝视着对方。

    圣贤庄出身的中年文士柳轻舟猜不透叶逐风为何会突然实力大涨,秘法么?

    境界这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提升的,秘法所提升的只不过单纯是一个境界内力量的大小,从入门的实力提升到临近下一个境界力量的极限,可是如叶逐风这般一跃从后天进入先天大宗师,着实有些匪夷所思了。

    难道!

    蓦地,柳轻舟想到一个可能,压境!

    江湖上一直有着这样一种传说,据说,境界高到一定程度的强者会选择想办法压制自己的境界,飞升是需要度过天劫的,没有实力飞升的人自然不敢贸然行到,更有甚者,为了躲避那被称为洪水猛兽的飞升做一些杀人放火的勾当来抵消自己的修炼。

    到了那个境界,不修炼会死,修炼也会死,确实是一个很难决定的抉择。

    按理说,叶逐风不可能掌握压境的方法,要知道,想要压制自己的境界比起修炼起来更为艰难,仅仅从圣贤庄流传的一些典籍中柳轻舟就能看得出,且不说需要日以继夜的修炼来弥补压境造成的修为停滞,便是那将身上两条经脉一百多个穴道封闭的痛苦就不是常人能忍受的了的,何况,叶逐风也没有压境的实力,一步登仙的人才会无奈之下选择压境,他叶逐风有这个实力,除非他生下来就能飞升。

    可,眼前的一切又应该如何解释。

    不等柳轻舟继续研究此刻叶逐风的情况。

    流苏脱手,在两人之间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向柳轻舟。

    御剑术。

    自从谢家老祖宗数百年前留下飞剑登仙的传奇之后,谢家的御剑术一直是江湖最顶尖的功法之一,不过,起手万剑归宗的壮阔景象不过是流传在传说当中而已。

    到了现在,莫说能御剑万千,便是能有几百剑也是凤毛麟角。

    不过御剑术在江湖上倒是流传很广。

    谢家顶尖的御剑术自然不会成了大街上的白菜,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州不缺能人,窥探到御剑术的一些个法门,研究出一些粗浅的御剑功夫。

    于是江湖上便多了一种耍帅的手段,不管拿着什么兵器,总喜欢飞来飞去,青山长剑,抬手兵器环绕在身边确实卖相很好。

    不过,真正对决的时候,很少有人用到这门功夫除非是双方境界差很多完全压制。

    真正的强者是不屑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功夫,兵器离手,你又不是顾笙箫,又不是谢家高手,不是摆明了把武器送人么不是。

    柳轻舟不是弱者,叶逐风也不是什么谢家传人。

    流苏在半空画了个圈子,叶逐风却忽然身形一闪出现在柳轻舟身侧,抬手,裂山河!

    不得不说,偷学生而圣人的长生这一手绝学虽然学的似似而非,不过,叶逐风还是很喜欢用的,不说别的,但是那毁天灭地的气势就很唬人不是!

    可惜,叶逐风不是长生,看似汹涌的裂天地被柳轻舟信手一挥打散,两个人擦肩而过。

    而就在此刻,也不见叶逐风有什么动作,本应该落空的流苏在空中一个翻转从后方划来。

    当真能御剑。

    柳轻舟的眉头皱了皱!

    寻常江湖流传的二流御剑术直来直去还好些,可是战斗中想要人以控制非要精熟不可,略微留心,柳轻舟不敢小觑,抱着谨慎的态度,抽身侧步,没有在两个人错身的时候冒险攻击。

    再一次拉开距离,叶逐风握着流苏谨慎的盯着柳轻舟。

    圣贤庄弟子名不虚传。

    虽说刚刚只是试探,不过,叶逐风倒真是出了七分实力。

    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清楚,若是真拖下去靠着实力决胜负,干掉柳轻舟是可能的,不过,代价,叶逐风估计自己也承受不起,何况,这个局面也不允许出现两败俱伤。

    让留在暗处的棋子带走紫燕确实是一步不明智的选择。

    若是他们二人都在,大可以拖到秦王妃不能解毒和叶逐风提出交换条件的时候突然偷袭。

    不多,那个时候,秦王妃身边棋子俱在,他们三个人抓住秦王妃十拿九稳,可是若说不出现伤亡就有些痴人说梦了。

    而三人中最可能被当成棋子的人自然是紫燕,一来是实力,二来是身份。

    叶逐风不能死,留下的棋子是突袭秦王妃最重要的手段,只有紫燕能起到牵制和牺牲的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叶逐风选择改变计划,一见钟情么?

    或许吧!

    对紫燕有好感是肯定的,只是,这种好感远没有到叶逐风需要为之拼命的地步,更多的,是这些天相处下来,叶逐风发现自己和紫燕是同一种,没有承诺,没有未来,他们都在抗争,和命运,和现实,和自己。

    叶逐风明白,像他这种人是不配用累累鲜血的双手去握住最纯洁的爱情的,他们,更适合!

    人总要任性几次,何况,险中求胜,才是叶七公子的作风。

    略微向前一步,叶逐风在此抢先出手,和柳轻舟这样心境平和的对手交战绝对不能稳扎稳打,你越稳,他更稳,现在的局面拖下去他就在不败之地,想让这种人有破绽,意料之外是最好的选择。

    诡异身法出现,叶逐风的招牌手段,被宗师实力展现出来,这诡异身法才真正算得上名副其实,人刀分离,仿佛两个人同时攻击一般,让人措手不及。

    不过,柳轻舟绝非普通人,轻喝一声,身上长袍无风自动,发带飘起,手指微动,以指带剑。

    剑气纵横身边,任你风雨狂暴席卷,我字岿然不动,面面俱到的防守也是面面俱到的进攻,谨慎等你的是无数剑气,后退,更是海浪一样的攻击。

    冷笑一声,叶逐风非但没有惧怕,反而露出兴奋的笑容。

    遇强则强,七公子手上流苏光辉闪动,冲入柳轻舟周身剑气。

    刀如风,越来越快,划出一道道残影,迎上纵横剑气,火花飞溅。

    柳轻舟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叶逐风会这么选择,圣贤庄虽然不缺少雷霆杀人手段,可是以儒家为基础建立的门派多少都秉承着儒家特有的思想,招式光明磊落,杀人,也是以堂堂大道。

    这样的功法终究少了一些戾气!

    出身吟霜阁,尤其是经历过那场千人血战的叶逐风骨子里透着一股暴虐的杀意。

&nbs